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不能 -4

超能力AU

01  02  03


4-


卢瀚文从座位间探出脑袋。

“换首歌。”他要求。

“不,小子。谁坐在副驾驶,谁就有权控制歌单。”方锐回答。“而想知道为什么你不能坐在副驾驶吗?”他戏剧性地停顿。“因为你未成年,真遗憾。”

“但你都不是我们队的。”卢瀚文抗议。“你没有权利坐副驾驶,说到这个,我都不明白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也不是你们队上的。”方锐指向黄少天,后者因为突然被点名而惊讶地转头。“他在昨天之前甚至还不是联盟的,你怎么不问问他为什么在这里?”

黄少天眨了眨眼,卢瀚文盯着他。

“因为我想来?”他不确定地回答。

方锐满意地点头。

“听到了吗?”他道。“他想来,所以他就来了。我也想来,那我就在这儿。”

卢瀚文立刻转向驾驶座上的人。

“队长。”他哀求。

喻文州伸手调整广播频道。

“包庇。”方锐哼道。

“你可以决定今天中午我们吃什么。”喻文州回答。

“别把我当成你的小队员来哄。”方锐抗议,随后道。“我想吃塔可钟。”

“那我们就会去吃塔可钟。”喻文州同意。

卢瀚文嗤了一声。


他们正在一号公路上,距离下一个检查站还有七公里。周泽楷的小队位于城市。不同于已经荒废的东城区,运转中的城市有着随处可见的监视器和能量测控。叶秋无法直接使用能力将他们传送过去,取而代之,他将他们送到了那附近的郊外,然后像普通人一样从公路进城。


如果忽略他们此行的目的,这趟旅程事实上唤起了黄少天一些久远的记忆。当他六七岁时,他和他的父母也会在这样晴朗的周末开车出行,他们也许会野餐,也许去附近的游乐场,也有些时候他们将他放在朋友家。不论如何,年幼的黄少天一向向往着这样的假期。他会在车上兴奋地喋喋不休,告诉他的爸妈学校里发生的每一件事,谁的鞋子在操场上丢了,谁翻过了学校的护栏,哪个老师给了太多作业,还有他最近的考试——有时他说得太多了,以至于他让自己在半路就累得睡着,也有时他会乐意保持一会安静,仅仅趴在窗户边上看着街道上的风景。

然而记忆终究是记忆。当实验室接管黄少天所在的街区,学校停课,街上贴满举报能力者的标语,他看见他父母的尸体被裹尸袋盖住——黄少天深知那些过去是他不会再拥有的奢侈。


他坐在驾驶座的正后方。在他的身旁,卢瀚文跟着车载广播大吼“年轻的血液,你们必将让一切天翻地覆”。方锐在歌词的间隙中抱怨上世纪摇滚的没落。唐柔坐在后排的另一侧,一只手在车窗上自娱自乐地敲着没人能懂的节奏。喻文州时不时从后视镜看过来,提醒卢瀚文坐回他的位子,并告诉大家座位后兜里有矿泉水和零食。越野车在高速公路上一路向前,窗户大开,从中滚进窗外的热浪,再透出车内嘈杂的交谈。

黄少天摸出一条甘草糖塞进嘴里。事实上,他想,也许他依然有获得这些奢侈的机会。


“我能看到检查站了。”方锐道。
“告诉罗辑我们即将进入监控区域。”喻文州回答。

“当然。”方锐敲了敲耳机,随后转头看向后排。“嘿,准备好了吗?”

黄少天戴上眼镜。在他们出发之前,叶修给了他们一人一些莫凡的迷雾,那层轻薄的暗物质环绕在他们的周围,不会被能量检测器发现,却能有效地改变他们的外貌。

“就像克拉克·肯特的眼镜。”卢瀚文兴奋地道。

“差不多是这样。”叶修回答,督促着苏沐秋向他们的伪装中加入混淆视听的成分。“也别放松过头,离开营地小心一些。”

“我会注意的。”喻文州回答。


方锐扔给他们Northface的外套,还有登山常用的遮阳帽,他打了个响指,车顶的防水布被风掀开一个角,露出像是帐篷和山地车的载物。

他们的越野车在队尾停下。

黄少天给眼镜加上墨镜夹片。他在车窗的倒影里照了照,他的五官事实上变化不大,但却看上去完全是另一个人。

“再提醒我一次,”方锐看向喻文州。“我们是要去干嘛来着?”

“十七城登山徒步攀岩爱好者协会。”喻文州回答。

“对,爱好者协会。”方锐嘟囔,从包里翻出一叠徽章别上。

“真的有这个协会吗?”黄少天问。

“有。”喻文州道。“周泽楷办的,他是会长。”


他摇下车窗,将伪造的证件在窗口扫过,仪器亮起绿灯,他们缓缓驶入关卡。

“简述你的目的和随行人员,先生。”职工朝他们敬礼。

“这是我的表兄弟。”喻文州回答,方锐从副驾驶挥了挥手,黄少天跟着探出头。“侄子,还有堂妹。”他示意卢瀚文和唐柔。“我们来参加今天下午的竞走马拉松。”

“攀岩协会?”工作人员看着屏幕。

“登山徒步攀岩爱好者协会。”方锐插嘴。

“已确认。”职工回答。他再次敬礼。“欢迎来到十七城,先生,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你也是。”喻文州道。


他们又开了几公里才真正进入市区。

当黄少天还为政府工作时,他并没有很多来城市的机会。他们大部分的任务都在郊区,或是已经荒废的市区。并不是因为罪犯喜欢逗留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事实上,很多都明白大隐隐于市的道理)而是因为政府只会让他们参与这类行动。

“我们不需要一群能力者在闹市抛头露面,造成不必要的恐慌。”他们这么说。“加入特别行动小组已经给予了你们发挥自己特长的途径,而就像所有特殊执法分部一样,你们应当是不存在的。人民不需要知道你们做了什么,他们只需要生活在你们提供的安宁之下。”

“所以我们算什么?”黄少天问。“干脏活的打手?敢死队?”

“也许无名英雄会是一个更中性的词。”魏琛说。“你可以想象我们是义警,就像蝙蝠侠。”

“但哥谭人都知道蝙蝠侠。”黄少天道。“他们甚至还有蝙蝠灯。”

“可他们不知道他是布鲁斯·韦恩。”魏琛回答。“别想那么多,小子,服从命令会简单很多。”


因此当黄少天再次看见街道,行人,和高楼,他坐直了身体。

他已经忘记了这些景象,而城市比他想象得更为繁华。他看见路边滚动的招牌,人群跟随着红绿灯穿行而过,所有人看上去都忙碌而目的明确。他看见上班族拎着公文包打着领带,学生背着书包三两成群,坐在的士后座的女人正拿着镜子补妆,开车的父亲在红灯时转过身逗弄儿童椅上的小孩。有那么一刻,黄少天难以相信他眼前的一切——并不是因为这些场景有多离奇,而是因为它们如此普通。

如此普通,却又如此陌生,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或者另一场人生。他忘记还有一种生活按部就班,忘记仍然有和平安宁,那些人如此轻易地拥有了他无法得到的一切,仅仅因为——

他们转过弯,大屏幕上播放着能力者登记政策的宣传语。“用你们的能力造福社会,”广播播放道。“而不是成为社会动荡的因素。如果你的家人、朋友是能力者,请带领他们到社区中心登记,每月十五日社工将上门造访,热线电话请拨打……”

唐柔嗤了一声。

——仅仅因为他们是普通人。


“就这样他们还以为自己比实验室更好。”她道。“一丘之貉。”

“他们的确要好一点。”方锐评价。“至少他们没鼓励大家举报邻居和同事,看,他只说了家人和朋友。”

卢瀚文发出笑声。

“而且他们还知道找块遮羞布。”他托起下巴。“社工上门造访,这听上去比举报温和多了。”

“一样恶心。”唐柔低声说。

喻文州透过后视镜看向黄少天,黄少天从他的眼神里读出担忧,于是他无声地摇了摇头。

[没事。]他比口型。

“我们还有点时间。”喻文州开口,打断之前的话题。“想不想去商场?”

“商场?”方锐问。

“无所谓。”唐柔说。

“今天是不是周三?”方锐思考。“是的话我要去黄金街。”

“拜托队长我想吃冻酸奶。”卢瀚文扒住座位靠背。

黄少天抬起头,喻文州依然通过后视镜看着他。那双浅色的眼睛眨了眨,然后黄少天放松地笑起来。

他想他也忘记了喻文州总是如此顾虑周全。

“当然。”他回答。

[谢谢。]黄少天说。


和周泽楷的会面是在一家登山器材店。

喻文州兑现了他的诺言,在附近找到商场停车。这里距离黄金街不远,于是他们先将方锐放在路口。“我一个人去。”方锐宣布。“你们都只会拖我后腿。”

“唐柔?”喻文州问。

“我能不能待在车上?”唐柔道。

“当然。”

卢瀚文开始坐立不安,喻文州在他说什么之前制止他。

“你跟着我。”他道。

“我能照顾好我自己。”卢瀚文抗议。

“你知道规则,你不能单独活动。”喻文州道。

“但我马上就十五岁了!”卢瀚文大喊。

“十五岁依然是未成年。”方锐提醒。

“我会带你去吃冻酸奶。”喻文州平静地说。

卢瀚文犹豫了一下。

“我也和你们一起。”黄少天说。

“好吧。”男孩妥协。“但我要多加一份料。”


他们拉开车门,西海岸的热浪扑面而来。卢瀚文欢呼着朝直达电梯冲去,喻文州和黄少天跟在他身后。

黄少天观察着人群和周围的店面,同时感到新奇以及熟悉。商场和黄少天记忆中的并没有太大区别,时装店的潮流换了一波,但其它基本大同小异。他看到一些熟悉的标志,思考他是不是曾经吃过这家快餐,他穿着叶修借给他的T恤,注意到他身上的牌子和某个店铺中的一样。迎面走来一群年轻人,三个女性,两个男性,一个反戴着鸭舌帽,还有一个穿着兜帽衫,女孩扎着高马尾,或是烫卷,或是剪短发,一个穿着热裤,一个背着帆布包,一个围着灰色的纱巾。他们看上去像是放假的大学生,或许刚刚开始工作,手里拿着甜筒和黄少天不确定是什么的小吃。商场里放着轻松的电音,他从没听过这支乐团,“飞吻,开枪,”鼓点声响起。“我们都需要有所依靠。”黄少天抬起头,看见阳光从商场顶端的玻璃照射而下,顶上悬挂着透明的球状装饰,一楼种植着室内盆栽,光线暖洋洋地填充在室内,他下意识踩着音乐的节奏蹦了一下,鞋面和地面发出摩擦声。

他想他应该感到更复杂的情绪,比如怀念,不舍,或者愤怒。但令人惊奇的是,黄少天此时体会到的只有纯粹的喜悦。

他没有去思考走在他身旁的人都是普通人,没有思考这对他来说特殊的一天只是他们的日常,他没有去思考他曾经拥有的,和他已经失去的,他感到快乐,因为阳光,玻璃房顶,轻音乐,还有身边快活交谈的人群,而那让他轻易地重新获得了希望,并沉浸在这一切美好中。

然后他想到喻文州。

黄少天转过头,正看见喻文州也注视着他。


有那么一刻,他感到难以置信的快乐。

他突然想到也许这就是他想要的。此时此刻他们站在这里,享受午后的阳光和平和的空气。而有一天他们将会再次站在这里,获得这个世界的平静安宁,并且那时,他们将不再需要隐藏自己是谁。


“我以前也想过这种场景。”黄少天道。他们正靠在三楼的玻璃栏杆旁,几步之外,卢瀚文和唐柔排在Coldstone的队尾。他们在一楼碰见唐柔,后者解释是卢瀚文发讯息告诉她出了新口味。她将车钥匙扔给喻文州,然后理所当然地伸手要走了喻文州的钱包。

“什么?”喻文州问。

“像这种时候,也许是周末,或者工作日的下午。”黄少天道。“和一群朋友出来商场,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吃掉小吃街上所有新品,然后再浏览每一个橱窗。我的父母在大学认识,他们曾经告诉我那时的事情。于是我也经常想象我的学校生活,或许我同样会在那里遇见我相伴一生的人,也许是伴侣,也许是朋友。” 卢瀚文跳起来勾住唐柔的脖子,指点着招牌上某一种搭配。黄少天笑起来。“而当我想到那些,我想到的就是现在这种情景。”

喻文州看向他。

“我想我很高兴今天和你们出来。”黄少天道。“我都快忘记这些了,而现在我感到希望。我想也许事情还没那么糟,也许有一天我还能获得这些——这一切。”他转过头,放松地露出笑容。“而且我很高兴现在站在我旁边的是你。”

喻文州弯起嘴角。

“我也很高兴你这么想。”他回答。

“在我们还在实验室的时候,”黄少天道。“有时候我会想象如果我不是在那种情况下认识你。我没有和你说过,因为那时他们不让我们交流,但我经常想,如果你是我的同学,或者邻居,那会多有趣。我想我有一天一定要带你去我的家乡,给你看我住过的地方,去我周末会去的公园野营,把这些事全都做一遍。我想那样我们一定会很快乐,而如果我们足够快活,也许就能忘记其他不好的事情。”

“也许现在还不太晚。”喻文州回答。

“哦,当然,一点也不。”黄少天大笑起来,“但你得保证不会被我烦到。”

“我很难想象我会。”喻文州回答,他的眼睛笑着,身后的阳光照射下来,让他的发梢呈现出浅金色。

一时间,他们只是那样注视着彼此,就像从未发现如此吸引人的事物。没有人移开视线,于是也没有人想到要移开。


“嘿。”卢瀚文探出头。他叼着塑料勺子,手里捧着两个纸杯。“我们唔你也买了一个。”他吐字不清道,将其中一个举到黄少天面前。“唐鹅选的,因为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新品。”唐柔道。

“给我的?”黄少天有些惊讶地接过来。“我是说,谢谢你们。”

“队长从来不吃这些东西。”卢瀚文解释,终于拿出了嘴里的勺子。“而且你是新人,要对新人好。”他咬了一大口冰。“再说,我喜欢你,你比那个眼睛不对称的好玩。”

黄少天征询地看向喻文州,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我不太确定那是不是一个夸奖,不过还是谢谢你。”黄少天道。

“试试看。”卢瀚文怂恿。

唐柔给他的选的配搭像是什么水果杂烩,他能看见干果和新鲜切片,顶上还淋着果酱。黄少天小心地用勺子挖了一些,在卢瀚文期待的目光中放到嘴里。

然后他想,哦天啊。

他尝到冰凉的甜味,有奶香和水果的清香,两者又被果酱的风味融在一起,他用舌尖抿开那点奶糕,柔滑的触感在他的味蕾上化开,那尝起来就像是奢侈和幸福本身。

而他的确怀念这些。

黄少天下意识眯起眼,就像这样能把那种美好的感觉保留得更久一点。当那一口终于融化,他几乎是立刻挖了第二勺,并没有意识到他正露出完全沉醉的喜悦。


“我猜这意味着他喜欢。”卢瀚文评价。

“他当然会。”唐柔道。“我早和你说了新品会好吃。”

“但我不喜欢水果。”卢瀚文道,再次舀了满满一勺奥利奥碎。“没有什么比巧克力更好吃。”

“随便你。”唐柔耸肩。她转过头,然后她的动作停住了。

“卢瀚文。”她道。

卢瀚文跟着转过头,他同样停住。

“唐柔。”他道。

他们同时转向喻文州。

“队长。”卢瀚文哀求。

“再给我们点钱。”唐柔又一次理所当然地伸手。

“还有半小时,我们玩完就出来。”卢瀚文挂上喻文州的胳膊。“我都不知道他们引进了新的机子,拜托,我想玩很久了。”

“我把你的零钱都拿了。”唐柔已经开始掏喻文州的钱包。“你有那么多硬币也没用。”

“二十刀?”喻文州取出一张纸币。

“哦,足够了!”卢瀚文跳起来,飞快地接过。“谢谢队长。”

“我回去还你。”唐柔道。

“不用。”喻文州道。“就当是给你们放假。”

“你今天心情超乎寻常地好。”唐柔评价。


“他们去做什么了?”黄少天问。

“新的vr游戏。”喻文州回答。“你想去吗?”

“考虑到我们的生活本身,我很难想象我还需要vr来体验刺激感。”黄少天回答。他看向唐柔和卢瀚文的方向,后者已经跃跃欲试地排在了人群末尾。“我有时候好奇你们是在哪里找到他们的。”

“瀚文是在孤儿院被发现的。”喻文州回答。“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七岁。那时我们刚刚开始利用罗辑散播寻找散落能力者的消息。他的院长主动联系了我们,告诉我们他认为院中有一个具有天赋的孩子,他不愿意将这个孩子交给实验室或者政府,但他同样没有能力长期保护他。”

“我是那个过去带走卢瀚文的人。当我在院长面前展示我的能力,他看上去伤感又高兴。他说他已经隐瞒了这个秘密五年,但五年间的每一天都活在被告发的恐惧中。他只是个普通人,他知道他没有和政府或者实验室对抗的能力,但他做了他能做的一切。他说他想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这样卢瀚文终于可以回到属于他的群体中。他握着我的手好一会儿,不断说谢谢。”

喻文州闭上眼睛。

“我们离开两个小时后,孤儿院就被炸毁了。”

“我们应该想到那点,院长没有用加密信息和我们联络,因此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我想当实验室意识到卢瀚文已经被带走时他们一定气急了,他们毁了整个地方,没有人幸存。”

“卢瀚文知道这个吗?”黄少天问。

“我们过了两周才告诉他。”喻文州回答。“他有权知道,但我们同样不想操之过急。当我告诉他这件事时,他立刻和我还有叶修打了一架,不是因为事件本身,而是因为我们瞒了他两周。”

“我们向他解释担忧他会一时冲动找实验室的麻烦,同样他刚到一个新环境还需要时间适应。最终他理解了我们的做法。他的适应性比我们想象得都好,三个月后,他就加入了我的小队,并且如同联盟其他人一样,他将对实验室的仇恨转移到了对我们的事业的热忱上。”


“唐柔的事情相对而言更简单一些。她遇见我们时已经在独自逃亡,那时她跟着马戏团,一个专门收容流浪能力者的地下角斗场。她是那里的明星,不论是她的能力本身,还是她惊人的斗志,都使她的出场吸引到大量观众。”

“起初我们以为要带走唐柔这样的角色,我们必然要在角斗场老板那里费一番功夫。叶修是那个与她接头的人。然而他们下午见面,晚上我们就接到角斗场临时歇业的消息。”

“唐柔单方面撕毁了她和角斗场的合同,而叶修显然没有对她的行为加以制止。他们威胁了那个老板,在角斗场纵火,险些闹出人命,并且趁乱带走另外两个斗士。一个叫孙翔,另一个你见过,包荣兴。”

“当我们见到他们时,叶秋几乎要气疯了,他差不多对着叶修喊了三十分钟关于掩人耳目的定义,以及他们的行为是多么鲁莽并且不计后果。而叶修只是站在那里,平静地等叶秋吼完,然后回答他:我觉得小唐还挺不错的。”

“于是叶秋试图从我和苏沐秋那里获得后援,但苏沐秋是站在叶修那边的,而我,”喻文州笑了一下。“我不能说我赞同他的做法,但我并不讨厌那带来的结果。叶修总是有这样的影响力,你没法真的责怪他。”

“至于唐柔为何会出现在角斗场,我们之后的调查提供了一些猜测。她事实上属于一个有着庞大企业的家族,但有人发现了她的身份,并试图拿这点来勒索她的家庭。唐柔知道后立刻动身离开,她独自流浪了两年,角斗场是最后唯一愿意收留她的。”

“她是个出色的战士,平时对她的家人谈及也很少,但我想那是她不愿意牵连他们。”


黄少天转过头,看见卢瀚文正在游戏机前举着光剑砍风暴兵。唐柔排在他后面,手里替卢瀚文拿着他的冰淇淋。

“你有很好的队员。”他最后这么说。

喻文州笑起来。

“谢谢。”他回答。“瀚文会高兴你这么说的。”


他并没注意到他们什么时候排进了另外一条队伍,当黄少天回神,喻文州已经拿到另一张等号牌。他递给黄少天一个纸盒,里面放了一块圆形的煎饼。

“这是什么?”黄少天问。

“车轮饼。”喻文州回答。“里面是红豆。这一片国内的小吃不多,但我想也许你会想试试。”

黄少天低下头,随后想起刚才那几个大学生手中拿的也是这个。

“当然。”他道,沾着冰淇淋咬了一口。它的外壳酥脆,内里就着绵软的红豆,并不太甜,但有着厚实的口感。他很快将整个塞进嘴里。“不过这会让我欠你钱吗?”

“不至于让你破产。”喻文州笑道。

“你是在开玩笑,对吧?”黄少天停止咀嚼的动作。

“你从加入联盟的那一刻就拥有分配给你的资金了。”喻文州笑起来。“我们施行共|产主义,或者说我们不得不如此。你可以想象你在花叶修的钱。”

“乌托邦?”黄少天道。

“差不多。幸运的是我们确实具有可持续生产力。”喻文州回答。他再次走向柜台,回来时手里提了一盒寿司还有烤奶酪。

“你是打定主意要将我撑死了。”黄少天道。

“我猜政府平时不会给你们开小灶。”喻文州说,不知为何显得心情很好。“你还有什么想吃的?”

黄少天看向其他招牌。

“共|产主义,对吧?”然后他道,接下喻文州手里的新纸盒。“我想喝那边的波巴茶。”

“走吧。”喻文州回答。



十二点三刻,他们停在一家街边的登山用品店门口。

店面还没有打开,门口坐着拎了五颜六色塑料袋的方锐。他头顶的遮阳帽多了一个“我爱LA”的徽章,脸上换了一副新的墨镜。他远远看见喻文州他们,于是站起来朝他们招手。

“我错过了什么?”方锐问,目光看向他们每人手上多得放不下的小吃。

“队长请客!”卢瀚文欢快地道,剥了一根棒冰塞给他。“没忘记你。”

“你们最好还是先交代一下那些已经在你们肚子里的部分。”方锐含糊不清地道,嘴里咔啦咬着碎冰。“别想丢下我。”

“你都买了些什么?”喻文州看向他手里的塑料袋。袋子突出的地方有些棱角。

“老样子。”方锐回答。“不能老靠小周,是不是?”他放下一只手的物品,从裤兜中摸出一个什么扔给唐柔。“给你的。”

那看上去有些像瑞士军刀,但随后唐柔将它翻开来。她转动手腕,刀刃在她的指间飞舞。那是一把蝴蝶刀。

“谢了。”唐柔道。

“酷。”卢瀚文睁大眼睛。“我为什么没有?”

“你先确保你不会切掉你的手指。”方锐回答。

“我当然不会!”卢瀚文道,跳起来去抢唐柔手中的刀。“给我玩玩!”

“不。”唐柔飞快地回答,手高举过头,挽了个花样然后将刀收进上衣口袋中。“这是我的,自己买去。”

“队长。”卢瀚文立刻转过头。

“这次我认同方锐的判断,瀚文。”喻文州道。


街角开来一辆小型货车。那辆车径直拐进他们旁边的小巷,两分钟后,一个男人从中走出来。

“嘿。”方锐走上前,拍了拍那人的肩膀。“今天是你来了?”

“下午好。”来人点头。他走向喻文州,两人简短地握手。“小周已经到了,他在里面等你们。”

“谢谢。”喻文州回答。

男人的视线看向卢瀚文和唐柔,最后落在黄少天身上。

“这就是沐秋说的新成员?”他道。

“是的。黄少天。”喻文州介绍。“江波涛。”

他们点头示意。

“我去找周泽楷,少天一会儿就交给你了。”喻文州道。

“当然。”江波涛回答,朝黄少天笑了一下。“很高兴认识你。”

“什么?”黄少天转过头。

“周泽楷是我们的装备供应商,但他只能提供普通人使用的武器。”喻文州回答。“苏沐秋为联盟的大部分人都设计了针对他们能力的装备,而尽管我们有包容兴,仍然有些装备必须靠人造才能达到需要的精确度。”他看向江波涛。“这方面都是小江在负责。”

“苏沐橙的能力和她哥哥很类似,因此不需要她亲自到场。至于王杰希,我们现在都没能理解他能力的范围。”他解释。“所以这次也是为了你的新装备,少天。”


江波涛打开卷帘门,他们依次低头走进去。室内很凉爽,墙上放着普通的登山器材,靴子,手杖,水壶,还有帐篷。随后他们跟着江波涛进入地下室。

黄少天瞪大眼睛。

那简直是一个小型的军火库。


地下室里已经坐了一个人,高个子的男性。他穿着一件T恤和沙滩裤,头发有些长。听见开门声他转过头,膝盖上放着擦拭到一半的枪支。

“他们到了。”江波涛道。

男人点了点头。

他站起身,从角落拖出两个箱子。黄少天猜测他就是周泽楷。

喻文州走过去。

“叶修已经和你说了这次任务的需求。”他道。

“恩。”周泽楷回答。

喻文州弯下腰开始检查箱子的内容物,周泽楷就站在他的边上,他似乎相当沉默寡言,仅仅时不时依靠点头和摇头做出简短的应答。卢瀚文和唐柔已经自顾自浏览起墙上的其他枪支,江波涛走到黄少天身旁。

“跟我来。”他道。

黄少天点头。


他们走过走廊,来到军火库旁边的一间屋子。

“苏沐秋和我提到了一些你的能力的特性,以及他对可行方法的设想。”江波涛道,示意黄少天在一张椅子上坐下。这间屋子更像一间工作室,墙上钉着草稿和设计图,周围还散落着各种半成品及零件。这里的武器明显和隔壁截然不同,有些黄少天一眼都难以判断它们的用途。房间的角落里立着一把伞,他觉得有些眼熟,随后想起来前一天喻文州回来时似乎就拿了把一模一样的。

“那是千机伞。”江波涛注意到他的视线。“为叶修设计的。”

“叶修?”

“他的能力是复制,于是苏沐秋希望设计一个可以配合各类能力的武器。”江波涛走过去,拿起那个模型。“因此它最大的理念就是变换。目前它能达到九种形态,但我们还计划更多。”他打开伞,伞面撑开。“盾,配合孙哲平的防护罩使用。”

他旋转把手,伞面收拢成矛状,手柄部位加长。“长剑,配合叶秋的空间移动。”

他立起伞,伞骨贴进撑杆中。“权杖,配合喻文州的念力。”


“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武器?”黄少天问。

“理论上来说是的,但叶修这个确实让我们花了最多心思。”江波涛笑起来。他将模型放回去,指向房间另一端的架子。“那是对喻文州的权杖最初的设想。他的能力是念力,苏沐秋认为这样的装置可以扩大他的能力范围,还有施展的精确度。”

“唐柔不喜欢有多余的装备,因此我们只准备了一把匕首。”他走过又一个展柜。“她可以将火焰从刀尾的部分注入,再从刀刃环绕到整个刀身。唐柔的能力通常是先造成外伤,匕首会让她的攻击更有穿透力,也更致命。苏沐秋最初说这就是个燃烧的短刀,不过唐柔给它取的名字是火舞流炎。”

“我们要为你装备的也是这样的装置。”江波涛停下来,目光看向黄少天的眼睛。“视觉的成因是光线的反射,没有绝对透明的物体,区别只是波的特性不同。根据苏沐秋的说法,我想你的情况或许是你能自动分析你所接收到的反射光,从而导致你看出去的世界都像是一个巨型的彩色玻璃。”

“我想是的。”黄少天道。

“而假设这个设想正确,”江波涛道。“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能力还可以不止于视觉?”

“什么?”

“例如你的五感。假如我们能分析出原理,也许你的五感都可以得到这样的提升。”江波涛看向他。“那时世界对你来说会是完全透明,你会知道一切,甚至可以融入一切。有没有想过这个可能?”

“那听上去很疯狂。”黄少天回答。

“但你会愿意尝试。”江波涛道。他笑起来,从抽屉中取出两个极片。“在政府时他们为你提供了什么设置?”

“护目镜。”黄少天坦诚。

“那就是没有提供。”江波涛道。“你对现在这副眼镜适应怎么样?”

“比护目镜方便多了。”

江波涛打量他。


“你有没有测过视力?”他忽然开口。

“没有,”黄少天摇头。“我没法测。”

“我想也是。”江波涛回答。他打开房间另一头的灯箱,随后将那两个极片贴上黄少天的太阳穴。“如果你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就告诉我。”


tbc


*如果有人发现的话,背景设定是加州西海岸,黄金街=唐人街,叶修他们的营地就在类似于优胜美地的地方

*塔可钟是Taco Bell

*文中出现的歌词是真的歌词

年轻的血液,你们必将让一切天翻地覆:Raise Hell - Dorothy

开枪,飞吻,我们都需要有所依靠:Lean On - Major Lazer/MO/DJ Snake



生活中不一样的惊喜来了

昨天收到一位好朋友的留言让我想起这篇,于是激情完成了更新。是的,我真的会更新的,不仅这篇有可能更,环太也可能更,所有看上去好像坑了的都有可能更。毕竟全职才写了三个月,三个月内的事,怎么能说坑呢,如果有需要可以私信提醒我哪篇想看

本来这章是计划要讲到拿好装备回去,还有再开点老韩/阿乐那边的头,结果果然一让他们谈起恋爱我就难以自拔,8k+了一半都在老黄和老喻腻歪,但他们现在真的还没互相喜欢!真的!至少还没意识到!窗户纸还在!这是友谊!友谊!友谊是魔法!!

我库存了大概一箱的喻文州情话合集还没写到我都快憋坏了

我一直很想写这种老黄和老喻的生活小日常,吃吃东西逛逛街什么的,然后我想这样的日常应该在非日常的文章里才最有趣,因此就有了这一章商场部分的剧情。但其实我还有很多小吃想让他们吃!还有很多美食描写没能展现!为了文章流畅度都委屈了,还想写各种各样的糕,还想火锅,还想毋米粥火锅,还想让他们食顺德,还想龙虾,菠萝包,叉烧,双皮奶,猪手煲,粤菜真的太多好吃的了吧!想到蓝雨在广州就很开心

我也不知为何很想写小唐理所当然地问老喻要钱,于是就也出现了这个情节

最开始写这章的时候因为有和卢瀚文的拌嘴于是自然而然出场了方锐,然而等到后面要给蓝雨两个朋友创造二人世界时就开始 “等等方锐出现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我一开始干嘛要把他放进来”,于是为了合理地把其他角色支开,就出现了专门进城买周三打折军火的杀人放火勤俭持家好点心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喜欢方锐的,也很喜欢他曾经在蓝雨夏令营这件事,因此经常想把他和蓝雨的放在一起,再说,谁不想要一个会买打折蝴蝶刀的搭档!

还有是的,上章提到要buff老黄,这章就立刻开始埋伏笔了


以及写的时候的沙雕联想

黄少天:我经常想象我会在大学时遇到我的伴侣

喻文州:?我现在考大学还来得及吗?

黄少天:来得及来得及


然后依然是一些没人想知道的设定:

对有看喻文州黄少天打啵番外的朋友来说 <点击这里看蓝雨双核打啵> ,也许可以注意到喻文州会飞,事实上,这篇里会自主上天的朋友一共只有三个:喻文州,王杰希,还有安文逸(以及借用喻文州/安文逸力量的老叶)

但是可以依靠外力把自己托/炸/搞等创造性方式弄上天的朋友就多很多:张佳乐,楚云秀,叶秋,孙翔,刘小别,卢瀚文,方锐(以及借用以上任何一个人力量的老叶,老叶真的是挂)

楚云秀的能力是可以改变自身材质,好像忘了说了

准确而言,上面三个(四个)是真的会飞,下面的是只能浮空(楚云秀) / 短暂停留(叶秋/孙翔) / 上去就要自由落体(张佳乐/刘小别) / 其实是站在别的东西上(方锐/卢瀚文)

而这个设定有什么用……什么用都没有

但还真是有趣的设定啊!!(真的没有人想知道)


上一章说了老王的童年,第一章也说了黄少天的。因此在现在出场的主要角色中,幸福童年(12岁之前)的排名应该是:

王杰希>=卢瀚文>苏沐橙>唐柔>黄少天>孙哲平>=张佳乐>苏沐秋>叶秋/叶修>=喻文州

倒数几名都是真的惨

老王名次高是因为他发生变故的时间比较靠后(大概13/4岁的样子),所以之前都是无忧无虑的快乐老王!苏沐橙是因为被苏沐秋保护得比较好,事实上,前四名之所以是前四名是因为只有他们几个从头到尾没进过实验室

(所以作为进过实验室里的第一名,黄少天也还是蛮幸福的!!)


p.s.写这篇让我听完了这辈子份的The Score和Two Steps From Hell,需要bgm的朋友可以试下

其他还有红与黑(La gloire a mes genoux)/亚瑟王(Advienne que pourra)/1789(ca ira mon amour)

Ca ira mon amour可以说是最近写的全职的AU的灵魂歌曲,需要bgm的朋友走 @擅长废话 


热度(157)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