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由此开始

环太平洋AU - 双向连接 番外


会见室的门打开。

苏沐秋抬起头,一个穿着PPDC制服的男人在玻璃那侧坐下。

他挑起眉毛。

这是一个高挑的男人,长得和之前来到这里的另一个几乎一模一样。他能从发型上做出细微的区分,但最显著的区别还是他们的举止,这个看上去像是刚从什么商业会议上走下来,而另一个则随意得多。


“你好。”男人拿起他那一侧的通讯器。

“你们是双胞胎还是什么?”苏沐秋问。

“你分得出来?”男人问。

“这很明显,”苏沐秋回答。“你们一点也不一样。”

“很多人恐怕会和你持相反意见。”男人回答。“但你的观察是正确的,苏沐秋先生。”

“苏沐秋就行了。”

“苏沐秋。”男人没有坚持。“之前你见到的是我的哥哥。”

苏沐秋靠回椅背。

“那为什么今天是你?”

“这不在你能获得的信息内。”

他耸肩。“好吧,那你今天见我是为了什么?”

男人没有回答。


他看向他,就像在观察或者判断一件东西的价值。事实上,自从苏沐秋被带到这里,他感到他就一直处于被审视的焦点。

“在我陈述我的意图之前。”男人开口。“你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问题?”

“没有,除了那些老生常谈。”苏沐秋回答。

“比如说?”

“比如说关于我的妹妹。”苏沐秋道。“我想知道她在哪里,我想见到她,我还想知道你们不会把她随便扔给哪个孤儿院。”

“她正得到很好的照料。”男人说。“但我恐怕你暂时不能见到她。”

“因为我还在’观察期’?”苏沐秋讽刺。

“你会一直保持在这个状态,直到委员会做出判断。苏沐秋先生——”

“苏沐秋。”

“苏沐秋,”男人点头。“我希望你意识到私自仿造机甲是一件相当严重的罪状,你窃取了设计图,庞司连接系统,还从已经退役的育空喧嚣者上卸下了副反应堆——”

“我没有窃取设计图。”苏沐秋恼怒地打断。“那是我自己设计的。”

“那能否解释一下你如何获得人机连接的核心科技?”

苏沐秋举起手。“让我们这样来说。首先,我不知道庞司系统是什么,从来没听说过,我只是按照我的设想模拟了猎人机甲,如果它凑巧和你们的一样,那我猜那仅仅意味着你们不是很有独创性。”他顿了顿。“其次,我也许的确骇进了你们的内部系统,但关于那个,我觉得一个多国合作组织应该做得更好才是。为什么不能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问题,例如我其实帮你们做了个免费的系统漏洞测试,现在你们可以好好升级一下你们的防火墙?”

“私自建造机甲可以让你在监狱度过终身。”男人平静地回答。

“说点我不知道的。”苏沐秋道。


男人向前探身。

“苏沐秋。”他开口。“让我理清一下你现在的状况。”

“你现在面临DARPA委员会的最高指控。事实上,当我说最高,那同样意味着你是第一个触碰这条罪行的人。在你之前没有人这么做过,而且我也怀疑在你之后还会不会有人做得到。”

“那看来我独一无二。”

男人挑了挑眉。“一定程度上来说,是的。”

“让我猜猜,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还在这里,不是吗?”苏沐秋眯起眼睛。“你们在考量我的价值,你们缺少人手,缺少研究机甲的人手,而现在你们面前就站着一个……你们不可能让一个人才在监狱中荒废。”

他仰起头,有些得意地露出一个笑容。“你们想招募我。”

“我能看出你的观察力事实上和你的技术一样出色,苏沐秋。”男人回答。“不过有时候太过敏锐也并不是件好事。”

“那我想今天你是来和我谈条件了。”苏沐秋笑起来。他的眼睛中闪现着自信的光芒,而即使他还穿着囚服戴着手铐,男人开始相信这就是那个凭一己之力造出单人机甲的人。“我只有两个要求。”他道。“第一,如果我加入PPDC,我要求苏沐橙的全部抚养权,第二,我要你们把沐雨橙风还给我。”

“沐雨橙风?”

“我造的那台机甲。根据我妹妹的名字命名。”

“看出来了。”男人回答。“关于你的第一个需求,我们也许可以让你和苏沐橙生活在一起,但她的监护权将仍然属于PPDC。”

“你们要个小孩的监护权干什么?”苏沐秋问。

“那样也许另一个没有被剥夺政治权利的员工可以给她更好的照料。”男人平静地说。“好过一个还在假释期的哥哥。”

苏沐秋坐回椅子上。

“如果你们认为我是一个罪犯,那我只能永远做一个罪犯。”他说,然后抬起两根手指。“那我换一个要求。”

男人示意。

“让你的哥哥做她的监护人。”苏沐秋道。

“什么?”

“你的双胞胎哥哥。”苏沐秋回答。“他是我在这里唯一认识的PPDC成员,而且他看上去是个好人,所以如果一定要有什么人照料我的妹妹……我希望是他。”他盯着男人。“但不包括你。”

“这事实上可以被安排。”男人回答,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很快调整情绪,继续道。“那关于第二点,你私自建造的违禁机甲现在正被委员会保管,我们对它进行了初步的检查——没有破坏或者改动任何零件——然后发现了一定程度上的漏洞,虽然我不得不承认,它的整体性能值得称赞。”

苏沐秋紧盯着他。

“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要向你展示这个。”男人道,抬手展开一块虚拟触摸屏。隔着会见室的防弹玻璃,苏沐秋看见一张三维投影的设计图,那是一台机甲,毫无疑问,他伸出手,带着惊讶和赞叹欣赏她的设计。

“嘉世。”然后他喃喃出了这台机甲的名字。


“看来你对机甲的熟悉程度超过你对她的驾驶员。”男人道。“是的,这是嘉世。我和我的哥哥正在驾驶她。”

苏沐秋猛地抬起头。

“你们是嘉世的驾驶员?”他问。

“以你的观察力,我很惊讶你到现在都没发现。”男人回答。“双胞胎在心智共感上相当有优势。”他回敬了一个笑容。“你应该想到这点的。”

苏沐秋没有反驳他,他忙着查看设计图上的每一道数据。整个会见室被投影的光芒点亮,蓝色的光晕围绕在他身侧。“核反应堆,冷处理器,等离子加农炮,腕刃,”他飞快地滑动手指。“一代机甲,核动力作用,防御性与攻击性适中,移动力仅次于隐形狼人……”他轻叹。“这是个艺术品。”

“而如果我现在希望你改良她。”男人冷静道。“你会怎么做?”

“加固驾驶舱,首先。”苏沐秋放大机甲的头部。“固定头部的移动轨道,增加雷达配备,我不确定你们现在正用着什么内部系统,但我会建议你们使用环形屏幕监控。她是核动力驱动,所以我会考虑双核系统,在腿部增加两个排水阀门,同时替换你们现在使用的外壳金属——增加她的防御性,以及保证她的灵活。”

“我能看见她主要的攻击武器是等离子炮,她的优势在于均衡性,不像霸图依赖于物理攻击,或者微草依靠肘部变换的武器。现在逃生舱位于胸腔,传送至驾驶舱还需要三十几秒,如果要我来设计的话,我会将逃生舱存放至肩膀,至于胸腔,”苏沐秋咧开嘴。“冷冻炮,要我说的话。”


男人有一阵没说话。

他同苏沐秋一起看向那张立体投影,然后他开口。

“那如果我现在说,我们希望你来完成这些改良的话……”他道。“你有多大的把握完成?”

“你在开玩笑,是吧?”苏沐秋回答。

“我是认真的。”男人说。

“你们要让我来负责嘉世?”苏沐秋道。

“我正在评估你能否胜任。”

苏沐秋张开嘴。

“我可以完成。”然后他说,声音急促。“我可以完成。我保证。只要你们给我足够的资源,还有人手。”

“我们的预算会是有限的。”

“那就告诉我你们的预算!我能做到,我能把她弄出来。”他抬头看向嘉世,他的声音放轻。“我会让她所向披靡。”


会见室的电子门发出一声声响,男人收起投影站起身。

“我想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你们可以考虑我的提议。”苏沐秋看着他。

“我们会的。”男人回答。他向苏沐秋颔首。“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叶秋,希望不久之后我能在碎片穹顶见到你。”

“苏沐秋,但你已经知道了。”苏沐秋回答。

叶秋笑了笑。


他走向门口,在快离开时突然转身。

“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你想要搭档?”

“一些工作组就可以了,我也习惯单干。”苏沐秋耸肩。

叶秋看他。“你觉得王杰希怎么样?”

苏沐秋眨了眨眼。

“谁?”

“微草的机械师,很可能也是下一任驾驶员。”男人回答,扬起手大步离开。“你们可以一起工作,我觉得你们会合得来。”



在叶秋的到访之后,苏沐秋有一周没有访客。

叶秋和他的哥哥很不一样,但他也逐渐能体会出一些相似点。那对双胞胎都相当大胆,而且在他们身上,他能感受到一种吸引他的潜质。

如果他事实上要成为嘉世的机械师,他想他并不会介意和这对兄弟搭档。


一周后,看守带着另一个穿着衬衫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

那个人朝他露出微笑,他背着一个公文包,手里还拿着一叠材料。“方世镜。PPDC香港技术部的负责人。”

“很高兴见到你?”苏沐秋回答。

“见到你也是我的荣幸。”男人道。“我相信叶秋已经和你解释了大部分事情,所以我想你应该在等待我的到来。”看守解开他的手铐,苏沐秋缓缓站起身。“你需要签署一些文件,或许还要佩戴三个月的定位仪,但在那之后,你就是个自由人了。”


方世镜带着他走完了程序。

他不得不完成冗长的宣誓,录音,签字,还有在各种文件下留下手印。他们采取了他的DNA备份,并在他的脚腕上佩戴了监控用的定位仪。但当苏沐秋走出那扇大门时,他身上穿的已经是PPDC的制服。他洗了个澡,头发重新长出了一点,他们甚至还给了他被捕时带着的背包和手表。

他感觉焕然一新。

他们搭乘直升飞机来到香港,当苏沐秋从窗户中看见沿着海岸线建造的军事堡垒,他的呼吸急促。他并没有太强的爱国主义或者奉献精神,但是他愿意为他热爱的东西投入。在这之前,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证苏沐橙和他的生存,而现在,第一次,他有可能真的为他想投身的事业付出。


他跟着方世镜简短地参观了穹顶,嘉世还在六号仓库维修,因此他没能立即看见她。他们在他的宿舍放下行李,然后苏沐秋想起来什么。

“嘉世的驾驶员是不是也在这里?”他问。

“你说叶家的兄弟?”方世镜回答。“是的,他们可能还在训练室,你需要我带你过去吗?”

“不用。”苏沐秋道,他点头。“我记得训练室在哪。”


理论上来说,他想他很可能需要感谢这对双胞胎。他们显然为他做了担保,不然他不可能那么快离开监管。

而且他的确应该和未来的队友打声招呼。苏沐秋思考。


当他靠近那片区域,他放慢脚步。训练室的门没关,他能听见里面传来一些声响,有些是吼声,有些是说话的声音,还有打击声。他不确定驾驶员的训练是怎样的,于是他小心地从门缝中挤进去。他看见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背对着他,另一个在那人对面,他们手里各举着一根长木棍。

“你出手太慢了。”背对着他的人说。“我刚才卖了个破绽。”

“你没有。”另一人回答。“你只是重心不稳。”

“你这么觉得?”前一个人问,撑起长棍走过去。“那我们应该再来一局。”


苏沐秋清了清嗓子。

两人同时转过头,他们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啊。”正对着他的人站起身,“你来了。”

“方世镜告诉了我你们在哪,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苏沐秋回答,视线落在那个原先背对他的人身上。那人穿着一件几乎湿透的T恤,手臂上有肉眼可见的伤痕。

他挑起眉。

“我想我欠你们一句谢谢。叶秋……和叶秋的哥哥?”


那人张了张嘴。

他转过头。

“你没告诉我会这么快。”他责备地看着他的弟弟。“我们该去停机坪接他。”

“你也没告诉我你想去接他。”叶秋回答。


苏沐秋走下台阶。他看见那个男人转向他,于是他伸出手。

“苏沐秋。”他说。“嘉世机械师。”


男人看着他。随后他笑起来,就像他们曾经的一些会面中他会做得那样。

“叶修。”他回答,“嘉世主驾驶员。”


他握住他的手。

“欢迎加入PPDC。”



fin



给 @鱼妹 

我昨天发现今天是什么日子,于是就写了点

这段剧情发生在环太平洋时间轴的2017年,而根据表格里的设定,可以看到这年叶修21岁,我很久没干这种在特殊的日子发东西的事情,总之,我觉得这是个有趣的巧合

热度(59)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