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昨天下午看到甘肃跳楼事件后我在微博发布的博文

我记得我知道我同学跳楼死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这个日子,六七月,下午。我也记得返校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我隔壁一排,前后桌,讨论他到底为什么跳楼,讨论他怎么死的,讨论他家有几层。

他们的语气让我很难想象他们正说着我们已经死去的同学,他们都那么兴奋,那么骄傲,就好像他们掌握着什么无人知晓的秘密,而谁能第一个说出他自杀的原因就能立刻得到一百万奖金。我还记得我朋友的母亲说,她要是那个孩子的父母,早知如此,不如一出生就掐死算了。

我的同桌那时对我说,她觉得这一切都很不可思议。她说她今天早上上学,看到路上行人都走着,地铁也在运行,电线上还有鸟,她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好像什么都没改变,好像没有一个人消失了。


自杀是一件很难一概而论的事情。你没办法说一个人就是不应该死,或者就是应该死(也许因为整个世界都很糟糕)。对这件事而言,知晓其中的缘由总是很有必要的。

激情自杀和计划自杀有很大的不同,自杀者正经受的是物理(物质)还是心理上的痛苦也有很大不同。当你看见一个人准备自杀的时候,直接上去劝阻并不一定是正确的选项。相对更合适的是去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尽可能地理解,体会他的处境,然后再看你是否能给到帮助。而无论你做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同时记住选择权仍然永远是他的。对我来说这应当是一种尊重。对他人的权利,还有生命本身的尊重。

但事实上我很少看到人们对这样的事件产生以上的反应。

更多的是对这个行为在了解前的评价,是直接说“自杀就是不负责”,或者“死得好,因为大家都应该去死”,是把这件事当作谈资,就像它的价值只是个八卦,是像今天的新闻一样发朋友圈,贴吧,起哄,还有鼓掌喝彩。
所有这些都很难让人体会到其中对生命的尊重。在我们作为人类这样微小、微不足道的存在中,我们却如此热衷剥夺、还有评判我们的同类被给予的最重大的权利。


我妈小时候经常教育我情感是无关紧要的,尤其当它阻碍到了事件本身的发展。如果一个人死了,如果他和你非亲非故,为这件事神伤是很错误的。即使是你的亲人死了,你应该做的也是立刻振作起来,去处理之后的事,因为总有事情比你的情绪更重要。假如那时她知道我现在正因为一个陌生女孩的死而在街上大哭,她应该也会这么告诉我。


但我想也许有些事就是应该感到难过的。我们事实上拥有着逻辑和感情两套运算法则这件事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所以我行使我的权利感到难过,也行使我的权利把我的感受写下来。

6.24

热度(256)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