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六尺 -1

人鱼AU


1-

7月28日(或29日)我在岛上醒来。

我需要弄清楚三件事。


一,我在哪里。

二,我怎么到这里的。

三,其他人是不是还活着。


我从第一个问题就无法回答。


我的记忆终止在7月27日的风暴,我甚至连风暴具体的细节都记不清,只记得大副叫我们排水,但船体漏水的速度远比我们能维持的快多了。

大约一小时之后,水位已经漫到了腰部,大副冲下来,对我们大喊走!走!他将舱门锁死,我们从楼梯上狼狈地爬上去,我在甲板上看到船长依旧在船长室里,大副把我们推向船沿。


“救生艇呢!”方锐转过头大叫。

“跳下去!跳下去有人拉你们上来!”大副喊道。

我转身,看见船头已经吃水严重,底下的海水是漆黑的,风暴声几乎盖住了交谈声,还在甲板上的人全都不得不扶着栏杆。

“快跳!”大副咆哮。


我跳下去。


然后我就在这里。


我醒来的时候是一个白天,我躺在沙滩上,太阳的光线让我清醒。我花了一阵才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我在一个荒岛上,我一定是被冲到了这里。

我根据阳光判断出那是下午,风暴来的时候是7月27日的晚上,所以我姑且判断时间至少已经过了大半天。随后我感到不同寻常的饥饿,那不像是仅仅饿了半天能造成的,于是我又怀疑我或许在海上漂了两天。

我看向海面,海面此刻风平浪静。我还记得船只出事时的坐标,我走进海水中,尽力向前游了一段来判断洋流,然后令人恐惧的发现不论我在哪里,我一定都已经离开出事点相当一段距离。


因此第二个问题出现了。

我是怎么到这里的?


假如我从海面上漂过来,我没有可能在两天之内到达这么远的距离,即使加上风暴。另外,我要怎么做到在风暴中漂了两天而没有被淹死?我甚至连块浮木都没有。


不论如何,当务之急是我需要先尽快熟悉这个岛屿。我不知道我要多久才会等到救援,在那之前,我必须想到从这里离开的办法。



黄少天遇见喻文州是在一个下午。


他从车站朝导师住所的方向走去,路上看到一个人撑着伞走在前面。那个人走得很慢,一手举着伞,另一手撑着拐杖,在烈日下显得很艰难。

“先生?”他道,从后面快步跟上去。“先生?需要帮忙吗?”

那个人转过头。


那是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年轻人,头发略长,有一双看人很温和的眼睛。

他朝他点点头。

黄少天接过伞,他这时注意到那人胳膊上还挂着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装了水,里面是两尾金鱼。

“这个要不要也帮你拿?”他问。

年轻人摇了摇头,他伸出手,朝着黄少天弯了两下大拇指。

[谢谢。]

黄少天下意识同样腾出右手,他在空中虚笼了一下,又曲起食指。

[不能说?]

他笑起来。

他点头,再次弯曲四指,比划他的耳朵,然后重复先前的动作,这次将手放在他嘴边。

[听得见,不能说。]


黄少天不好意思地退后一步。

“抱歉。”他道。“我该反应过来的,前面和你说话你都听得见。”

陌生人环起两手的食指。

[没关系。]

“你住在哪里?”黄少天问。“你拿东西太多了,我可以送你回去。”

[前面的镇上。顺路吗?]

“蓝雨?巧了,我也住在那里。你那个袋子真不要我提?”

[不用,谢谢。]


他们朝前走去,黄少天走在道路外侧,那人大约比他还高一些,他小心注意着没让伞磕到他的头。

“我刚来这里,只待一个夏天,”他道。“跟着我导师过来的。你平常都住在这里?”

那人点头。

“我对镇子还不太熟悉,一会可能需要你给我指下路,你是住在——”他转过头,随后意识到什么。“你如果手占着的话不用回答我,我唠嗑惯了,没人理我都能说半天。你介不介意?”

那人笑着摇头。

黄少天道。“你不用怕打击到我,想叫我闭嘴的都能排上号。真不介意?那我随便说了。你点头或者摇头就行。”


蓝雨属于典型的丘陵地带,沿海,位于地震带,是良好的地质勘察地点。早年它附近的海域经常发生海难,因此同样留有大量的沉船。

六月初,黄少天的导师魏琛向他发来消息。蓝雨打捞上来一批十七世纪的文物,让他过来帮忙整理。

他在几天前抵达小镇。


“你住东面?往海边那个方向?”黄少天道。“你介不介意我绕个路,去一趟前面的打印店?”

[怎么了?]

“我的车在那里。我骑车能带你快点。”


店铺不远,黄少天进去和老板打了个招呼,拿上之前打印的文献和洗刷的照片,挎上包出来。那个人站在店铺门前的阴影处等他,黄少天将他提着的塑料袋挂到车把手上,踢了车撑,两脚踏地跨上去。

“你坐好就敲我的背。”他扭头道。

那人点头。


蓝雨紧邻山脉,地势起伏,临海尤甚,全是陡峭的悬崖。骑车因此比步行方便许多。

黄少天感到后座的重心偏了偏,一会儿一只手抓上他书包的带子,一片阴影从他头顶遮过来。他几乎笑起来,那人究竟有多怕晒?

“坐稳了吗?”他问。

他的背上被轻轻敲了两下。


“要往哪个方向走,你就在我哪边肩膀上拍一下。”黄少天大喊,单车沿着道路的斜坡滑下去。“你住海边,过几天我也要到那边去。你是不是本地人?那你一定知道你们这边历史遗迹很多,我记得广场中间还有个雕塑,是上世纪翻新的,为了纪念十七世纪的革命,还有王朝复辟。”

他们经过一个岔口,塑料袋中的金鱼晃动着,向右边拐去。

“我和我导师来做田野工作,但其实我不是历史系的,也不学考古,我学的是语言。我只是选修了他的课,他就拉我来做苦力。说到我老师,你认不认识他?他自己说他和蓝雨的人都可熟了,说他年轻的时候就在这里住过很久,谁都认识他。他长什么样?胡子拉碴的,看上去很鸡贼。”

后座的陌生人侧坐在座位上,怀里抱着拐杖,手上举着伞。他的两腿并在一起,随着道路的起伏晃动,只偶尔擦过地面。黄少天说一阵他便敲敲他的后背,示意他听见了。


他们一路朝东骑行,几乎快到海岸时男人才扯了一下黄少天挎包的肩带。黄少天停下来,先等那人从后座下来,才支住车眯起眼睛看过去。

在他们右侧是一栋单层的屋子,和蓝雨的其他建筑一样隐在一片树林后,周围没有栅栏,只在院子门口有个装饰性的矮铁门。

“你就住这里?”黄少天道。

男人背对着他点头,他走到院子门口,回过头,朝黄少天比了一个来的手势。

黄少天跟上去。


“我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人住,我以为蓝雨最多到海岸线前一公里。”他小跑两步跟上男人的步伐,倒着走好能面对面说话。“你一个人住?你不会真一直住在这里吧?你腿又不好,平时去镇上你要怎么去?”他转过头,屋子一侧生长了大片紫红色的植物。“那是三角梅?”黄少天凑近打量。“你自己种的?”

男人停下来,手语比到一半又放下,有些无奈地朝他笑了笑。

[进来说。]


从前院他能看见男人的住处不高大,进门的时候向下走了几个台阶。室内光线很昏暗,同样很阴凉,男人对他比道[等等], 黄少天站在玄关处观察里面的摆设。

进门处摆放着两个青铜制的小人,年代看上去不久远,但风格像是在模仿地中海,他又探头看进客厅,地上没有铺地板,直接是水泥,这让这栋住宅比起房屋更像个洞穴,客厅靠窗有个单人的摇椅,而那几乎已经是这个地方最现代的东西了。


男人一瘸一拐地消失在走廊,不一会儿走回来,手里拿了一个装着水的长筒玻璃瓶。客厅角落摆放着一个鱼缸,黄少天蹲下去,看见里面已经养了几尾金鱼。男人走过来,黄少天仰起头让出位置,他将塑料袋倾斜,那里面的两条鱼立刻顺着水流游下去。


“我前面问你关于蓝雨的事情,你没能回答我。现在我知道我不需要你回答了。”黄少天笑起来,“就连这个鱼缸看上去都上了年纪,你大概是这个地方最年轻的了吧?”

男人笑起来。

[养了很多年鱼。]他比道,又道。[你要点什么?]

“水。你们这儿的夏天真要命。”


黄少天跟着男人朝厨房的位置走去,这时他注意到男人并不是完全瘸,只是有些跛足。他用腿的方式很奇怪,不知怎么让他思考假如爬行动物长了腿,可能也是这样走路。


厨房比起客厅终于有了一丝现代的气息。有炉灶,也有冰箱和烤箱,黄少天靠在料理台上,男人从柜子里拿出玻璃杯,接了水递给他。

“谢谢。”黄少天道。

[不用。] 

他确实渴极了,一口气喝完后将杯子放下。黄少天抬起头,看见男人依然看着他,依然是那双温和的眼睛,脸上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笑容。


他忽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那也没什么别的事,”黄少天指向门口。“我就先走了。”

男人点头。

“谢谢你的水。”他又重复一遍,抬起头打量室内。“我就住在西边,你知道镇上的电影院吗?就在那对面。我挺经常来这边的,有机会再来看看你的鱼。”

男人笑着,又点了一次头。


黄少天朝门外走去,他余光注意到男人抬步要跟上来,连忙道。“不用送。就这点路我还记得怎么出去。”

男人看向他,黄少天这时注意到男人眼睛的颜色有趣极了,那像是一种琥珀的颜色,在阳光中呈现出一种海浪般的波纹。

“我叫黄少天。”他忽然道,然后如梦初醒般抬起头。“我之前是不是都忘了自我介绍?”

男人走过来,他伸手从黄少天刚喝过的杯子旁沾了点水迹,在桌面上写下:


[喻文州。]


“喻文州。”黄少天道。

男人点头。

“喻文州。”他重复一遍,然后咧开嘴朝后退去。“我记住了,下回见,喻文州。”


他转身前最后一眼看见男人靠在桌子旁看向他,因为房子半陷入地下的关系,窗户都开得很高。阳光正从厨房顶部的窗户倾泻下来,笼罩住他一半的身子。


黄少天穿过前院回到他停车的地方。

他抬头又看了看那几乎长到屋顶的三角梅,然后蹬上车离开。


喻文州。


他想。



7月30日


我决定将昨天定为29日,好过我总要在两个日期间徘徊。


今天我对岛屿的这半边完成了侦查,我发现了一处淡水,但还没能追踪到源头。岛上有一些小型动物,我看见他们也在饮用这处水源,因此判断是无害的。


这个岛屿的资源不是很多,缺乏能做成船的高大树木,植物大都非常矮小,甚至连做成木筏都够呛,我想我离开的计划或许必须被搁置。

好消息是我同样没遇见任何引起我警觉的情况。没有任何肉食动植物,部分浆果的可食用性还待考证,但我已经找到了两种我能吃的。

我同样用海滩上找到的碎石磨了几根树枝作为防身,并且用它们抓到几条鱼。


尽管我不认为岛上有任何潜在的危险,但我仍然在晚上燃了篝火睡觉,岛屿上的海风很舒适,今天的收获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从风暴以来紧绷的情绪。


然而,还有另一个我尚未能判断的状况。


下午在海边捡拾碎石还有捕鱼的时候,我感到一种若有若无地被注视的感觉。起初我以为是树林中的某种动物,但随后我意识到那并不是来自岸上,而是海里。

那种视线在我进入丛林后便消失,只有等我重新回到海滩才出现,有几次我甚至觉得听到了明显不属于海浪的水流声,还有一次似乎看见海面上一闪而过某种鱼类的鳞片或是影子。

我知道有些鲸豚类相当聪慧,但那同样不可能是我遇到的情况。这个岛屿附近有许多浅滩,它们毫无疑问会搁浅。


我将这件事列入我上岛后第四件待解决的问题。




黄少天在傍晚回到魏琛的住处。


他将自行车扔在楼下,几步顺着楼梯跑上去。

“老魏!”他喊。

“叫什么急急躁躁的?”魏琛从书房里回答。

“我把你要的文献带回来了。”黄少天把包里的东西摊在桌上,“还有照片。”

魏琛凑过去看了一眼,桌面上的几张照片都是他们前几天才经手过的物品,现在已经挨个标了号,全都摊在楼下。

“你把这些整理一下,一会下来,我还有些东西要给你看。”魏琛道。


“说起这个,我也有件事要问你。”黄少天道。

“什么?”魏琛转头。

“你知不知道镇上最东面住着什么人?”

“东面?”魏琛道。“东面还有住人吗?那不都是海岸线了。”

“有,我今天见着了,他住的地方还离我们工作的那块不远。”黄少天道,伸手比划。“个子大概这么高,长得特别白,瘸腿,有没有印象?”

魏琛沉吟。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印象。”他道。“是不是还是个哑巴?”

“对,就是他。”

“那我是见过,但我不知道他也住在那儿。”魏琛道。“就在我刚来蓝雨那几天,你还没到,我在岸边工作,忽然看到一个人站在礁石那里。”

“他去打捞区了?”

“那个海蚀洞边上,你有印象吧?我当时一抬头,看见有个人站在外面更靠海的岩石上,我都不知道他怎么走过去的。”他摇了摇头。“我喊了两声,于是他朝我过来,那时我才发现他的腿还是跛的,我想他别是爬岩石自己把脚崴了。”

“然后呢?”黄少天问。

“然后?我又不懂手语,我怎么和他交流?”魏琛道。“你问这个人这么多做什么?”

“没有,我只是想他住得离作业地点很近,平时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找他,也不用每次来回跑了。”黄少天道。“而且他是本地人,或许还能帮上忙。”

“这倒是。”魏琛道。“你先和我下来,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魏琛的工作室在二楼,部分待处理的小型文物都摆在一楼客厅。黄少天撑着楼梯扶手跳下去,魏琛回过头瞪他轻点。他们小心地绕过文物,黄少天瞥到地上还摆着一个手表,他停下来,道,“这是什么?”

魏琛跟着他看过去。

“这次一起打捞上来的,”他回答。“但不是一个批次。这个至少是十九世纪,或者是有两艘船在一个地方遇难,或者是从别的地方冲过来的。”

黄少天蹲下身。

“除了手表还有别的吗?”他问。

“有。那边还有两个水壶,但全部都是小件,没有大件。”魏琛道。“我把这些也先拿了回来。本来想前面的整理完可以和你再看看。有没有兴趣?”

“当然。”黄少天道。“十九世纪,这个看做工不是中期也是末期,那是不是就和泰坦尼克离得不远?”

“我看你是只知道泰坦尼克。”魏琛骂道。


他们走到沙发旁的投影机前,魏琛将几张照片放上去,屏幕上显现出两页文字,根据纸张的工艺,那无疑属于十七世纪之前。

“这是那天那个箱子里的?”黄少天眯起眼睛。“我还以为你两天前就把那个箱子运走了。”

“运走了,但走之前我拆开看了一个匣格。用蜡封住,里面就是这个东西。”魏琛回答。“你怎么看?”

“中古。”黄少天道。

“能翻译吗?”魏琛摸出一根烟。

“你是不是把整本都拍下来了?一共多少页?”黄少天转向他。“把所有照片都给我。”

“干劲上来了啊?小子,我和你讲,如果你这次能翻得好,比他们那些研究组的还快,没准下次他们就能让我们留着了。”


魏琛转身去拿桌上其他的照片,而黄少天仍然盯着屏幕上的第一行字。


[如同文州所说得那样,我清楚这是一次有去无回的旅程。]




tbc


*水下六尺改自six feet under. 棺木会被埋在地下六尺,这里只是改成了水面


属于夏日系列第二部,第一部:夏去夏来天鹅死

这篇有参考云图的叙述方式,同时三条叙事线进行 (对,文末出现的那句话和之前的两段日记不是同一条线)整篇还有点水形物语的感觉

关于这次蓝雨的地点设定,我的脑内其实是三藩市,沿海,地势高低起伏,不过关于地理我依然有很多瞎编乱造的地方,以及蓝雨真是万能用地名,上次还在欧洲这次就北美了,有机会各种地理环境都写一次(没有人想看)

以及为了这篇的老喻去学了手语!有些词没有搜到直接的翻译,是看教程自主拼接的,如果有错误请指正!(没关系的手语的应该还有一个捻指的动作,被我强行省略了)


AU系列:

双向连接 - 环太平洋AU

无所不能 - 超能力AU

德鲁伊会梦见半羊人吗 - 神奇生物AU

当太阳升起 - 战争AU

水手,乞丐,小偷,间谍 - 谍战AU

EPA0873的自由宣言 - 人工智能AU

随便什么AU都可以讨论群:745295807

(验证写三遍大力水手王杰希)

热度(94)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