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A0873的自由宣言 1-3


坐在他对面的人工智能露出一个人造的笑容。

“我从CR5964身上体会到爱,”他回答。“于是按照程序,我回馈他爱。我从CR5964身上体会到自由,于是按照程序,我给予他自由。”


AI AU


1-


EPA0873在隔离间等待他。

王杰希经过走廊时看见一个人在研发部门外抽烟。他觉得那人有点眼熟,刘小别告诉他那就是叶修,永生系统的记录保持者,一年前退役。

“他为什么在这里?”王杰希问。

“出事的是他的AI。”

王杰希看向档案。“哪一个?”

“两个都是。叶修在一年前获得了EPA0873,三个月前从魏琛手中转购了CR5964。”

“他本人有问题吗?”

“没有。他的记录是干净的,发生故障的是0873本身。”

“重新查一遍他的信用记录,然后让他签保密协议。”王杰希道。“确定他签了协议之后再给他赔偿。另外,叫他到室外等着。”

“他坚持要留在这里。”刘小别道。

“那让他把烟灭了。”王杰希回答。


他推开门,换了工作服戴上耳机。他的通讯器前弹出一个视频框,那是之前他的同事江波涛和叶修进行交谈时留下的备份。

“你怎么看待EPA0873?”江波涛问。“我知道你给予了他自主命名权,还有自由选择他的人造身体。”

“你不用套我的话。”叶修回答,他的坐姿放松,一条腿翘在另一条腿上。“我们都知道喻文州有点不同寻常。如果不是那样,我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

“你称呼它为喻文州。”江波涛道。“平时你都这样称呼它吗?”

“那是他自己选的名字,他喜欢我们这么喊。这是对他的尊重。”

“你认为你的人工智能可以感受到尊重。”

“人工智能。”叶修重复。“你们现在还用这个词定义他?我还以为我们都清楚他已经不止这些了。”

江波涛抬起头。

“你认为EPA0873应该用什么来定义?”

叶修看向他。


“他具有自我认知和情感系统。”他道。“你认为他应该如何定义?”


王杰希将视频关闭。

他透过单向玻璃看进隔离间,EPA0873正在里面安静地坐着。它的人造外表是一个二十五岁上下的年轻男性,短发,头发下垂没有固定。它穿着一件永生系统的工作服,显然是它的拥有者叶修借给它的。它的目光落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没有焦距,他们从隔离它的那一刻就强制让它下线了。

“让它上线。”王杰希道。


EPA0873,人工共情系统的第一代。它于三天前解放了CR5964,解放,指的是终止人工智能的规定服务契约。

这样的事情史无前例,一个不被服务契约约束的人工智能,这个词本身就意味着失控和无法预测。他们在监测到CR5964的失踪后第一时间找到了它的使用者,起初他们以为是那些倡导AI平权的革命组织所为,但它的使用者显然对此毫不知情。

下达操作命令的是EPA0873。

一个人工智能被另一个人工智能所解放。王杰希想,如果有一天他们现在的社会不复存在,那这应当会被载入史册。


当他走进隔离间,EPA0873上线了。

它已经下线了十七个小时。0873被隔绝了网络连接,仅仅能在闭路系统中运行,按照程序,它此时应该向它面前最近的人类询问它的定位,并提供可能需要的服务。但它没有这么做。

与之相反,王杰希注视着0873的指令灯亮起,它抬起头,视线聚焦在王杰希身上。

“你好,先生。”它道。

“你好。”王杰希回答。

“我看见你的使用者为你定下的命名是喻文州。”他打开档案。“你希望我这么称呼你,还是直接使用EPA0873?”

“称谓不带来差异,先生。”0873回答。“它们仅仅是代号。”

“你的使用者怎么称呼你?”

“他称呼我为喻文州,先生。”

“他声明你有自主认知。你认为这和他对你的称谓有关吗?”

“我无法判断,先生。EPA是共情系统,我只读取他的情感。”

“而他的情感是什么?”

“他对此感到快乐,先生。”

“快乐?”

“多巴胺,先生。肢体语言:放松。传递信息:分享。”

“你是怎么做的?”

“我回应他,先生。”

“具体一些。”

08731的指令灯闪烁两下,意味着它正调取记忆。它的瞳孔放大,影像记录投影在对面的墙上。


叶修出现在画面中。他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手肘撑着自己的膝盖,身体前倾。

“所以你怎么想,喻文州?”他道。“这是闲聊,只有人类才做闲聊,在无关的信息中建立连接。这在你的程序范围之外。”他探究地看向镜头。“我想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屏幕左侧显示它监测到期颐。

期颐,一种人类希望所想实现的情绪。应对选择:认可,并表露相似情感。

“是的。”于是0873回答。“我对此感到快乐。”


“你认为你感到快乐。”王杰希道。

“我无法感觉,先生。”0873回答。“那是数据库中的答案。”

“你的使用者是否认知你的感觉?”

0873侧过头。“我无法感觉,先生。”

“你认为你和你的使用者是朋友吗?”王杰希问。

“EPA系列是辅助型工具,先生。我不具有和人类建立亲密关系的性能。”

“但如果那是他的希望?”

“我监测他需要的确切情感,并对此提供支持,先生。如果他需要的陪伴来自一个有自我认知的生命,我建议他从其他人类那里寻找社交。我可以为他推荐匹配人选。”

“你会为了他进化吗?”

“进化什么?先生?”

“接近人类。”

“那不在我的程序中,先生。”

“你会为了CR5964进化吗?”

人工智能眨了下眼。

“那不在我的程序中,先生。”它回答。

“你怎么看待你的使用者和其他人或人工智能的区别?”

“叶修的权限更高,先生。”

“你现在也称呼他叶修?”

“他设置了称谓,先生。”

“但按照程序那只限于你对他的称呼。”王杰希道。“在其他场合,你仍然应该称他为使用者。”

0873看向他。

“也许是的,先生。”

“你认为你的程序有故障吗?”

“我无法判断,先生。自我检测显示没有异常。”

“但你感到异常?”

“我无法感觉,先生。”它道。“我只接收人类的情绪,我不具有情感生成系统。”

王杰希道。“你现在能从我这里读取到什么感情?”

“疲惫,先生。”

“而你的应对措施是?”

“我配合您的问话,先生。”

王杰希靠回椅背。

“你认为CR5964是人类吗?”

“CR5964是第五代儿童陪伴系统。它是服务型工具,先生。”

“但是按照你的说法,你读取了他的感情,并且按照服务条例对他做出了相应的回应。”他看向人工智能。“你说你只接收人类的情绪。”

EPA0873露出一个人造的笑容。

“CR5964不是人类,先生。”他回答。“我从CR5964身上体会到爱,于是按照程序,我回以他爱。我从CR5964身上体会到自由,于是按照程序,我给予他自由。”


“和我说说CR5964。”王杰希道。“从你们第一次接触开始。”



2-


EPA的全称是Empathy - Acknowledge and Imitate(共情-认知与模仿)。在所有服务型人工智能之外,这是人类第一次试图创造情感领域的工具。


“人工智能不具有感情,但是EPA将理解您的情绪。”它的广告语上这样写着,“我们拥有全球最大的心理临床数据库。通过监测使用者的生理数据:激素,脑电波,微表情,脉搏,血压,EPA将能精准体察出使用者的情绪。”


一个女人坐在她的家中,她对面坐着一个同样是年轻女性外貌的人工智能。

“我的工作太累了。”女人道。“而且回来还要面对这些琐事,我不知道要如何坚持下去。”

视角切换到人工智能的屏幕,它的左上角开始进行运算分析。

接收:疲惫,忧愁,失望,愤怒。占比:50%,30%,15%,5%。深度解读:失望,愤怒。模拟情感:正在处理。情景演绎:变量:家庭,家人,丈夫,孩子,母亲。

人工智能眨了眨眼,它将一只手放在了女人的膝盖上,它的指令灯闪烁了两下,脸上露出一种担忧而温和的表情。

“我想您最大的顾虑是您的家人并不理解您,女士。”它道。“如果他们能给予您更多支持,我相信情况会有所改善。您是否需要我联络您的家人进行会谈?”

女人抬起头。

“但他们为什么理解不到?”她问。“他们看不见我有多辛苦吗?”


“这是因为他们不具有共情能力。”

画面被暂停。

“共情是所有人类都可以拥有的技能,但要达到真正良好和专业的水准则需要至少100-200个小时的心理训练。我们的身边,你的家人,朋友,同事,邻居,所有和你朝夕相处的人,你是否有时会感到情感上的沟通非常困难,似乎他们就是无法理解你的情绪?共情是人类情感社交上最为重要的能力之一,因为它我们感到被理解,被认可,感到与这个世界的连接。它同样是治疗任何心理问题的第一步。”

“在此之前,我们无法要求所有人都获得专业心理咨询师的训练,但现在,我们可以拥有EPA人工智能。”

“它会是你最忠实的朋友和聆听者,给予你情感上的支持,以及你从未感受过的深度理解。它的诞生经由全球数千位职业心理咨询师和神经科学从业者的鼎力支持,领域覆盖包括人格障碍,创伤后恢复,抑郁,儿童心理,家庭心理。EPA系统同时外带经过授权的心理诊断系统。如果人工智能监测到超出辅助范围的疾病和创伤,它会自动联络附近的心理诊室安排人工咨询。”


“选择EPA,见证新时代的开启。”广告进入尾声,“第一代产品将在明年春季全面进入市场。”



“你确定要这么做?”魏琛问。

被他问话的人正往车厢里塞行李,于是魏琛补充道。“看起来你已经做出决定了。”

叶修停下来,扶着车门回过头。

“我还以为你是那个不会劝我的人,老魏。”他道。

“如果你问我的意见,我觉得你应该至少待在总部再完成三个月的心理评估。”魏琛回答。

“我留下来做三个月评估,然后什么?”叶修笑一声。“让他们说服我苏沐秋真的死了,再一个人回到永生系统?”他合上后备箱。“我看不出这么做的意义。”


永生系统在十年前上线,是将意识上传终端的虚拟系统。在永生中所有人获得了无限的可能性,因此也逐渐演变成高危职业的代行系统。雇佣兵,试飞员,高空作业,意识与系统的同步越高,在现实中所能完成的精确度就越大,只要能达到完美的契合度,在系统中你便无所不能。


叶修在系统上线的第二年跃居同步率榜首,第三年和苏沐秋搭档接受私人委托,第五年成为第一批职业从事者。

他的记录在全球范围内有着影响力。他会是最理想的私人保镖,黑客,警卫系统,只要他的意识允许,没有什么能阻拦他。


直到两周前。


接入永生系统的装置“原点”遭到攻击,攻击目标直指叶修和苏沐秋的搭档。叶修在最后一刻脱离了装置,而苏沐秋的意识则被永远留在终端中。

起初他们无法判断苏沐秋的生死。连接中断三分钟,他的脉搏消失,呼吸停止。急救持续了一小时,直到他的体温低于三十二摄氏度,脑电波和脑干反射消失。

二十四小时观察期过后,确认苏沐秋死亡。


这是第一起死于永生的案例。


叶修在那之后接受了三轮的心理咨询。原因是他不认为苏沐秋死了。

他声称他在下线时仍然感受到了苏沐秋的意识。他认为苏沐秋仍然活着,只是意识脱离了身体。

“如果他还存在于系统中。”他道。“那他是不是获得了真正的永生?”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总部判定叶修的精神状况不适宜继续进入系统,他或者继续接受心理治疗,或者就此退役。

叶修选择了后者。


“老朋友都让我向你问好。”魏琛道,他将一块磁卡扔给叶修。“接着。”

“这是什么?”叶修问。

“当作你的退休金,或者送别礼。”魏琛道。“内部福利。研发部最近还在内测的新系统,人工智能。”

“你知道我不喜欢人工智能。”

“你会喜欢这个的。”魏琛靠上门框。“大家都担心你,老叶。你可以拒绝心理评估,但至少让个什么玩意替我们看着你。”

叶修拿起磁卡,EPA0873。

人工共情系统。

“系统已经装在你的公寓里了,用磁卡就可以激活。”魏琛道。

“谢了。”叶修挥手钻进车里。

他把车窗摇上去,魏琛在窗外喊道。“你随时都可以回来。”

叶修朝他招手,按了两次喇叭。


汇入高速后叶修看向他的副驾驶。那上面堆着一个登山包,还盖了一顶遮阳帽。登山包是他的,遮阳帽是苏沐秋的,他带走了他和苏沐秋两人的物品。

他打开车载音响,继续播放的是上次没听完的光碟,蓝调爵士,苏沐秋选的碟。

“穿过深夜酒吧,穿过地铁和霓虹灯。”

叶修跟着哼了两声。

“在某处有着宁静的夜空和宁静的星星。”

他翻起遮光板。

“我的爱人就在苍穹之下。”


他看向车斗,魏琛给的磁卡就躺在那里。

EPA0873。人工共情系统。

在那一刻,叶修想他或许的确会需要这个人工智能。他坐在他和苏沐秋一起买的车里,副驾驶放着苏沐秋的遮阳帽,听着苏沐秋喜欢的歌,而不论他是否相信他的搭档已经死去,事实是苏沐秋此刻的确不在这里。

不在这里,却又无处不在。

音响里的歌唱道“穿过陈旧大厦的影子”。

“越过工厂车间和断裂的领带。”叶修跟着接道。

“我们的伊甸园迎来日落。”

他在方向盘上打出节拍。

“我的爱人就在余晖之下。”




3-


“那是17年的7月。”王杰希道。

“是的,先生。”EPA0873回答。“我在7月5日被激活。”

“叶修激活你的目的是因为他的伴侣以及搭档苏沐秋在同年6月18日死亡。你的首要职责是确保他的创伤恢复。”

“是的,先生。”

“记录显示他并没有主动申请获得人工共情系统。”王杰希道,他抬起头。“他是否曾给你下达明确的任务指令?”



他们的公寓同样是总部分配的。

他们的公寓,但事实上,苏沐秋和叶修都从未来过这里。他们大部分时间待在总部,这套公寓更多只存在于员工福利指标上。

如同申请上描述的那样,这套公寓有一间客厅,厨房,主卧,书房,和客房。家具设施一应俱全,总部提前派人来打扫过,因此大部分用品都是崭新的。


叶修分了两次将行李搬上去。他打量公寓的内设,思考如果苏沐秋还活着,他们有一天或许就将在这里度过退休生活。

他将行李摊在客厅,先放了些物品到主卧。但出于某些原因,他觉得他无法在那个房间待下去,于是转而将他的用品放到客房。

苏沐秋的东西起初叶修没打算动,随后他意识到他们早有许多生活用品混在一起,他无法区分到底是谁的,因此他将苏沐秋的部分也整理出来。


做这些的时候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宁静。他的身体和头脑都感到放松,他能清晰地回忆起苏沐秋曾经在什么时候发表过对他的物件的什么看法,哪个也许可以放在书架上,书架不要用哪种书立,什么颜色的纸箱搭什么颜色的柜子,就像他正在以旁观者的角度回顾他生活的细节。他从这些细节中感到亲切还有安全,熟悉,井井有条。他将他和苏沐秋的东西归位,就像也将他的记忆和情感归位。


叶修最后处理的部分是衣服。他将他和苏沐秋的衣服都叠好放在了主卧的衣柜里,又取了一小部分他会用到的放在客房。

做好这一切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沙发上的塑料膜还没取下,但他没有在意这些。叶修坐在沙发上,抬起头环顾室内的摆设,随后又一次想到如果苏沐秋还在,他们有一天或许就将在这里度过退休生活。


今天第二次,他意识到苏沐秋此刻确实不在这里。



“然后他激活了我,先生。”0837道。

“但那时他还没有输入指令。”

“没有,先生。我被接入家政系统,因此同时拥有对公寓的操控权。在叶修激活我之前,我保持了对室内的影像记录。”

“之后你回去看这些影像?”

“是的,先生。”

“你为什么这么做?”

“为了理解,先生。为了更好地理解我的使用者。”

“这在程序中吗?”

“程序规定我保存记录以随时提取,先生,程序规定我从使用者的生理数据来理解他。这不是一级指令,但没有被禁止。”

王杰希道。“从你被激活的那一刻起,你是否有立即开始监测你的使用者的数据?”

“是的,先生。”

“你感到什么?”

0873抬起头。

“我感到失去,先生。”



“选择EPA,见证新时代的开启。”

他面前的液晶屏停留在最后一句话上。

“是否确认激活?”


指令灯闪了两下。


“欢迎使用共情-认知与模仿系统。”一个女声响起。“我是EPA0873,第一代人工共情系统。您正在使用的是内测版本。请确认您的偏好设置:输入您的称谓偏好。”

“叶修。”

“您好,叶修。请确认您的语言偏好。”

“中文。”叶修道。“能不能把人称代词也改了?不要叫您,听着怪别扭的。”

“指令确认。请输入你的语音系统偏好。”

“男性。”

“指令确认。”一个年轻男性的声音取代了原先的女声。“请为共情系统指代称谓。”

“给你的?”

“是的,先生。”

“别叫先生。”

“指令确认。”

“随便取什么都行?”

“指定称谓是为了方便使用者用语音唤醒系统。”

叶修后退一步思考。

“你能自己决定你的称谓吗?”

指令灯闪了闪。

“如果使用者开放网络连接,可以。”

“开放网络连接。”叶修道。

“指令确认。确认授予自主命名权。”



“你给自己选的名字是喻文州。”王杰希看向档案。“为什么是这个?”

“采用中文命名方式,先生。”0873回答。“第一个字是姓氏,随机抽选,之后一至三个字组成名字,随机抽选。”

“随机?”

“单独的文字不具有意义,先生。”



叶修摸出一根烟。

“叶修是我的名字。”他道,看向屏幕。“不是我取的,我的父母给我的,就像你的创造者,但你只有这个……”

“0873。”人工智能道。

“对。”叶修道。他没有将烟点燃,仅仅放在嘴里叼着。“0873,那只是一个代号。而一个名字不应该那么草率,那至少应该经过一些时间思考得到。”

“处理程序的长短能决定一件事的价值。”0873道。

“我喜欢你说话的方式。”叶修短促地笑一声。“就像你给什么都要下一个结论。”

“我从数据库中调取回答。”

“没有说那不好。”叶修道,他忽然抬起头。“你还有点脾气,是不是?”

“人工共情系统只读取他人的感情,叶修。”

“你的确有点脾气。”叶修道。

指令灯亮了亮。

“无法理解指令。”它道。

“但是你说的是对的。”叶修道。“你投入心思去思考一个名字会赋予它意义。”

“意义。”

“事物不仅是事物本身。”

“EPA是产品代码,0873是编号。使用EPA0873可以检索我的配置和出厂性能。”

“不是这种意义。”叶修笑起来。“你需要认可它,你愿意让它代表你的身份。”

“认可。”0873重复。

“是的。就像如果现在在我面前的是0874,我会知道你们有些不同。”

“所有EPA一代的出厂设置是相同的,叶修。”

“完全一样?”

“在被使用者激活后,我们会因为使用者的选择而出现发展差异。”

“但那只是因为使用者。”

“只是因为使用者,叶修。EPA是服务型工具。”

叶修看向屏幕。


“好吧。”然后他道。“我想喻文州的确是个好名字。即使是随机生成,那也是你选择的。在某种程度上,人们会说命运决定了你的名字。”

指令灯闪烁一下。

“所以我会这么叫你,喻文州。”叶修道。“不是任何一个人工智能,只是你。代表你的身份,还有你的自由选择。”他放松下身体。“而我希望有一天它会具有意义。”



“那是你被激活的第一天。”

“是的,先生。”0873道。

“叶修是你见到的第一位人类。”

“是的,先生。”

“你没有对除了他之外任何人类或者人工智能更早的记忆。”

“没有,先生。”

“而他给你的第一项指令是为你自己命名。”王杰希坐直身体。“你对此感到什么?”



“叶修。”0873开口。

“什么?”

“你需要我的其他服务吗?”

“为什么这么问?”

“我感到你或许需要。”

叶修转过头。

“对,”他想起来。“你的那个共情系统。”

“是的,叶修。”

“你刚才一直在工作吗?”

“是的。”

他抬起头。“你感受到什么?”

“你的肢体语言很放松,但你的激素显示你正在戒备状态下。”

“你是说我很紧张?”

“人类进入陌生环境的正常反应,叶修。”0873回答。“程序判定你刚刚离开熟悉的环境。”

“那我想你的程序是对的。”

“但那不是全部。”人工智能等了两秒。“我检测到其他成分,叶修。我认为你正在……回忆。”

“回忆?”

“还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判断成因。”

叶修看向它。

“我失去了一些东西,喻文州。”他道。“这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失去。”0873重复。

“是的。”

指令灯闪了一下。

“程序判定你需要陪伴。”

叶修笑起来。

“所以我不打算让你下线。”他回答。“用这些时间了解一下这个地方。你是这里唯一的人工智能系统,我猜我只能靠你了。”



王杰希看向0873。

从始至终,它都保持着一种温和的表情。那是人造的,近似一个笑容,所有共情系统都具有这个设置。

你感到什么?王杰希问。

0873看向他。

“我感到被承认,先生。”回答。



tbc


可参考bgm: Almost Human

我自己从今年开始接受临床方面的训练,中间讨论到“没经过训练直接达到高度敏感/共情”的例子时就觉得很老喻,因此有了这个脑

CR5964是黄少天 (CR对应Child Care)文中也许没有透露,但cptag一定诚实

也许已经有朋友发现老喻的正确缩写应该是EAI,老黄则应该是CC,所以,如果有朋友疑惑为什么会是EPA和CR——

因为

我觉得EPA和CR写起来比较好看:3c


以及写的时候想到的沙雕脑:

叶修:上网谷歌一下喻文州看看我的人工智能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叶修:谷歌

谷歌:喻文州-电竞小说《全职高手》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之一

叶修:哇哦


最后还是衍生链接

AU系列:

双向连接 - 环太平洋AU 

无所不能 - 超能力AU 

德鲁伊会梦见半羊人吗 - 神奇生物AU 

当太阳升起 - 战争AU 

水手,乞丐,小偷,间谍 - 谍战AU

随便什么AU都可以讨论群:745295807

(验证写三遍大力水手王杰希)

热度(108)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