【黄喻/14:10】二十当头

全文ao3

全文长图


黄少天成年那天,喻文州和他去看了场电影。

不是多经典的片子,八月份刚上映。午夜场,十点放,零点一刻结束。

去电影院之前黄少天买了两根冰棍,喻文州本来不打算吃,他硬塞了一根给他。喻文州在手机上看取票码,黄少天佯装要往自己嘴里递,忽然含含糊糊喊了一声“喻文州”,后者抬起头,黄少天立刻把那根冒着冷气的棒冰递到他嘴边。

他也没有用力,只是让棒冰刚刚碰到喻文州的嘴唇。八月份的夜晚很热,他们站在路灯下,棒冰开始化开一层水汽。喻文州看着水珠凝在表面上,有一颗就要朝下滚去,黄少天站在他对面,灯光下他的眼睛周围仿佛也有一层水汽。喻文州看了一阵,便伸过头咬下一口。

冷气冰到牙齿,他一边抽气一边把那口嚼碎吞下去。

黄少天道,“好吃吗?”,喻文州点头。

于是黄少天笑起来,然后喻文州也笑起来,黄少天收回手,就着刚才喻文州咬的地方又咬了一口,棒冰上那颗水珠终于滚落下来。

“我也觉得好吃。”黄少天道。


他们第一次看电影也是这个季节,去年夏天,魏琛刚退役。

魏琛走后黄少天骂了他几天,之后便彻底焉了。喻文州没去打扰他,他对黄少天有自己的判断,他的判断告诉他黄少天需要这段时间重塑自己的认知。黄少天是魏琛招来的。魏琛是他的队长,是他的引路人,更重要的魏琛是蓝雨。黄少天从没说起过这点,但他不说不意味着喻文州不会去看。

魏琛是蓝雨的灵魂,黄少天以他一贯的敏锐发现了这点,他发现,并且他接受,他认可他的身份,他的身份是魏琛领导下的蓝雨训练营的学员。有天也许这个身份会变成正式队员,但是前面的定语却是不变的,黄少天拜了他的师,剑客一生只师承一人,他还没有出师,他的师父却已经先走了。

蓝雨原先是一栋搭好的房子,他们这些学员最大的憧憬也只是给这栋房子换扇门或添扇窗,而直到魏琛离开他们才惊觉他们并不是要从队长手里继承这房子。蓝雨是什么?他们就是蓝雨。他们动动手,那房子就多个院子,他们抬抬眼,那院子或许又变成一座假山。喻文州知道黄少天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这件事,于是他等待着,因为他同样知道等黄少天想清楚了,那就是重新开张的蓝雨的剪彩典礼。

好在黄少天没有让他等很久。

第三赛季接近尾声,黄少天自己找到了他。喻文州正在宿舍复盘微草对嘉世的半决赛,黄少天直接推门进来。

“出去走走。”他道。

“什么?”喻文州问。

“来就行了。”黄少天道。


他们从蓝雨后门出去,黄少天大约真的没有一个明确想去的地方,经过路口时想过马路便过马路,想拐弯便拐弯,喻文州跟着他,黄少天这段时间话都很少,因此他耐心地等他开口,只是间或记一下他们走往哪个方向。

七八个拐弯之后,黄少天停下来。他们右面是家便利店,前面是个药房,后面是家纺织品商店。

黄少天道,“你是不是早知道他会走了?”

喻文州道,“是的。”

黄少天道,“你也猜到他会这样走?”

喻文州道,“有想过。”

黄少天道,“你是不是一直什么都知道?”

喻文州道,“也许吧。”

黄少天看向他,看上去想说什么,忽然笑了出来。

喻文州没动。

“你不问我笑什么?”黄少天问,“还是你又知道了?”

“我不知道。”喻文州说。

“我刚才看着你,想说你这个人有些地方还挺无情的,”他道。“然后又想到也不是无情,那只是喻文州,谁知道你晚上一个人在宿舍有没有偷偷哭?我这样想了想,就觉得很好笑。”

喻文州点头。

“你不生气?”黄少天问。

“我想了想,觉得那大概也只是黄少天,”喻文州回答。“所以不生气。”

黄少天大笑起来。

他把眼泪都笑出来,才弯着腰看喻文州。

“认真的,你有没有一个人躲宿舍哭过?”

“没有。”

“别骗我,你骗我下次我半夜去你宿舍门口偷听。”

“我都在洗澡的时候哭。”

“真的假的?”

喻文州看回去。

“那你是不是也早知道我们会是什么反应?”黄少天换了个问题。“知道方世镜会留下来,知道我会被那个老鬼气死,也知道你自己早就做好了准备,就像你平时预判战术一样。”

“有点不一样。”喻文州道。

“怎么不一样?”

“执行起来的战术只是战术,但是现实是现实。”喻文州回答。“游戏是两维的,现实多了一维。我预想到队长会退役,也预想到方前辈会留下来,但等到真的发生时,还是多了很多变量。”

“比如什么?”

“比如我确实很难过。队长有权利直接让训练营的学员离开,有几次我都以为他会那么做了,但魏队没有。他给了我自己做出决定的权利,即使看上去更仁慈的选项是帮我认清现实尽早放弃。如果不是他,我不可能现在还留在这里。”

黄少天道,“所以你事实上很难过。”

喻文州道,“我想是的。”

黄少天问,“但你怎么总是那么冷静?”

喻文州道,“可能总得有人做这件事。”

黄少天道,“我刚才看着你,又想起来另一件事。我想现在老魏走了,他们大概会让你当队长,而如果你做了队长,你刚才的那番话就不能对别人说了。”

喻文州道,“为什么?”

“因为那样他们就知道他们的队长并不是真的游刃有余,”黄少天理所当然道。“所以你刚才的话只能对我说。”

喻文州笑起来,“为什么是你?”

“因为我会是那个负责宣泄情绪的副队长。”黄少天道。“等我们所有人都闹够了,你就得来安慰我们,用喻文州的方法收拾残局。”

喻文州道。“然后呢?”

“然后你来找我,”黄少天道,指着他自己。“你来找我哭,别等洗澡的时候了。我已经被你安慰过了,所以那时就一定也能安慰你。”

喻文州看向他。“所以你现在也被安慰好了?”

“你不是已经安慰了我几个月了。”黄少天道。

喻文州笑道。“也是。那你现在怎么想?”

“替那个老鬼复仇,然后打爆他们。”黄少天回答。

喻文州道,“不是替魏队。”

“什么?”黄少天问。

“不是替魏队复仇,是替你自己。”他看向黄少天,“队长的生涯已经结束了,之后的路都是你的路。如果要复仇,那也是你的复仇。”

剑客出师时便拿一把剑,只有那把剑是他自己的第一把剑。他从那扇门里走出去,他便忘记师门的恩怨,从此假如他要传承,他为自己传承,假如他要染血,他为自己染血。


黄少天看回去,然后他道。

“是我们的。”


他们在回蓝雨前去看了场电影。没有特别的原因,只是正好走到了电影院边上。 

黄少天说,“我其实知道我们要走到这里。”

喻文州说,“是吗?”

黄少天道,“是的,我想如果我走到这里都还不知道要怎么和你说队长的事,我就不说。”

喻文州道,“然后呢?”

黄少天道,“然后我就说,我带你去看个电影。”

喻文州笑,“为什么?”

“转移你的注意力。”黄少天道。“调节一下心情。”

喻文州道,“但现在你已经说了。”

黄少天道,“来都来了,有点浪费。”


那次也是随意挑的片子,选了最近的场次。电影院人不多,他们买到正中的位置,规规矩矩坐完了全场。

出来时早过了宿舍通常宵禁,但现在蓝雨管得也不严。喻文州早已不记得看的那部片子讲了什么,只记得他们走回去的路上似乎比过来时还多拐了很多弯,黄少天从后门的围墙上翻过去,骑在墙头把喻文州拉上来。

“过几天嘉世和霸图总决赛。”黄少天道,没急着跳下去。“你觉得谁会赢?”

“现在说还太早了。”喻文州道。

“对你而言不早,”黄少天执着道。“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有想一个。”

“嘉世吧。”喻文州道。

“因为他们去年赢了?”黄少天问。

“因为他们有比霸图更默契的配合。”喻文州回答。

“团队?”

“吴雪峰和叶秋。”喻文州道。“但赛场上瞬息万变,我现在的判断代表不了什么。”

“我知道。”黄少天道。

他们先后跳下去,快到宿舍门口时,黄少天忽然从背后轻轻捶了一下喻文州的肩膀。

“怎么了?”喻文州转头。

“没什么。”黄少天道,“明天见。”


现在距离那时过了一年有余。他们走进影院前就吃完了冰棒,黄少天又去楼下买两瓶饮料。这次他们买了最后一排的位子,座位是黄少天选的。

“不坐中间点?”喻文州问。

“我喜欢最后排的。”黄少天道,越过喻文州的肩膀看他的手机屏。“有种睥睨天下的感觉。”

喻文州道,“好。”


他们在上个夏天就换到了一间宿舍。黄少天的那一个碰拳后来变成手背无意间的触碰。变成只有两人在训练室的复盘,变成喻文州在黄少天身后站着时手肘会搭在电脑椅背上,变成黄少天起身时刚好和喻文州擦肩而过。变成一次试探,一次允许,变成用同一个杯子,喝同一瓶水,最后变成一个吻。

这个过程来得漫长而又迅速,以至于当黄少天在上楼梯时于黑暗中握住喻文州的手,喻文州仅仅回握了他。

黄少天的体温通常比喻文州高,或许是被冷饮冰到,此刻他们的体温差不多。他们在最后一排中间的位子坐下,黄少天自然而然地朝喻文州这边靠过来,他们的手指仍然交叠在一起,往上到手腕,手臂,再到碰在一起的肩膀。

“你知不知道看这部片子讲什么的?”黄少天低声问,吐出来的气全吹在喻文州耳朵上。

“不知道。”喻文州回答。


电影是悬疑冒险片。

到三分之二时谜底逐渐揭晓。男二死于暗算,临死前胸口淌血地陷入癫狂,他捅死他的仇人,在生命的终结吼出声嘶力竭的终言。

“但又有谁能责怪疯狂?”他朝下跌去,“即使我们——因为我们不过——”

“二十当头。”女主在平静中念出台词。


喻文州的手表亮了一下,零点到了。


黄少天转过身,半张脸被荧幕照亮。

“生日快乐。”喻文州无声地张口。

黄少天笑起来,他向前倾身,在身后满屏的爆照与死亡中亲上喻文州。

“谢谢。”他回答。


他们等到最后才离开影院。

从喻文州拿到索克萨尔账号卡开始,他们就早已不是还有宵禁的训练员。他们是蓝雨的正副队长,尚未公开,仍在成长,他们是蓝雨本身。

黄少天道,“还回不回去?”

喻文州道,“回去吧。你的生日,在蓝雨比较有纪念意义。”

黄少天道,“和你也很有纪念意义。”

喻文州任他又亲了一口,道,“真的?”

黄少天道,“真的。”他背出台词。“二十当头,谁能责怪这时候的疯狂?”

喻文州笑起来。“好吧。”他道。


那家便利店仍然开在影院附近,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人走了一条走道。他们越过货架偶尔扫到对方的眼神,黄少天笑出来,喻文州便也对着他笑。他们在收银台碰头,黄少天拿了两瓶果汁,还有一次性洗漱用品,喻文州拿了一个铝罐装饮料,还有几包湿巾。

黄少天将那个铝罐拿起来,是一瓶啤酒。

这次换黄少天问,“真的?”

喻文州笑道,“不责怪可是你说的。”

黄少天研究了一下罐子上的标志,又转过去看度数,最后问,“你对酒类有研究?”

“没有。”喻文州道。

“但我没见过这个牌子。”黄少天道。“为什么不买大众点的。”

“包装好看。”喻文州回答。

他将那罐黑啤从黄少天手中抽走,放到货架上,然后当着黄少天的面拿下另一个小盒子。

黄少天盯着他。

“真的?”他问。

“二十当头。”喻文州学他。


凌晨的街道空无一人,他们走过来时的路灯,影子在脚下变化。他们手里的塑料袋发出碰撞和摩擦声,就像他们碰在一起的衣角。

黄少天在走过马路时举起双手高呼道,“我是世界之王!”

喻文州在他身后笑着看着他。

黄少天转过身,一边小跑后退一边朝喻文州大笑,“这全部都是我们的!”

他们脚下的地面还有白天的余温,夜色的清凉和炙热混合在一起。喻文州朝前两步,黄少天在道路的正中间和他接吻。双条车道没有车也没有行人,他们尝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唾液在推挤中交换,他们吻得热烈而青涩。

他们各自步入成年,那一条分界线在虚实间躺在他们身后,他们的人生正在展开,他们的舞台一个月后才需登场,那时他们会创下辉煌,他们会面临挫败,再缔造传奇,而此时他们不过二十当头,无所顾忌,无所畏惧。

“队长。”黄少天在接吻的间隙中道。

“少天。”喻文州回答。


他们在那个吻的余韵中打开房门,等到室内寂静,只剩下月光从窗户中照进来,却反而同时放慢了速度。黄少天在急促的呼吸声中看向喻文州,他看见他们两人的眼睛,里面燃烧着同样的热情和渴|望。喻文州朝他笑起来,他抵上黄少天的额头,另一只手摸到他的阴|*,黄少天几乎因为那样的触碰立刻燃烧起来,他胡乱而毫无章法地朝喻文州靠近,最后双手扳住他的肩膀又一次迫切地吻上去,这比起温存更像是一场厮杀,他想夺取城池,同时又迫不及待地投降,他经历他的滑铁卢,又降落在诺曼底,他想他们中哪一个或许磕破了嘴唇,然后他感到喻文州的手覆盖到他的手上,引导着他朝他自己的阴|*滑去。

“我做过准备了。”喻文州贴着他的耳朵说。“到床上去。”

黄少天因为来自喻文州的触碰而颤栗,过一会才道,“什么准备?”

“节省我们时间的准备。”喻文州回答。


长图链接

ao3链接


黄少天喘着气趴在喻文州身上,等待脑海中极致的快乐和席卷一切的白光散去,他感到他身下胸膛的起伏,然后朝旁边翻身,躺到喻文州身边。

他转过头,看见在室内不明显的灯光下喻文州也看着他,他们的脸上和身上都布满汗水,而那让一切显得真实并且触手可及。他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他的生命正在燃烧,他们年轻,热切,并且不过二十当头。

“喻文州。”黄少天道。

“黄少天。”喻文州回答。


黄少天问,“队长,我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回答,黄少天又补充,“如果你说就是这个,那我也一点问题都没有。”

喻文州笑起来,指尖划过黄少天的脸颊。“回到俱乐部你就知道了。”

黄少天低下头去咬他的手指。“蓝雨?”

“蓝雨。”喻文州回答。


几个街区之外,蓝雨大厅内摆放着一个还没掀开防护罩的塑像。塑像半人高,昨天刚到。雨滴,六芒星,一柄利剑从上贯穿而下。

那是黄少天的生日礼物,那是他们的未来。


第四赛季,蓝雨。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那样的夜晚睡去,带着体|液、汗渍、还有跳动的心脏。

此时此刻他们只活在当下,不属于即将升起的太阳,也不属于一个月后即将闪现的聚光灯。而当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他们交|缠的身躯,未来同样也笼罩在他们身上。


在他们之外,一切才刚刚开始。



fin



虽然写了这两个朋友自驾游,但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成年最重要的事,当然还是可以合法去网吧

二十当头是法罗朱里的返场曲(Avoir 20 ans),听歌点我 (不要介意官方90年代风格的mv)现场的气氛也很好!看现场点我,歌曲从1:49开始,因为我比较喜欢文广楼上的视角所以挑了一个俯拍的。如果看过罗朱的朋友应该也能发现文章里电影的那段基本就是Mercutio和Tybalt死时的剧情。构思老黄生贺的时就突然想到avoir vingt ans,虽然和罗朱没有太大关联,但都是年轻的氛围,以及大胆浓烈的色彩,于是就这样使用了!18年成年同时出道,未来的一切都还在等着他们,Avoir vingt ans, c'est jusqu'au matin

*因为网络上比较难找到这首歌的翻译,所以自己整理了歌词在子子博,看歌词点我

这是第二次写蓝雨双核的原著向,也是第一次开这对小情侣的车,突然参加了这次的活动,也很突然地完成!本来应该是快乐的2:10分掉落,因为没搞好上车打卡环节被捞粉条屏蔽,所以手动换挡14:10,很不甘心,希望能假装这还是2:10

热度(131)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