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鲁伊会梦见半羊人吗

神奇生物AU

“叶修。”黄少天道。“我觉得你喜欢苏沐秋只是因为他的羽毛亮晶晶的。”


1-

“就这样?”地精问。

“当然就是这样。”龙回答,满足地从鼻息中喷出一口烟。“我活了太久,只需要动用我一点智慧就能成为人类的圣喻。”

“所以你真的拯救了那个国家?辅佐了他们的国王,给予了他们智慧和火种,然后让龙永远出现在人类的历史中?”精灵探头。

“显而易见。”龙叠起他的爪子。

“那为什么,”精灵思考,“在人类的传说中,龙通常贪财,喜欢珠宝,除了会喷火没有特殊技能?”

“还总是抢走公主再被勇士砍断头颅!”包荣兴大喊。

“关于这点。”叶修声明,“那是因为他们局限的智力不能真正理解哥的价值。”

“但你的确喜欢珠宝。”罗辑指出。

“我喜欢会发光的东西。”龙回答。“谁不喜欢会发光的东西?”

“但你也不需要把它们堆满你的洞穴。”精灵说。“还趴在它们上面。”

“哦,这不是我的。”叶修动了动,他翅膀下的金币哗啦作响。“这是叶秋的。”他将尾巴甩向他们身后更巨大的一座金山。“那才是我的。”

精灵眨了眨眼。

“抱歉。”罗辑道。“但这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是我比我弟弟更有钱?”叶修诚恳地回答。



2-

“你一定是疯了才要养这个玩意。”王杰希冷静地说。

“大眼,和你们人类不一样,龙是一种大度的动物。”叶修心情好地回答。“大度,而且助人为乐。”

“助人为乐?”

“他受伤了。”叶修解释。“你看不出来?”

王杰希难以置信地看向他。

“叶修。”他开口。“这只独角兽原本只是在森林里睡觉。”

“但他到现在都没醒,那就肯定是哪里出了点问题。”叶修道。“也许是内伤。”

“如果有什么魔法生物受伤了,叶修,”王杰希提高声音。“我会比你先知道。看在随便什么的份上,我是个巫师。”

“可你本质上是个人类。”叶修指出。“人类都很愚蠢。”

他们面前的生物动了动,龙和巫师停止争执。

“他要醒了。”王杰希道。

“安静。”叶修用尾巴打他。

独角兽睁开眼睛。这是一头健康的雄性独角兽,有着银色的鬃毛和漂亮的蹄子,他看向四周,似乎难以理解为什么自己在这个地方,然后他看见一旁的龙和巫师,于是他的眼睛睁大了。

“操。”独角兽说。

“他还会说脏话!”龙惊喜地喊道。



3-

“我的天啊。”黄少天张大嘴。

“我看不出有任何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张佳乐回答。“你是一条人鱼,你的伴侣是塞壬,你认识两头龙,两只凤凰,还有半人马,半羊人,和狮鹫,并且你面前现在就站着一匹天马——这有什么特殊的?”

“但他是只独角兽啊!”人鱼大喊。

“独角兽怎么了?”天马问。

人鱼震惊地看着他。“独角兽,张佳乐。”他回答。“你难道没有童年吗?”

“什么童年?”

“就像你会幻想有一天你会看到一头独角兽,他们会吐出彩虹,还能用头上的角打开仙境,他们会有粉色的毛还有特殊的花纹,而且他们都会变成公主!”

“当你自己就是一匹天马的时候,我真的看不出什么幻想独角兽的必要。”张佳乐回答。“他们长了个蠢兮兮的角,而且还没有翅膀。”

黄少天看向孙翔。“他绝对是个公主。”他满怀爱意地说。

“我他妈到底还要在这里待多久?”独角兽大喊,站起身甩着尾巴看向龙。“还有那条叽叽喳喳的鱼和那另一个长蹄子的什么时候可以该死的闭嘴?”

“他还会说脏话!”人鱼热泪盈眶。

“接住!接住!”叶修咆哮着跳起来,“拿个碗来!一滴都不要浪费!”



4-

“喻文州。”黄少天开口。“我必须问你个问题。”

“什么?”塞壬问。

“你会不会为了让我闭嘴给我一双腿?”人鱼道。

“我为什么会那么做?”喻文州惊讶地问。

“因为王杰希说他愿意给我八条腿,只要我能闭嘴。”黄少天回答。



5-

“他是想把你变成人还是变成蜘蛛?”喻文州思考。



6-

“叶修。”黄少天道。“我觉得你喜欢苏沐秋只是因为他的羽毛亮晶晶的。”

“胡说。”龙回答。“他掉毛的时候我一样爱他。”

“那你怎么解释,”人鱼道。“当苏沐秋第一次涅槃,整个烧成一团灰不溜秋的褐色毛团,你跑来对着所有人大喊苏沐秋死了?”

龙欲言又止。

“叶修。”人鱼加重音。

龙没有说话。

“我现在开始质疑我们的友谊了。”人鱼陷入自己的思绪。“你必须回答我,你把孙翔捡回来是不是因为他的角会发光?你认识王杰希是不是因为他的魔杖会发光?楚云秀是不是因为她的翅膀?魏琛是不是因为他的眼睛?我的天——我是不是因为我的鳞片?”

龙仍然沉默。

“这太让我难过了,叶修。”黄少天说。

“叶修,你能不能直接回答他?”金山的顶端传来一声大喊,一只火红的大鸟从上面探出头,他张开翅膀,羽毛上燃烧的火焰照亮了洞穴。“如果你不打算说,那我就会告诉他。”

龙从喉咙中发出一声吼声,他低下头,叹着气将脑袋盘到了翅膀上。

“少天,”叶修开口。“那是因为我真的以为他死了。”

“什么?”

“在苏沐秋之前,你有多少机会真正见到一只不死鸟?”龙抱怨。“而且也没人告诉我他们的涅槃期就和生理期一样,不但郁郁寡欢,还会真的暴躁成一团大火球。”

“我听见了!”凤凰远远道。

“总之,苏沐秋自己也没告诉我。那是他第一次涅槃,我估计他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龙道,压低声音。“有时候那些鸟就是傻乎乎的。”

“我也听见了!”凤凰喊道。

“所以我们当时关系有点紧张,”龙解释。“准确而言,我们吵了一架。而龙同时叫做火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拖长音。

人鱼倒抽一口气。

“你以为你把他给烧着了?”黄少天大喊。

“差不多就是这样。”龙嘀咕。“我也想知道一只火鸟怎么自己也会着火。”

“可能因为有些龙就是傻乎乎的。”苏沐秋道。



7-

魏琛转过身。

“告诉我。”他开口,耳朵抖了抖。“是所有人鱼都这么聒噪,还是只有这一只?”

“哦,我想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过周泽楷。”龙指出。

“周泽楷?”

“那边那只,颜色深一点的。”

柴郡猫眯起眼睛。

“我的天。”然后他喊出来。“他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他一直都在。”人马回答。

“一直都在?”

“就是指从你进入洞穴开始,他就在这里。”龙体贴地解释。

“而他到现在为止都没说过一句话?”

“这是个好问题。”龙思考,他转过头。“他有说过吗?”

“看我做什么?”凤凰反问。

“不知道,可能因为你正站在我的背上。”龙道。“或者因为你们应该很智慧?”

“而我还听说龙就是历史本身。”不死鸟啄了他一下。“看看这带给了我什么。”

“我就是历史本身。”龙哼哼。

“你问错人了。”黄少天趴上岸边,尾巴溅起一片水花。“你为什么要问那些陆地生物?他们什么都不懂。你应该问我,周泽楷当然有说话,事实上,他刚才就有和你打招呼。”

“他有?”

他们同时转过头,人鱼沉默地看回来。

周泽楷吐了个泡泡。

“你看,他说他很高兴。”黄少天道。

柴郡猫陷入沉思。

然后他开口。

“就在刚才之前,我还以为文献对人鱼的记载有误。”他道。“我以为他们并不是靠歌声诱惑水手,而是靠喋喋不休把水手烦死。”

“但现在?”黄少天满怀期待地看过来。

“现在,”魏琛回答。“我觉得你们的种族恐怕有着更严重的问题。”



8-

“告诉我他们是一个卵生的,然后大海不小心在创造时把他们两个的语言功能加到了一个身上。”柴郡猫道。



9-

“我只是想试试。”黄少天说。

“别找我。”张佳乐回答。

“但我又不能找叶修。”人鱼道。“除非我希望我下来的时候已经被烤熟了。”

“那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天马回答。“也许那能让你以后都安分待在水里。”

“你不应该剥夺任何一条人鱼上天的梦想。”黄少天指出。

“如果周泽楷这么说,可能我会更相信他一点。”张佳乐冷静地回答。

“或者,我也可以找孙哲平。”人鱼陷入沉思。

“黄少天。”天马开口。“你知道狮鹫为什么有着鹰的爪子吗?”

“什么?”

“因为他们吃鱼。”张佳乐道。



10-

“鹰吃鱼吗!”人鱼大喊。



11-

“吃。”孙哲平回答。



12-

“只是一个问题。如果你不想的话,你可以不回答我,但是我还挺想知道的。”黄少天说。

“恩。”周泽楷回答。

“我保证我没有别的意思,而且我也不是在八卦,张佳乐才喜欢八卦,我真的只是好奇,学术研究,或者你也可以这么想。”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江波涛会喝你的血吗?”

“恩。”周泽楷说。

“等等,真的?那孙翔的呢?他要是喝了你们的血,他感觉怎么样?这肯定和人类的不一样,他会不会觉得太补,或者胃口不习惯?”

“恩。”周泽楷说。

“所以说就像压缩餐一样?我有点理解他为什么喜欢和你们待在一起了。这听上去还挺方便的。”黄少天思考。

“恩。”周泽楷说。

“我真的觉得你们的种族有很严重的问题。”魏琛评价。



13-

“所以你给自己找了个宠物。”黄少天道。“看不出来,大眼。”

“高英杰是我的学徒。”王杰希回答。“我照顾他的起居,传授给他知识,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来了宠物的概念,他是我的学生,或者徒弟,如果你能理解的话。”

人鱼思考。“就像儿子?”

“不是儿子。”王杰希放弃。

“他是雌的?”人鱼吃惊。“她长得不像。”

“不,我说的不是性别——算了,我为什么要和你讨论这个问题?”巫师道。

“我有时候也会想找个人类宠物。”黄少天道。“我可以把他养在海边,定期上岸去看他。”

“把你这个思想和喻文州说说。”王杰希面无表情。

“九头蛇或者地狱犬那种也行。”黄少天诚恳地说。

“我们不奴役别人,少天。”喻文州柔和地道。“我们已经过了那个阶段。”

“那我至少可以有一头鲨鱼?”黄少天扬起尾巴。“我会记得遛它的。”

“少天。”

“海马也行。”



14-

“你总不会让我养贝壳吧。”人鱼可怜兮兮地说。



15-

“你为什么不试试海藻?”王杰希提议。



16-

“但这肯定是个宠物了!”人鱼在看到半羊人的那一刻大叫。“你的儿子有一个宠物,大眼!”

乔一帆惊恐地抬起头。

高英杰不安地动了动。

“他在说我吗?老师?”他看向王杰希。

“是的。”巫师回答。“而这会是我要教给你很重要的一课,英杰。”

年轻的德鲁伊站直了。

“你需要记住,”王杰希开口。“即使作为一个德鲁伊,你的使命便是理解和保护魔法生物——有些时候你仍然应该认清他们的本质。”

“而那是什么?老师?”高英杰询问。

“那就是他们就是一些混球。”巫师平静地回答。“而当这些时刻发生的时候,忘记一切书上教给你的,高英杰。去他的关爱魔法生物,去他的魔法生物有多珍贵,去他的维持魔法平衡——你只需要告诉他们闭嘴去吃自己的尾巴就可以了。”



17-

“但如果他们没有尾巴怎么办?”乔一帆紧张地咩咩开口,“我吃不到我的尾巴!”



18-

“并不是说我想这么做。”叶修声明,看上去不知为何还有些得意洋洋。“但是我吃得到我的尾巴。”

龙低下头衔起自己的尾巴尖。

“而且这感觉还挺好的。”他含糊地补充。



19-

“我也可以!”黄少天大喊。



20-

“我想现在也许你能更好地理解我的意思了,英杰。”巫师道,露出怜悯的眼神。



21-

先知站在森林的边缘。从他身后传来一阵结实的马蹄声,然后一片阴影无声无息地笼罩住他。

“今晚的木星很明亮。”那个声音说。

“我看见德墨特尔的石榴尚未饱满。”张新杰回答。“春季将要推迟。”

“氐宿一和氐宿四呈现蓝色。”韩文清道。

“亚斯托雷斯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恒星云相当密集。”人马道。他弯下头,在沉默中向先知行礼。“愿优拉那斯和你同在。”

“愿喀戎的智慧照耀你们的道路。”先知回答。

他没有回头。在黑暗中,张新杰听见一阵窸窣声。人马缓缓退回森林,他身后的树林重新归于寂静。



22-

“你总可以多来森林。”林中仙子说,“如果你哥想跟着那条龙,你并不需要和他们待在一起。”

“我不讨厌和他们在一起。”凤凰回答,理了理自己的羽毛。“事实上,我很喜欢那种感觉,但就是这点让我忧虑。”

“你在担忧什么?”瓦尔基里问。

“我在担忧我不能永远跟着他们。”苏沐橙道。“我需要在我第一次涅槃前离开我的哥哥,并有我自己的巢穴。”

“何况你也的确应该有你自己的生活。”楚云秀指出。

“我想是这样的。”不死鸟道。“尽管当从我在灰烬中诞生开始,我就没有和我的哥哥分开过。”

“这真古怪。”唐柔开口。“在我们那里,如果你没有死过,并且感受过失去和分离,你不能成为一位瓦尔基里。”

“不论如何,只要你想,森林永远欢迎你的到来。”林中仙子从树枝间跃上地面。“再说,我一直不太喜欢那头龙的巢穴。”

“雄性都很难懂。”她指出。



23-

“你没打算再养一个。”黄少天道。

“我正在思考。”叶修回答。“他看上去受了伤。”

“这一次,我不会反驳你。”王杰希道。“如果他不是被他的狼群驱逐,那我恐怕他的狼群已经不存在了。”

在洞穴中央蜷缩着一只狼崽,还没有成年,并且尚未获得化形的能力。他看上去虚弱,但仍然意志坚定,当龙伸头过去查看,他摇摇晃晃地站稳四肢,发出一声狼嚎。

龙赞许地看向他。

“我想留着他。”他说。

“那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巫师道。“如果我没看错,他是一只头狼。他终有一天将离开你,并建立自己的部落,他不会满足于你的庇护,因为他血液的本性是战斗和领导。”

“那我会很高兴看到那一天到来。”叶修回答。他喷出一道鼻息,小心翼翼地将狼崽圈到他的翅膀下。“但在那之前,他都可以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他低下头,狼崽同样抬起头看向他。

“你叫什么名字,小家伙?”龙问。

“邱非。”年幼的狼人回答。



24-

“我不是。”张佳乐说。

唐柔盯着他。

“我真的不是。”张佳乐后腿一步,翅膀紧紧收在背上。

唐柔敲着腰侧的剑柄。

“我是一匹自由的天马!”张佳乐大喊,嘶鸣一声。“没有人可以骑我!”

“发生了什么?”叶秋问。

“我觉得他长得很像我走丢的坐骑。”唐柔回答。

她盯着张佳乐的背影看了一阵。

“真的很像。”瓦尔基里说。



25-

“谁先到海的对岸谁就赢。”黄少天说。

“赢了能得到什么?”孙哲平问。

“能得到赢的快感!”人鱼大喊。“别想着物质上的奖励,孙哲平,关注你的心灵!”

“我可以让你们先走三分钟。”龙懒洋洋道。“这有点不公平,不是吗?”

“哦,你认为不公平?”黄少天跳起来,尾巴猛地拍上水面。“你认为不公平?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不公平,长翅膀的傻大个。”

“这没有任何可比性。”张佳乐道,刨了刨他的蹄子。“空气的阻力就是比水要小。”

“你在讨论物理?”人鱼惊讶地睁大眼睛。“我们都是魔法生物,你却在这里讨论物理?”

“陪他一次好了,张佳乐。”叶修怂恿。“你又不会因此掉毛。”

“万一我真的掉了呢?”张佳乐谨慎地看向自己的翅膀。

“让孙哲平把它们捡起来做个羽毛枕头。”龙理所当然道。

“如果你说不出什么好话,”凤凰在他的头顶提醒。“那你就什么都不要说。”

“哥说的都是好话。”叶修回答。

“他们在做什么?”高英杰问。

“做魔法生物惯常会做的事情。”王杰希冷静地回答。

“那是?”

“犯傻。”

“但我也想玩。”地精喊道。“老大!能带我吗!”

“你确定你想搅进这件事里?”精灵看向他。“他们中有四个都有翅膀,剩下的有尾巴。”他打量地精。“你有什么?”

“我有腿!”包荣兴大喊。

罗辑呻吟一声。

“哦,我从不打击别人的积极性。”龙感兴趣道。“把包子算进来,至少这样我们就有垫底的了。”

“把你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凤凰问。

“我们就有垫底的了?”

“还有再上一句。”

“我从不打击别人的积极性。”叶修道。

“把这两句话连起来再说一遍。”苏沐秋看向他。“你自己能不能发现一点问题?”

龙思考一阵。

“我发现我很诚实?”他问。

“算了。”凤凰说。


人马在岸边拉开弓箭。

当点燃的箭矢滑过海港,悬崖上响起马蹄声和鹰的尖啸。半羊人仰起头,天马和狮鹫自山崖边一跃而起,就在他们上方,巨龙随着低沉的龙吟显形。他的翅膀遮蔽天空挡住阳光,于他投下的阴影中,火红的凤凰鸣叫着燃烧他的尾羽。

天马和狮鹫朝着海面俯冲而下,马蹄与鹰爪破开海浪,在他们身侧,海水中逐渐浮现另外两道波纹,一条蓝色的人鱼从水中跃起,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的鱼尾掀起一阵浪花,暗色的迷雾环绕在他周围,从中依稀能辨别出塞壬的身形。



26-

“我能看见金星很闪耀。”先知说。

“它向来如此。”人马回答。



fin



*如果你说不出什么好话,就什么都不要说:出处《小鹿斑比》



我又沙雕爽文

其他爽文AU:

双向连接 - 环太平洋AU

无所不能 - 超能力AU

当太阳升起 - 战争AU

水手,乞丐,小偷,间谍 - 谍战AU

EPA0873的自由宣言 - 人工智能AU

745295807,一个群号码,给所有喜欢讨论各种各样AU的朋友。为什么建群,因为我无聊又孤独,而且脑洞讲出来就不用写了,动动手指救人一命

验证写三遍大力水手王杰希



*每个人到底是什么生物的列表:

龙 - 叶修/叶秋(就是很龙)

不死鸟 - 苏沐秋/苏沐橙(伞哥不会死,伞哥只是涅槃重生了)

人鱼 - 黄少天/周泽楷(没什么特别的,当我想到小美人鱼拿声音换腿的故事我就觉得我必须要让这两位朋友成为人鱼)

人马 - 韩文清(严肃沉稳可靠的战斗人马,纳尼亚骁勇善战的人马永远是我梦中情马)

天马 - 张佳乐(绝对有粉色的鬃毛)

狮鹫 - 孙哲平(狮鹫就是很帅)

独角兽- 孙翔(他这么宝贵啊!!)

吸血鬼 - 江波涛(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江波涛很适合做吸血鬼)

半羊人 - 乔一帆(很半羊人,想看乔一帆的雀斑)

狼人 -  邱非(脆弱又强大的小狼,大概就是失去狼群的幼年Alpha)

地精 - 包荣兴(友善的地精,不暴躁,也没有胡子)

精灵 -  罗辑(小精灵那种,不是中土那种)

林中仙子 - 楚云秀(魔法生物怎么能没有林中仙子)

瓦尔基里 - 唐柔(我也不知道女武神算不算魔法生物,假装算吧)

柴郡猫 - 魏琛(其实我想的是凯西,就是包括穿靴子的猫/柴郡猫一类全部都算做这种,有点神奇又有点损的智商很高的会说话的猫,但写下凯西这两个字有点出戏)

塞壬 - 喻文州(不是人头鸟身那款!唱歌大概比黄少天好听)

巫师 - 王杰希(不多说了,魔法王杰希)

牧师 - 方士谦(完了写到这里才发现忘了让他出场)

先知 - 张新杰(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张新杰很适合做先知)

德鲁伊 - 高英杰(必须有德鲁伊)



*所有神奇生物的形象脑补出处:

龙- 没有特殊脑补来源,好看就行

不死鸟- HP/福克斯

人鱼- 没有特殊脑补来源,好看就行

人马- HP/纳尼亚

天马- 希腊神话

狮鹫- HP/希腊神话

独角兽- HP/芭比公主/小马宝莉

半羊人- 纳尼亚/波西·杰克逊

地精- 在挪威的生活经历,很难用语言描述

精灵- 彼得·潘

林中仙子- 波西·杰克逊(希腊神话)

瓦尔基里- 守望先锋/雷神3/北欧神话

柴郡猫- 爱丽丝梦游仙境/穿靴子的猫

塞壬- 没有特殊脑补来源,好看就行,不是女的

巫师- 魔兽

牧师- 魔兽

先知- 没有特殊脑补来源,好看就行

德鲁伊- 梅林传奇



*张新杰和韩文清到底交流了什么:

木星的守护神是宙斯

德墨特尔是大地女神,她的女儿佩尔希乐因为吃了冥界的石榴而每年不得不有四个月留在冥界,那段时间就是冬季

氐宿一和氐宿四是组成天秤座的行星

天秤座的守护神是正义女神亚斯托雷斯

射手座(半人马星座)由恒星云组成

优拉那斯是预言之神

喀戎是希腊神话中英雄的半人马老师

金星的守护神是阿芙罗狄特


所以事实上大概就是:

21-

韩文清:今天日子还行

张新杰:今年冬天真冷

韩文清:这世道还行

张新杰:这世道之后也还行

韩文清:再见

张新杰:再见

26-

张新杰:这小情侣真多

韩文清:这小情侣一直这么多


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看这两个朋友严肃地用没人看得懂的方式对话

热度(840)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