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临床心理的角度讨论喻文州和蓝雨双核

内容准确而言应该是:根据临床心理的部分培训需求讨论喻文州这个角色,并基于其中的分析对原文中没有提到的喻文州成长背景和经历进行一些推测。

没有新鲜的论点,也没有专业内容,只是换个角度说些废话。如果有学习心理/应用心理方面的朋友,请直接拉到最后看个人立场解释和我给自己的开脱 D:

全文1W2

——


喻文州在心理领域具有优势,这大约是一个不需要多想就可以得出的结论。

这位和气的队长,在整个职业圈中的人缘都是超好的。(《全职高手》336章)

他的情商,对分析(战术和心理)的擅长,以及在人际社交方面的技能,全职原文中就有多次正面或侧面的描写。

然而这样的概述仍旧过于笼统。在对喻文州的所有出场进行整理,并单独截取涉及人际关系互动方面的剧情分析之后,这篇文章决定挑选以下四点来展开论述:

·自我认知的稳固

·对已发生经历的整合

·对他人情绪的敏锐度

·共情能力

上述四点通常会被包含在临床心理工作者的训练中,且在一定程度上是所有人与生俱来或者可以在成长中获得的能力。


目录:

一,自我认知(1774字)

二,对经历的整合能力(4115字)

三,对情感的敏锐度(1041字)

四,共情能力(444字)

五,蓝雨如何成为蓝雨(1757字)

六,喻文州成长背景推测(565字)

七,蓝雨双核(1003字)



一,喻文州拥有稳固的自我认知


获得稳固自我认知的核心是需要对自我认知进行整合。

自我认知往往包含两类,自身认可的部分,以及自身不认可的部分。要达到自我认知的稳固,首先便需要对这两部分自我认知各自进行承认(acknowledge),接受它们客观共存。

承认此处的意思是:认可/认知/认识。它所对应的情况是有时人们会倾向于非黑即白地认识自己,例如只承认自己的优势,或是过度关注自身缺陷。这样容易产生较为分裂的自我认知,导致的结果往往是自卑或自我逃避。

他那实在无法让人恭维的手速,让所有人都认为他不具备一个职业选手的基本素质。(《巅峰荣耀》双核时代)

(56,73)坐标被他快速地摘抄下来,仿佛是得到了解题所需的最后一个公式,一切疑难终于在此时群不解开。喻文州敲打了几下硬皮本,合上。(《巅峰荣耀》双核时代)

此处两段节选来自番外巅峰荣耀,是喻文州青少年时期的心理状况。在全职中,喻文州最明显的缺陷显然是他的手速,而他的长处则是战术。在上述选文中,可以清晰地看见喻文州对他的缺陷和优势都有着清晰的认知和认可,没有忽略或者过度关注任何一方。他的自我认知是完整而全面的。


获得对自身的完整认知之后,达到稳固自我认知的第二步是需要对自己进行理解。

如果说第一步是“认识”,第二步便是“接纳”。接纳自己所认可的自我认知往往比较容易,困难的是接纳自己所不认可的部分。这其中便需要对自身缺陷的全面理解和剖析,明白它为何产生,是否有不可抗因素,再理解其中的必然性和客观性,由此不盲目对自身或外界进行苛责。

在全职喻文州的情况中,手速的问题属于客观缺陷。(原作中没有任何提及喻文州的手速有受到生理/心理障碍的影响,因此假设这个缺陷不与任何可能的创伤性经历关联,只是客观存在的生理短板。)而要达到对这项缺陷的理解,可以推测喻文州需要进行的步骤如下:

  1. 认可手速问题属于天生缺陷

  2. 天生缺陷无法避免,不对自身和外界因素进行归咎

  3. 基于1/2理解其必然性,并以平常的客观事实看待

在这些被留下的优秀学员当中,他依然是吊车尾……但是喻文州对此却不气也不恼,只是很平静地说出了他的看法。(《巅峰荣耀》双核时代)

喻文州却只是笑了笑:“事实啊,我的确手残。”(《全职高手》185章)

第一段的节选中没有选进任何展现喻文州自身态度的语句,正是为了留到第二部分进行讨论。

这次的选段一段出自番外,一段出自原文,可以充分展现喻文州在两个不同的年龄阶段都对自身缺陷有着坦诚的接纳,甚至在对这项劣势的理解之上扬长避短,最大可能规避了其对自身的影响。

喻文州接下来的控制和攻击把握得十分出色,他那迟钝的手速完全掩盖在了着完美的节奏下,让他一直把优势保持在了最后。(《巅峰荣耀》双核时代)

喻文州的手速确实不快,但节奏的拿捏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全职高手》653章)

原文中还有直接的点明。

“喻文州作为职业选手而言,他的手速根本就不及格,但是他却能成为全明星级别的选手,你们知道为什么吗?……扬长避短。”

“很废话吧?”叶修笑道,“但这是事实,在这个联盟里,没有人比他更擅长做这种事了。”(《全职高手》1390章)

在拥有合理自我评价的基础上,喻文州同时找到了针对自己缺陷和优势的平衡。

截至到这里,已经可以结束对喻文州拥有稳固自我认知的论述,不过还有最后一个可以进阶的方向。


达成稳固自我认知的第三阶段是对其升华。

任何一件事物的价值都是由人本身决定。这有点类似“水杯半满”的论调,但却并不仅仅等同于乐观地看待问题。

对自我认知的升华是去挖掘自身所不认可部分的价值。

“不过……这家伙也亏得是手残,他一定会是在联盟中混得最久的人,实在是,他这手速根本已经连退化的余地都没有了。我真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不练手速,故意要保持这手残的状态,以此增加自己在职业圈的续航能力啊?”叶修说。(《全职高手》396章)

这一段节选虽然是从叶修口中的推测,但考虑到作者在此处安排这样的台词,实际上也向观众展示了这种观点的可能性。喻文州从他的缺陷中提取出价值,完成了对这部分认知的升华。

假如这点推测属实,那么喻文州的自我认知已经相当稳固,统一而且完善。


*bonus:

除去上述分析,全职原文中还有一个细节可以支持论点:

喻文州随身携带笔记本的习惯。

“记录自己的情绪并分析”应当是心理中的常见训练。笔记以及纸面的书写对于整理思路有很大益处,有这方面习惯的人往往更容易进入有逻辑的深入分析,也更容易整合地看待自身和身边发生的事件。




二,喻文州拥有对已发生的经历进行整合的能力


对已发生经历的整合和自我认知的稳固有很大关联。它们的步骤也基本一致:认识、理解、升华

而如同第一段中分析的核心是围绕自身所不认可的部分展开,经历的整合也通常会关注不愉快,甚至是创伤性的记忆。

在全职原文中,喻文州这样的经历应当是在训练营时期。

在长长走廊另一端的训练室里,少年们把喻文州围在了正中……这些人,都或多或少地歧视过喻文州。(《巅峰荣耀》双核时代)

要讨论对过去经历的整合,首先需要对经历本身进行定性。喻文州在训练营里到底经受过什么?这点在全职原文中事实上没有明确的提及。通过番外里黄少天和喻文州的互动,以及少部分提及喻文州的侧面描写来看,我们可以初步判定喻文州至少遇到过冷落和忽视。但这种处境具体达到了何种程度?下面将从几个常见群体行为逐一展开分析:


·冷落/忽视

—有直接叙述

没有人关心他的成长,因为没有人会对他抱有什么期待……喻文州,那个时候却是不停地被人们遗忘着。(《全职高手》518章)

他那实在让人无法恭维的手速,让所有人都认为他不具备一个职业选手的基本素质。

对这个少年[喻文州],魏琛从来没有期待过。

……只是在等着他[喻文州]死心而已。

* 以上三段均出自番外《巅峰荣耀》

节选中非常清晰地直接叙述了喻文州面临着“所有人”的不看好,包括训练营环境中的导师类人物魏琛,他所面对的整体环境是不鼓励的。这部分在原文中有多次直接叙述,应当属于可以确定得出的结论。


·排挤

—有可以进行推测的间接描写,无直接证据

魏琛望着训练室里那一个个身影,一张张面孔,唯独漏掉了坐在最右角,独自一人安静地看着上轮比赛战报的喻文州。[1a]

最后一位少年坐到了魏琛的对面。魏琛抬头看了一眼,这最后一位,也一直是训练营考核成绩的最后一位。[1b]

* 以上两段均出自番外《巅峰荣耀》

[1a]体现了喻文州在座位安排上处于边缘,而且在日常行动中“独自一人”也较为离群。

[1b]则体现出在一次集体活动中(争先恐后和魏琛一对一)喻文州再次自动处在了群体之外(最后一位)。

从这两件事情可以进行群体排挤的推测,但是同时,它们也可能是出于喻文州本身的性格使然。

在番外中,喻文州青少年时期的性格描写显示他通常较为沉默,冷静,并且由于沉迷对战术的分析,也略微有些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的情况完全有可能导致他不热衷于集体活动,无意和训练营中其他学员拉近距离,也便出现1a和1b中的情节。

因此,群体排挤有一定的概率,但并不绝对。


·言语攻击

有单一角色言语攻击的直接描写,无群体行为证据

黄少天看着这人,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吊车尾的有什么高见啊?”[2a]

“所以说,如果你也在场上,局面就会不一样了吗?”黄少天讥笑着。[2b]

“不要说得好像你很懂似的。”黄少天对他嗤之以鼻。[2c]

* 以上三段均出自番外《巅峰荣耀》

写下这段我是有点忐忑的,因为担心有朋友误解我在指责老黄,所以在此先做一个解释:

Q1:黄少天上述三处的行为是否算言语攻击?

A1:学术上来说,算。“吊车尾”属于攻击性用词,“讥笑”“嗤之以鼻”同样含有蔑视和歧视的性质,因此确实属于言语攻击的范畴,可以对他人造成伤害。

Q2:这是否意味着黄少天是一个欺凌者?

A2:不。要判断黄少天的行为的性质,首先需要判断他的动机在全职番外中,黄少天所展现出的整体形象是一个直言不讳、且较为自信自满的青少年。这从他对魏琛的称呼,和王杰希的初遇,以及他在看台观看比赛的反应都可以体现出来。

“没用的老鬼!”他[黄少天]嘴里还在嘟囔着。[3a]

“搞什么!”黄少天对此十分不满。[3b]

“这白痴[一叶之秋]在做什么?”看到这一幕的黄少天脱口而出。[3c]

“靠,那你[王杰希]臭屁什么啊!”黄少天叫道。[3d]

*以上四段均出自番外《巅峰荣耀》

由以上选段可以看出,黄少天在节选[3]中对魏琛/叶秋/王杰希的态度和节选[2]中对喻文州并无太大分别,他在用词的使用上相当一视同仁,而且考虑到番外中黄少天本人也还正处在青少年时期,有较大的概率他对此类言词并无概念其可能造成的伤害,并非抱着攻击的目的使用。

因此,尽管行为本身确实可能会造成伤害,但大概率是由缺乏意识所导致,且整体程度不算恶劣,故不能由此对个人做出定性。全文及番外中也没有任何其他证据证明黄少天有恶意攻击他人的倾向。

换句话来说:大概是皮。

Q3: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花五百多字讨论这个话题?

A3:因为很不幸全文及番外中,提及训练营时期喻文州被言语攻击的唯一情节就发生在他和黄少天之间。为了全面地讨论喻文州的心理素质,这个话题无法被避免。同样由于这个话比较敏感,为免带来任何错误的引导,必须详细地进行阐述。

——

回到之前的话题。

单一角色进行的言语攻击在原文中有直接描写,那能否将这个行为推测至群体行为?喻文州有可能在群体范围上受到言语攻击吗?

理论上来说无法排除这个概率,但是从原文进行分析,概率同样较小。

敢这样评价、称呼他们蓝雨队长魏琛的人,在整个俱乐部里也都只有他[黄少天]这么一位,其他少年实在没有办法跟着附和。

[吊车尾]由资质最优秀的黄少天喊出这称呼,尤其显得有说服力。

*以上两段均出自番外《巅峰荣耀》

此处两段节选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证明黄少天在蓝雨训练营中具有一定特殊地位。由于这样的特殊性,他的言行他人无法随意模仿,而他的言行又有很大程度是基于他的性格(详见A2),属于个性化的行径,倘若他人不具有和黄少天类似的性格,则不具有可推广性。

因此,言语攻击存在单一角色的直接描写,但群体行为则无明确证据,整体而言概率较小。


·肢体暴力

—无提及,原文中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证据。同样无法完全排除,不过概率应当相当小。


由此,仅根据原文不做任何假设,喻文州在训练营的情况应该较为接近于:受到过少部分言语攻击,受到过忽视和冷落。属于可以造成伤害的经历,但应当不属于创伤性经历。


——

完成了对经历的定性,现在可以展开分析喻文州对上述经历的应对。

由于全职原文中并没有详细讲述喻文州从训练营-第九赛季的过程,这部分无法像第一段一样逐步截取原文进行分析(认知-理解-升华)。作为替代,我决定直接关注头尾:

1.这些可以造成伤害的经历,是否有对喻文州造成伤害?

2.喻文州是否有完成对上述经历的整合?

问题1需要分析番外中喻文州的即时反应,问题2则需要进入全职正文寻找对应情节进行讨论。


问题1:

“可以造成伤害”是一个客观判断,而“有没有造成伤害”则需要喻文州主观判断。同样的一件事,对于心理承受能力较差的人,可能会有深刻的影响,对于心理素质较佳的人,则可以轻松地化解。

-首先来看喻文州在原文中对言语攻击的即时反应:

黄少天看着这人,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吊车尾的有什么高见啊?”

……但是喻文州对此却不气也不恼,只是很平静地说出了他的看法。[4a]

“不要说得好像你很懂似的。”黄少天对此嗤之以鼻。

喻文州不和他争辩,只是盯着比赛。[4b]

*以上两段均出自番外《巅峰荣耀》

从这两段可以看出,在遇到言语攻击的情况时,喻文州的整体反应是平静,且从表面上看来并未受到影响。

这事实上和第一部分所讨论的稳固自我认知是一致的。当人们会对他人的评价或攻击产生较大反应时,常见的情况是因为被攻击的个体在他/他所被针对的领域本身也存在质疑。而根据第一部分自我认知中已经得出的结论,喻文州对他自身的缺陷和长处都有着充分的认识和理解,不会因为被提醒了手速[4a]而陷入自卑,也不会因为被质疑对战术的判断[4b]而对自我产生怀疑。他对自身的认知清晰而且稳固。

-随后来看喻文州在原文中对被冷落的反应:

从一开始他就试图劝退对方,但是少年的坚持让他又不忍心太过强硬。喻文州留下了,一次又一次地成功留下。

“谢谢前辈指教。”那少年[喻文州],和当初被人们嘲笑时那样,不卑不亢。胜不骄,败不馁,如冰川一般纹丝不动。

但是他[喻文州]没有兴奋,更没有骄傲,如同被人嘲笑手速时那样,不卑不亢。

这些人,都或多或少地歧视过喻文州,眼下转变态度,喻文州也丝毫没有介意过去。

*以上四段均出自番外《巅峰荣耀》

上述选段虽然不是直接描写,但基本可以确定喻文州受到的忽视和冷落并未对他本人造成太大影响。周围人的不看好和劝退并未对他自身的计划产生动摇,他依然按照自身的节奏进行训练和提升。

这里同样需要提到第一部分的自我认知。和前文一样,喻文州此处的反应再一次侧面证明了他拥有着相当稳固的自我认知。只有对自己的掌控和了解足够清晰,才能在这样极具影响力的大环境下不受到外界侵蚀。

——基于上述两段分析,对于问题1的解答可以明确为:喻文州没有受到伤害,且几乎没有受到负面影响。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受到负面影响通常只余下三种可能:

a. 个体完全没有察觉经历可能造成的影响

(将在第三论点情绪的敏感度上进行反驳)

b. 个体屏蔽了过往经历所造成的影响 *未解决问题

(已在上文反驳)

c.个体整合了过往经历 *解决问题

(即将讨论的情况)


由此我们引入问题2。

虽然无法像论点一一样按照正向的逻辑推导来进行论述,此处依然依靠排除法完成了推论。


在进入问题2的讨论前,先补充一个例子以明确我们正在讨论的主题:

究竟什么是对经历的整合?

用一个较为抽象的例子形容:如果说每个人的经历相当于我们吃过的食物,对于大部分的经历(尤其在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我们会进行对它们的消化(内化internalization)。而假如一份经历消化后产生的经验与我们已经拥有的认知(对自我或对外界)存在矛盾,此时则会需要对这份经历的整合,才能化解其中的矛盾并吸收。

喻文州在训练营的经历显然属于一段需要得到整合的经历。

他想成为一名职业选手,他的自我判断也应当是他可以成为一名职业选手,而外界对他手速的不看好和阻拦则和其有着鲜明的矛盾。

倘若喻文州选择了接纳外界的判断(手速不行=无法成为职业选手)那么他或许会选择放弃。倘若喻文州没有接受,但也同样没能对外界的判断和自身的认知进行调节和整合,那么他或许会因为其中的矛盾而感到痛苦。

而根据上文的判断,喻文州没有受到外界的负面影响,并且事实上最终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

由此可以验证[c]选项的判断:喻文州对这段经历进行了成功(良性)的整合和内化。


这点也可以在全职正文中再次得到证实。

他们都没有猜对此时安文逸的心情。因为他们这些大神级选手从来没有遭受过安文逸这样的待遇,短板、漏洞、吊车尾,这些词从来都和他们无缘。能感觉到安文逸心中那份委屈的,只有那些和他一样,有过被无视,有过被冷遇,有过不被看重遭遇的人。

蓝雨的队长喻文州也叹了口气,开口道:“心理受到打击了。”

(《全职高手》1686章)[5a]

整合后的经历对喻文州没有留下负面影响,但任何经历只要存在必然留有痕迹,全职正文1686章关于安文逸的部分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证据。(此处同样可以侧面反驳选项[a])

在这一段选段中,张新杰、肖时钦、王杰希先后对安文逸的状态做出了评价。

“兴欣的治疗有点不对。”又是会观察到场上每一个细节的张新杰率先察觉到了这一点。

“他好像……不知道该干什么了?”雷霆的肖时钦观察着小手冰凉的举动后说道。

“一直以来他都在高压中挣扎着生存,今天被轮回这样放空,他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吗?”微草王杰希揣摩此时安文逸的心态。

而唯有喻文州对他的状况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轮回给了安文逸致命一击……”喻文州说。

“怎么说?”不少人都在问。

“彻底否定他的价值。”喻文州说。

其原因则是选段[5a]中的

能感觉到安文逸心中那份委屈的,只有那些和他一样,有过被无视,有过被冷遇,有过不被看重遭遇的人。

这一段充分地叙述了训练营时期的经历并非没有对喻文州留下影响,而是在被化解后,没有留下任何负面影响,甚至成为了一种优势。喻文州在此处对安文逸进行的共情,正是基于他对他训练营时期经历的良性整合。



三,喻文州具有较强的对情感的敏锐度


“……我有一种感觉,刘皓对君莫笑是有着知根知底的了解的。他的行为在针对的掩盖下,藏着的是恐惧、认可和信赖。因为害怕,他要跑去刺探对方的情况;因为认可,他偷回对方的打法就直接使用,因为他相信对方的打法已经是最佳的选择,不会有更优秀的战术。”(《全职高手》183章)

全职对喻文州战术和局面的敏锐观察力有多次正面描写,但涉及到对他人情绪的察觉,最明显的段落则在此处(另一处为上文已经提到的1686章,会在第四论点中展开)。

在上述选段中,喻文州对刘皓的行为作出分析,并且立刻关联到了行为背后隐藏的情绪动机。而这里喻文州对刘皓“恐惧-认可”的情绪分析,结合原文之前刘皓和叶修的互动来看,或许连刘皓本人都没有充分的认知:

“我不给你机会?还是你不给我机会?从我入队第一天开始,你就一直打压我,一直不给我出头的机会。我知道,你是怕我,怕我一旦出头,就会抢了你的位置。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压得住我吗?现在怎样?留在队伍里的人是我,被踢走的那个人是你!我现在是副队长,你现在是小网管,一个月一千八,哈哈哈哈。可笑,真是太可笑了!!哈哈哈哈。”

他所体现出来的的情绪以不满(不甘)居多。他对自身的自卑,以及他对叶修的认可,则是被深埋在表象之后的隐藏情绪。

而喻文州在这段分析中直接点出了他被隐藏的核心动机,又在几行后将其与对刘皓的整体认知结合:

“其实刘皓又针对,又害怕,又认可,却又信赖的人,不用问也已经知道是谁了。”

“是谁?”春易春脱口道。

“叶秋。”喻文州说。

体察情绪是所有人与生俱来的能力,但能够达到这种程度,简而言之,很pro。

(回到第二论点的[a]假设,拥有这样敏锐度的喻文州,应当不会对练营时期经历可能造成的影响没有察觉。)


bonus:

临床心理训练的一个方面就是对他人和自身的情绪进行观察和分析,再剖析出被表象掩盖的潜意识。由于这样的训练,业内一项常见的职业病便是因为过于频繁的分析,而在日常生活中也会不自觉进入解析状态。有趣的是,我在全职原文里也发现了喻文州拥有类似情况的剧情:

喻文州倒也诚实,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一直在想,但还是想不出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能有什么目的?就是诚心恶心我们!”黄少天立即说道。

喻文州苦笑,摇了摇头,表示他并不赞同这种看法。

“你不要总把他想得太高深。”黄少天说道。

“但至少要符合逻辑。”喻文州说。

而叶修的真正动机也在下文给出了解释:

23分钟打完就完,叶修也根本没就这事和莫凡多说什么。这不过是对莫凡性子的一次成全。

*以上两段均出自《全职高手》1316章

此处虽然不是对情感的分析,但也足以证明喻文州对于事件的逻辑合理化有着极高的要求。假如将这个情况和喻文州在情感上的敏锐度结合并推广,或许还能进行猜测,喻文州也许有着(并不是他职业)的职业病

***此段逻辑推论非常不严谨,不要深究***



四,喻文州具有较强的共情能力


共情(empathy),如同字面意思,意味着从他人的立场体会他人可能产生的感情及思考。

这一部分最明显的证据已经在上文放出,就是1686章喻文州对安文逸的分析。在1686的情节中,喻文州要得出他最后对安文逸的理解

“轮回给了安文逸致命一击……”

“彻底否定他的价值。”

有较大概率是通过共情。并且通过前文的叙述

能感觉到安文逸心中那份委屈的,只有那些和他一样,有过被无视,有过被冷遇,有过不被看重遭遇的人。

喻文州所进行的共情还关联到了他自身曾经有过的经历,应当说是较为完善且成功的。

这一段落已经在第二论点中展开过讨论,在此不多重复论述。


为了充实论点,再选取一相较而言没有那么明显的小剧情进行分析:

“用得着这么细心地去捧吗?”黄少天嘀咕。

“因人而异吧……有些人或者会因为惨痛的失败奋起,有些人大概就需要这样一次恰到好处的胜利竖立信心。这孩子我们又不熟,王杰希这么做,肯定也有他的道理。”喻文州淡淡地道。

(《全职高手》303章)

这一段出现在第八赛季的全明星赛,高英杰与王杰希新秀挑战赛。喻文州在此处显然同时站在了王杰希和高英杰的立场上进行思考,虽然不是特别典型,但应当也包含对共情的运用。



——————————



五,与外界的互动/应对(蓝雨如何成为蓝雨)


上文四点大多是针对喻文州个体的分析,而没有展开他在上述基础上与外界的应对。这一部分我原本没有列入计划,但是在对原文中喻文州的出场进行整理的同时,发现了一些喻文州相当职业(心理意味上)、优秀的人际互动,并由此想到了标题中提到的问题:

蓝雨如何成为蓝雨?


首先来看原文中对蓝雨的评价:

“荣耀发展到今天,早已经过了个人英雄主义的阶段,所有选手之间的差距都在不断地缩小,必须爆发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战斗力,这样的团队才说得上是出色。”叶修继续说着。

“那你觉得,目前联盟中有这样的团队吗?”陈果问。

“蓝雨。”叶修毫不犹豫地说着,“最接近这种未来发展趋势的队伍,一定是蓝雨。”

(《全职高手》396章)

蓝雨是一支奇怪的队伍,他能容纳各种各样的奇怪选手。黄少天这样话多的机会主义者,喻文州这样手速不合格的战术大师,宋晓那样季后赛才发力的关键先生,卢瀚文这样14岁就敢打敢杀的澎湃少年,还有已经离开的,于锋这个拿了冠军还不幸福,一定要自己为核心夺冠才觉满足的完美主义者;去了呼啸的林枫,那也是职业盗贼中一个非主流的战斗贼。再有郑轩,一个缺乏斗志的……竞技选手。

蓝雨就是这样一个特色选手的集中营,而每个选手,在这里似乎都能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

(《全职高手》1409章)

很多选手,在蓝雨可以打得很好,但是离开了蓝雨,却会显得有些平庸。

……蓝雨战队,就是这样一支能给每一位选手展示平台的战队。(《全职高手》1423章)

蓝雨的风格,是相互补缺来拧成一个整体。每两个选手之间,都能形成很好的互动。(《全职高手》1463章)

团队性强,凝聚力强,包容(多样)性强,这是上述选段中对蓝雨的整体印象。

要成为这样的团体,对群体心理的平衡和照顾无疑是相当重要的,而身为蓝雨的队长,喻文州在蓝雨风格的奠定上也必然会起到决定性作用。拥有着自身的稳定性,对外界的敏锐察觉,优秀的共情能力,以及妥当的回应和处理,喻文州在心理领域的优势同样体现在了他对队伍的带领上。


以下是几段蓝雨失利后的发布会选段:

作为失败一方的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大包大揽。他从来没有掩盖过自己的缺陷,也向来直视自己的缺点给战队带来的麻烦。(《全职高手》685章)

蓝雨vs轮回

“嗯?听前辈这么一说,难道是我们的战术布置有问题?”卢瀚文说。

“咦?我有这么说吗?”黄少天虽然这样说着,但就这个时候,两个人已经一起扭头望向了两人之间坐着的那位,他们蓝雨的队长,喻文州。

“咳。”喻文州咳嗽了一声,“这个问题就回答到这吧!”

记者席上一片大眼瞪小眼。这个……听起来像是选手互相推卸责任的内讧啊!可是,如果真这么写的话,一定会被人笑话的吧?

(《全职高手》854章)

蓝雨vs微草

赛后的记者招待会,蓝雨队喻文州将责任尽揽,而对此,却没有记者过多责难。(《全职高手》1217章)

蓝雨vs雷霆

而这样的声讨,在当天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就已经开始了。那仿佛不是一场采访,而是一次批斗,一位位记者在自己的记事本上书写下来的,不是要对蓝雨的提问,而是要对蓝雨这场失利的慷慨陈词。

……

“诸位都很替蓝雨着急,都是为蓝雨好,这点我很清楚。”

“但是……”转折处,喻文州略停顿,“即使是为我们好,像这样的胡说八道,恕我们也不能接受。”

……

从这招待会上第一个发起批评的声音,喻文州开始了回应。

一个接着一个。

十五位。

一共有十五位起身慷慨陈词,表达自己观点和看法的记者。喻文州一个也没有漏过,甚至连顺序都没有搞乱,逐一地,清晰地,有条理地,驳斥了他们的观点和看法。

于是一个接一个。

十五位。

十五位记者面红耳赤。

喻文州的驳斥,是那么的在理,说完之后,让他们都是那么的恍然。在然后,他们都只有一个感觉: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懂,自己真的是在胡说八道。

……

等喻文州全部说完,现场就又回到了静悄悄的场面。

“那么……”喻文州最后看一了圈台下的诸位,“谢谢大家,我们下赛季再见。”

蓝雨战队就退场了。

(《全职高手》1479章)

蓝雨vs兴欣

在这四段节选中,有两次原文直接用到了“大包大揽”和“责任揽尽”这样的词汇。除去在雷霆和轮回的两场比赛中喻文州存在客观责任,结合854章中和黄少天及卢瀚文的互动,以及1479章中直接对记者的驳斥,有一个规律可以清晰得出:

喻文州对蓝雨队员有着非常周全的保护。

而这样的保护,显然是在心理层面的。


但是他[于锋]清楚地记得,在蓝雨战队的时候,面对各种不利的局面,哪怕是第八赛季总决赛,主场以2.5比7落后于轮回时,队长喻文州简单的几句话,都可以让全队的气氛为之改变。(《全职高手》1155章)

喻文州不会对队友抱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期待,那才是真的让人压力山大。(《全职高手》1408章)

之前的发布会节选是对外,此处的两段则是对内。

喻文州对他的队员的能力和心理状况都具有较为清楚的认知,在这之上又具有着较好的调配/安排职责,凝聚团队的能力。应当说,正如同魏琛在与喻文州交手后得出的评价:

这个少年,将成为蓝雨基石一般的存在。(《全职高手》518章)

由此,蓝雨如何能成为现今的这样一支队伍,或许也能得到部分答案。



六,对喻文州成长背景和可能经历的推测


此段的推测将会建立在上文的分析上。


1.自我认知和经历整合

人们最早的自我认知往往不是通过自身认识,而是通过外界的反馈。例如人们不会生来便明白自己高矮胖瘦,只有在和外界进行过对比,以及外界对他/她做出评价后才会逐步形成对自我的认知。

要在日后拥有较为稳固的自我认知,通常需要在早期(童年)得到过较为稳固的无条件认可。

无条件指的是不依附于任何价值观或评价体系下(例如儿童学习成绩优异才得到认可,或是长相貌美才得到认可),是单纯对个体的承认,不受任何外界价值和评价影响。

这样的认可通常需要经由父母给出,拥有上述经历的儿童将会更容易建立起对自身的自信,认可,以及安全感,也更容易在日后拥有稳固的自我认知。而这段早期的影响将被内化,不会随年岁的增长、环境的改变、或是父母的离开而消失。


2. 对情绪的敏感和共情

1点中的自我认知和经历整合大多是在后天发展,2点中的对情绪的敏锐度和共情能力则有很大程度是与生俱来的。

除去天赋技能,要在上述两点得到提升和训练,可能的一种情形是儿童较早被暴露在多重复杂的人际关系下,且有较强的学习能力。

(*部分心理疾病和障碍也可能导致个人对情绪更敏感,但因为和其他部分的论点相悖,在此不做讨论。)


由此结合点1,喻文州可能的成长环境是:

拥有较为良好(得到认可和关爱)的童年经历(至少3-6岁前),拥有一个较为庞大的家庭,并曾接触到其中的人际关系。

还有天赋技能。



七,蓝雨双核


*此段落包含搭档/CP倾向的讨论* 


要讨论蓝雨双核,首先要讨论黄少天。

黄少天这个角色有许多特色,由于这篇文章不是重点分析黄少天的文章,在此只选择对黄少天身上的一点进行展开:

他对机会的敏锐度。


敏锐,正如同上文所述喻文州的敏锐。这两者不在一个领域,但并非没有沟通的可能。

对于通常而言情商高/在心理领域有较深入理解的人群,往往会面临一个“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困境。

他/她可能会成为人际关系互动中唯一对沟通环境和双方状态都具有清楚认知的一方,而当对方不具有敏锐度,甚至也不具有调节能力的时候,他/她则会被动承担引导话题走势的责任。

这是一种能力,优势,但同时也会成为负担。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倘若和同样拥有上述认知,或是具有类似优势的人群进行交流及建立关系,则会在一定程度上减轻这种负担。

此处的具有类似优势,就包括情绪的敏锐度和共情能力。


回到上文对黄少天的讨论。

黄少天的观察力并不在情绪领域,那么他对机会的敏锐度有没有可能为他提供优势,和喻文州建立更良好的交际关系?

可能。

并且这个可能,需要建立在喻文州和黄少天互相间的影响之上。

对外界的敏锐度(无论在什么领域)是一件可以得到共通的技能,倘若黄少天长期暴露在喻文州的影响下(反之亦然),他在这方面的优势将可以使他更快、更准确地达到对喻文州所处领域的理解(或得到同步)。而喻文州出于同样的长期暴露(接触),也将经由他自身的能力构建出对黄少天的理解体系,由此完成双向的互动。


那么黄少天和喻文州是否有受到彼此的影响?

“仔细研究,看看怎样能干掉他们。”而后他[黄少天]向一旁的喻文州发号施令。(《巅峰荣耀》决战之时)

喻文州过来,却是和黄少天一起进了他房间。

“队长有什么吩咐?”黄少天问着。(《全职高手》184章)

此处的两个选段,从训练营时期到第八赛季,其中最明显的便是主导权的交替。黄少天从“向喻文州发号施令”到接收喻文州的指令,除了队长身份所带来的差异,必然包含着信任及认可的建立。

引导错误,捕捉机会,这是蓝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最擅长的风格啊!也正是他的这种战术风格,成就了荣耀最强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全职高手》744章)

喻文州就是这样,领先时,落后时,顺利时,艰难时,他永远不失冷静,永远寻求着最可靠的办法。就是这样的基础,才能让黄少天将机会主义演绎得丧心病狂。(《全职高手》1422章)

黄少天早就按捺不住了,几次想抢话,却都被他们的队长喻文州用眼神制止。喻文州对他是场上场下都一样熟悉,记者们的这些说辞,哪些会让这家伙炸起来,喻文州总是有着准确的判断,而后提前制止。(《全职高手》1479章)

而喻文州则同样对黄少天做出了接纳和对自我的调整。他们互相之间呈现出良性的影响,这样的结果除了体现在游戏和战队上,也可以推论:


假如他们成为搭档(伴侣),将会是一对关系相当健康(心理角度)的搭档(伴侣)。



-正文完-

以下是参考和求生



参考:

·Richard S Lazarus, "Progress on a cognitive-motivational-relational theory of emotion", American Psychologist, published Aug 1991

·Lev Vygotsky, Mind in society: The development of higher psychological processe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erson-Centered Therapy - Carl Rogers


求生时间:

专业不是心理,对心理通识的了解仅限于ap/ib等高中水平知识,临床心理方面只接受过分析训练。文章写得很仓促,仅仅略微进行了一些资料上的查证,如果有任何学习临床/应用心理领域的朋友看到任何问题,请一定向我纠正。

上文所讨论的仅是对角色分析的一种可能,每个人对角色的理解和方位不同,完全支持和认可其他角度的讨论。喻文州和其他角色之间也具有很多良性互动,只是本篇仅讨论了蓝雨双核的情况。

如果感到对任何角色/剧情有不公正的评价,同样请向我指出,如果感到过于严重,随时接受删博。

热度(753)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