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不能 -3

超能力AU

01  02


3-


他的头顶是夏季大三角。

黄少天看见天鹰座,天鹅座,还有贯穿其中的银河。他离营地有一些距离,几乎紧挨着屏障。那是叶修创下的防护力场,它笼罩住整个营地,有效地干扰信号,并隐藏他们的行踪。在视野的边缘,他能看见零星的火光,人影,偶尔有交谈声或是笑声。卢瀚文和乔一帆留在篝火旁边,楚云秀正和苏沐橙说话,叶修和叶秋并肩站在一棵树下,以守护者的姿态注视着整个营地。黄少天听到一阵窸窣声,他低下头,意识到喻文州正看着他,刚刚将脚边的空罐头收拢。

“你在看什么?”他问。

“银河。”黄少天回答。“这里的视野很清晰。”

喻文州仰起头。

“我想是的。”他说。

“你看不见?”黄少天反应过来。

“我能看见月亮。”喻文州回答。

“也许是下午那场雨……或者光污染。”黄少天眯起眼睛。“如果你是叶修,我就能把我的视力借给你。”

喻文州笑起来。“没关系。”他说,视线和黄少天的交汇。“我能想象得到。”


他们听见火星崩裂的声音,屏障状如一道透明的薄膜,在夜色中闪烁出泡沫般的微光。屏障之外,黄少天看见一只灰松鼠站在树枝上,它无法靠近他们,于是很快顺着树干消失。他们听见卢瀚文发出一声惊呼,随后是更多笑声,苏沐秋道:“如果你不打算吃你的扁豆,你至少可以把它们给方锐。”

“于是他就能搞出来一整片扁豆地,然后我们天天都得吃扁豆?”卢瀚文干呕,“不谢谢。”

“它们长不出来。”唐柔说。“我把它们烤熟了。”她犹豫了两秒,语气听上去有点不确定。“烤熟了之后它们就死了,是不是?”她问楚云秀。

“我的天。”方锐抗议。“你们怎么不干脆给我点吞拿鱼酱,好让我造出来一群吞拿鱼?”

“我想吃吞拿鱼。”卢瀚文宣布。

“我有一个吞拿鱼三明治。”乔一帆问。“你要吗?”

“卢瀚文。如果你再拿走一帆的食物,我就让方锐把你的胡子催生出来。”楚云秀制止他们。“你会想要一脸胡子吗?恩?”

“像甘道夫那种?”卢瀚文问。

“有没有人能先问下我的意见?”方锐喊道。

“像邓布利多那种。”叶修回答。

卢瀚文瞪大眼睛。“酷。”他道。“那我会变得很强吗?我会不会有长老魔杖?”

“邓布利多是假的。”孙哲平开口。“甘道夫也是。”

“嘿。”楚云秀打他。

“你有看见过穿着巫师长袍的人在我们头顶飞来飞去吗?”

“那是因为魔法部不让他们被麻瓜看见!”卢瀚文反驳。

“提醒我下次不要把孙哲平和小孩放在一起。”叶修对叶秋道。

“圣诞老人也是假的。”方锐道。

“好极了。”叶秋挑眉。

“瀚文,你该去睡觉了。”叶修和蔼地开口。

叶秋站起身,将一根树枝扔进篝火。

“能力者们。”他道。“我们马上要进入夜间戒备,今天的值班由安文逸和莫凡完成。请所有会发光的控制好你们的光,所有有力场或者磁场的将你们的频率调整到长波,并把你们吃剩的包装袋和罐头都扔到那边的垃圾袋里,谢谢,用手扔,不准使用能力——卢瀚文,如果你把什么东西打湿了你要负责收拾。”

“我可以帮他烤干,”唐柔说。“这很简单。”

“我们也不鼓励包庇行为。”叶秋道。


篝火被唐柔熄灭,围坐在火堆旁的人开始三两回到帐篷或者车厢。

联盟有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所有人自由地使用他们的能力,并以此维持营地的运转。

安文逸是那个飞行者,背后生长着一双巨大的白色羽翼。他通常喜欢待在高处,只有必要时才能在地面上遇见他,他会长时间地待在树杈间,用他的翅膀包裹住自己。莫凡被其他人称为忍者,而他的能力事实上是围绕在他身边的一团暗物质,他能用这片迷雾改变周遭的环境,隐蔽行踪,甚至创造出幻境,他有些离群索居,楚云秀说他曾经创下生活在营地里一周没被人发现的记录。

方锐的能力允许他控制任何生命体的生长,他同样曾属于实验室,三十五号,但黄少天从未见过他。他和叶修一起完成了对营地的防护,时不时催生一些树木以遮挡入口。他的能力同他的组员包荣兴搭配得很好,后者能改变任何他触碰到的物体的形态。如果谁在营地里发现了一个掉在地上的千斤顶,或是一张波西米亚风情地毯,那包荣兴极有可能需要为此负责。“唯一可以限制他的就是他的想象力。”叶修道。“而那大概是包子最不缺的东西。”

吴雪峰是他们中间的气候操控者,他更多时候和年龄较小的成员在一起,照顾他们的学习并训练他们的能力。黄少天看见他创造出一场小型的降雪,卢瀚文在他的指导下尝试将物质中的水分分解出来。由于未成年人的存在,联盟中大部分人事实上都会轮流担任教师的职责。楚云秀带给卢瀚文和乔一帆《宇宙的起源》还有《天体物理》,黄少天很确定苏沐秋还有一张单词表和乘法运算口则。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很轻松的工作。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没有机会完成自己的学业,黄少天九岁时就被实验室带走,叶修和叶秋显然比他更早,楚云秀直到加入联盟才结束逃亡的日子。

“但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胜任。”叶修道。“他们不会有更好的老师了。”

“真有趣,考虑到你的义务教育是在大街上完成的。”叶秋瞥他。

“如果我想的话,我随时可以拿个硕士学位。”叶修道。

“我相信你。”苏沐秋回答。“在’说话的艺术’专业上,你应该获得终身教授。”

“我以为你是站在我这边的。”叶修谴责。

“我当然是。”苏沐秋道,蹲下身在购物袋里翻找。“看,孙哲平给你带了新的洗发露,我早说你得换一个牌子。”

“你正在岔开话题。”叶修指出。

“它的新包装上还有小马宝莉。”苏沐秋道。“这只紫色的叫什么?”


而黄少天发现这一切都有趣极了。他们像是一个部落,族群,或者远离社会的另一个社会。在这里没有人被另眼相待,他们放松而自如,不需要因为普通人的恐惧而压抑,尽情地展现自己原本的模样。聚集在这里的能力者都曾是被抛弃的流浪儿,他们找到彼此,明白对方的伤痛,然后在这样的夜晚一同坐在篝火旁,让新的快乐和归属感抚平过去的创伤。

他感到安全,以及幸福,他甚至没有想过有一天他能再次拥有这种感情。某种程度上,黄少天想这会是他愿意称之为“家”的地方。


“从实验室离开后,我们在东欧待了半年。”喻文州道。他们躺在帐篷里,周围漆黑一片,黄少天摘下他的眼镜,透过帐篷的顶端看见外面的树木和夜色。喻文州的力场舒适地触碰着他的,而那让黄少天想起很多类似的夜晚,当他能感受到的全部就是来自201的温暖。

“东欧?”他问。

“是的。”喻文州笑起来。“关于这个,你得问叶秋。我们当时只想尽量逃离实验室,越远越好,于是叶秋动用了他的能力,然后下一秒,我们已经在拉脱维亚。”

“认真的?”黄少天问。

“我们现在都不知道当时他是怎么想到那里的,他甚至没去过拉脱维亚。”喻文州道。“但那至少给了我们一些灵感,叶秋第二次的转移把我们带到了莫斯科。好消息是,那时实验室还没有渗透进欧洲。我们在那里逗留了半个月,然后尽量朝边境靠近,人流更杂,更容易生存,有不少人是偷渡过来的,我们并没有引起太大注意。”


“最初我们有五个人。我,叶修,叶秋,苏沐秋,还有孙哲平。第一年我们只是尽可能地活下来,我们去做一切我们能找到的零工,为了掩人耳目而从不使用能力。第二年,德国和比利时出现了能力者被捕的消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公开支持隔离能力者,于是我们意识到这样的躲藏也即将迎来终结。”

“就是在那时,叶修产生了关于联盟的想法。”


“我知道他一直有这些念头。他认为我们不应该躲藏,也不应该被剥夺公民的权利。但我并未想过他会付诸行动,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那听起来就是天方夜谭。”

“叶修认为如果我们集结到足够多的能力者,我们会拥有和政府或者实验室谈判的能力。他认为我们至少可以获得一个自治区,或者国家,而在那里能力者可以按照他们的方式建立法律。能力者觉醒的概率是千万分之一,因此全世界加起来也不会超过四位数。这不是一个夸张的数字,不至于造成管理上的混乱,但又同时并不渺小,并且具有着远比它本身庞大的力量。”

“他最终说服了我们接受他的理念,那很大胆,但也同样鼓舞人心。去想象世界还有另一个可能,去想象我们可以亲自让那个可能成真。而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会选择追随他。我们在实验室的经历可以轻易磨灭一个人的斗志,而任何在那之后仍然没有放弃希望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


“比起亚洲和美洲,欧洲的能力者数量要少得多,如果你不看新闻,甚至会认为这不过是另一个登月骗局。叶修认为这是个机会,如果我们在实验室和政府之前找到这些尚未被发现的能力者,我们有可能组建起一个联盟,我们会为彼此创造一个庇护所,并由此获得让我们的声音被聆听的基础。”


“我们最先找到的人莫凡,但直到一年后才说服他加入。在那之后是安文逸,他的年龄比我更小,却对这些事情思考得相当清楚。当我们有了超过十个成员后,我们决定称呼自己为联盟。罗辑的加入为我们敞开了对网路的掌控,那让我们处于信息和情报的优势,也让我们的行动更大胆。我们认为我们已经不必仅仅将目标放在拉拢独自流亡的能力者上,于是第一次,我们袭击了实验室的一个基地。”

“那也是我们第一次损失同伴。伍晨,一个重力控制者,死在了那场行动中。”


“尽管代价惨重,但从结果上来看,我们依然成功了。我们救出了方锐,江波涛,还有李华。同时我们的袭击还为我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关注。”

“行动结束三周后,一个自称楼冠宁的人联系了我们。他并不是个能力者,但他告诉我们他一直在尽力为能力者提供庇护。他在乡下有一个庄园,里面收容了两名能力者,我们与他接洽,然后他表示愿意为我们提供一切经济上的支援。”

“那两名能力者就是乔一帆和许博远。他们加入了联盟,而楼冠宁的庄园成为了我们的第一个基地。”


“楼冠宁并不是唯一一个帮助我们的普通人。事实上,现在我们拥有十几个这样的盟友,他们留在常人的社会,为我们掩护并提供情报。”

“他们的存在让我更相信叶修描述的未来可能成真。”他看向黄少天。“能力者和普通人,平等融洽地相处,没有仇恨,恐惧,和隔阂。”


“那听上去会是我想生活在的未来。”黄少天说。

“你会的。”喻文州回答。

黄少天在黑暗中注视着喻文州,有一会没有人说话,然后黄少天笑了出来。他看到喻文州同样弯起嘴角,于是他凑近他,直到他们的肩膀挨着肩膀,额头碰着额头。

“今天之前,我甚至不会想到这些。”他小声说。

“但现在你在这里。”喻文州说。

“是的,是的。”黄少天回答,他放松下来,伸出手触碰喻文州的脸颊。“而且你也在这里,我想不到更好的事情了。”

喻文州笑起来,将他的头靠上黄少天的手。

“这让我想到从前。”黄少天说,手指跳跃上喻文州的发梢。“但这比从前好太多了。”


“明天我们会和周泽楷碰头,从他那里拿到下次行动需要的装备。”喻文州道,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透出一些光芒。“你要一起来吗?”

“那个普通人?”黄少天问。

“是的。”喻文州回答。

黄少天考虑了一会。

“当然。”他回答。“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普通人会选择和能力者结盟,而且我想参与行动。”他想到什么,然后声音沉下去,“尤其当现在关系到大眼的安全。”

“我们会做我们需要做的一切。”喻文州回答,安抚性地对上黄少天的视线。“他加入了联盟,他就是我们中的一员。我们从不轻易放弃任何一个人。”

黄少天露出微笑。

“我相信。”他说。

“明天我会叫醒你。”喻文州道。



喻文州返回营地后,他和叶修进行了短暂的交流。

他们进入其中一个帐篷。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苏沐秋从中走出来,告诉黄少天和王杰希他们同样可以加入会议。

那间帐篷大约被当做临时的指挥室。黄少天走进去,看见喻文州,叶修,叶秋,孙哲平围在一张矮桌边上。桌子上是一张地图,帐篷的一侧有一个小型的投影仪,上面投影出两分文件。他们显然正在等待他们的到来,因为没有人说话。等到王杰希跟在黄少天身后跨入,孙哲平开口:“我觉得我们还需要更多信息。”

“野兽是我们现在接触到的最接近实验室内层的人。”叶秋道。“如果他对此的了解都相当片面,那我们必须找到更好的情报源。”

“我们可以将这点加入带回高英杰的计划里。”叶修道。

“前提是我们有足够的人手。”苏沐秋提醒。

“我们会有。”孙哲平道。“张佳乐会加入的。”

“我很愿意相信你的判断,但我们必须有后备计划。”叶秋道,他看向黄少天。“你对韩文清了解多少?”

“我?”黄少天问。

“我建议你们先将现在的情况解释一下。”喻文州开口。


“是的。”叶秋点头。他走向投影,放大其中的一部分。“今天下午,几乎就在我们干预你们行动的同时,我们收到了一个移动中的信号。”

“信号的来源是这名能力者。”屏幕上出现一份档案。“平山岳,代号野兽,八年前加入实验室。在上一次援救高英杰的计划中,他和他的搭档巨人阻拦了我们的行动。我们没能带回高英杰,差点折损我们中的一员,但也并非一无所获。撤离前,叶修在他身上留下了追踪器。我们原本希望他能带我们找到实验室的总部,但出乎意料的是,那次行动之后,野兽似乎就脱离了实验室。”


“实验室前几个月在北方进行了多次攻击,包括一次针对政府的指挥塔,此前,实验室从未主动向政府发起任何正面冲突,因此我们猜测其中必定有我们尚未了解的变动。”

“我们需要尽快掌握这部分信息,因为我们感到它或许意味着扭转时局的关键。在罗辑的存在被探测到后,实验室几次升级了对他们网络的加密,我们依然可以绕过一部分防火墙,但却无法得到最关键的信息。”

“于此同时,野兽的行踪一路向东,完全避开了和实验室的接触,我们持续观察了几周,最终判断出他已经完全脱离实验室,甚至可能正被追杀。我们由此将他设为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并展开对他的追踪。我们希望他能提供给我们缺失的情报,但在我们能采取任何行动之前,他的信号突然消失了。”

“直到今天下午。”叶修接上。“罗辑在废弃的东城区重新捕捉到信号,而根据上次交战的经验,我们派出了能最有效针对他能力的队伍。”


“这是我们从平山岳身上回收到的信息。”喻文州开口。他伸出手,投影上重新出现之前的文件。他们的视线转向屏幕,在文件的顶端,写着[摩西计划]。


“摩西?”黄少天问。“就像那个劈开红海的摩西?”

“是的。”喻文州回答。“实验室长久以来的目的一直是希望掌握能力者基因的变数,直到他们可以由此创造出他们自己的武器,或者彻底改变全人类的基因。能力者的作用应当是造福于普通人,这是他们的信条。”

“我真的很难理解会有能力者愿意和他们结盟。”黄少天道。

“人们在极端的情况下会做出极端的选择。”叶修道。“并需要为他们的选择付出代价。”


“罗辑加入联盟之后,我们在情报方面从未太过落后于实验室或者政府,”叶秋道。“因此,这一份文件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他证明实验室的确掌握着我们不知道的关键信息。”苏沐秋开口。“里面记载了实验室长期以来的隐藏项目。他们一直拥有一位预言者。”

“是他们自愿的同盟,还是又一个被他们用作实验的受害者,我们不得而知。”叶秋道。“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出于某些原因,这位先知的作用似乎相当有限。他曾为实验室的一些行动提供了便利,但并未做出过任何决定性的占卜。”

“比如联盟的出现。”叶修耸肩。“不然我们现在根本不会站在这里。”


“不论如何,情况在半年前发生了转变。”叶秋道。“去年十一月,先知做出了一个预言。我们尚且不知道实验室为何确信这条预言,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段时间他们的反常行为都是由此而起。”

“简而言之。”叶修道。“他预言了我们已知世界的毁灭。”


“对于能力者的出现,比较常见的学说是天赋论。”喻文州道。“所有人生来具有超出我们想象的能力,但只有极少一部分能够获得机会将它们解放。”

“从这个角度来说,能力者的存在优于普通人,这也是实验室为什么那么急于研究我们。”

“害怕他们自己被进化淘汰。”叶修发出笑声。

“但那个预言者提出了不同的理论。”叶秋道。投影转向桌面,在地图上方呈现出立体图像。“他认为能力者的出现是受到了另一个宇宙的影响。”他伸出手,在地图之间建立一道连线。“一个世界与我们的非常相似,但在那个地方,能力者的出现才是常态。”

“而我们和源生地——实验室用这个词来称呼那个宇宙,向来保持着平行且互不干涉的发展。直到三十年前,或者更早的某一刻。”叶修张开手指。“砰,它们之间出现了连接。”

“他没有提到这是有预谋的入侵,或者只是个意外,但是显然,源生地在科技和文明上都远高于我们的世界。他们的进化开始向我们渗透,能力者的出现就是最明显的结果。”叶秋道。


“等等。”黄少天举手。“我们能不能倒回去一下?回到全人类毁灭的那个部分?”


“在这样的融合中熵值增加,直到两个可能的结果。其一,我们的世界完全被同化,成为源生地的衍生;其二,我们无法承担他们的进化,然后在爆炸中毁灭。”叶秋回答。“在预言者窥见的未来中,我们的命运是第二种。”

“严格意义上,我们不一定会死。”叶修道。“有一定概率我们可以回到源生地,因为那才是我们原本适应的社会。”

“但其他人恐怕都无法幸存。”苏沐秋道。


黄少天张了张嘴。


“那既然他们的计划叫做摩西。”王杰希冷静地开口。“我猜测实验室已经找到了避免这个未来的方法?”


“真高兴你这么问了。”叶修回答。“是的。当这个连接建立,就如同一扇门被打开。而如果有门,那就会有钥匙,只是我们这里谈论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钥匙。”

“实验室的结论是两个人。”叶秋道。“其中一个被称作创造者,另一个是毁灭者。创造者建立通道,毁灭者掌管通道。而如果他们能同时获得两者的力量——”

“他们认为他们可以逆转进程。”苏沐秋道。“关闭和源生地的连接,或者说,彻底摧毁源生地。”

“然后我们的世界就幸免于难了。”叶修挑眉。


“实验室相信创造者就是世界上第一个能力者。他已经失踪了很久,最后一次被目击是在汉特·曼西斯克。”

“至于毁灭者,不知为何,他们似乎坚信他在政府的手上。”孙哲平开口。他拉下一份档案,然后室内陷入寂静。


“他们认为那是你,王杰希。”孙哲平道。


王杰希是不同的。


黄少天转过头,他看见王杰希同样注视着他自己的档案。他看不出他的表情,没有人说话,直到叶修打破寂静。

“你对你的力量了解多少?”他问。


一段时间过后,王杰希开口。

“很少。”他回答。“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当我有记忆的时候,我已经和养父母生活在一起。他们不能算最理想的监护人,但也不算最差。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我有异于常人的能力,而他们从未因此害怕过我。”

“直到他们将你交给实验室。”叶秋道。

“直到我偷听到了他们的决定。”王杰希点头。“我至今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如果他们不想要我,为什么一开始要收留我,如果他们畏惧我,为什么却给了我一个几乎和普通人一样的童年。我无法判断他们对我的感情,或许他们自己也并不理解,但无论如何,我已经永远失去了询问他们的机会。”

“在我意识到之前,我杀死了我的养父母。”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使用我的能力。而我对它几乎毫无控制。直到我看到他们的尸体,我才反应过来那是我做的。我没有时间恐慌或是哀悼,因为那时实验室已经来到了我们的街区,我在他们到来前逃走,之后一直维持着流亡的状态。”

“然后魏琛找到了你。”叶修道。

“我原本希望我永远不会再用到我的力量,但加入小队使我不得不重新试着掌控它。那有一些成效,可我的第二次尝试依然是灾难性的。”王杰希平缓地回答。“你们都知道在高英杰身上发生的事,如果没有那一次的事故,或许现在我们也不需要讨论对他的援救。”


“因此,如果用毁灭来形容你的力量,那恐怕还的确是个合适的词。”叶修开口。

“我想是的。”王杰希回答。他抬起头,平静地看向叶修。“你们要将我交给实验室吗?”


“不。”叶修回答。“如果我们有这个打算,我们一开始就不会邀请你加入这个会议。”他沉吟。“如同我最开始说的那样,我们得到的信息尚且不完善,而如果我们要做出任何决定,那最好都是在我们完全明白实验室的意图之后。”

“我们同样也不知道实验室计划怎样使用你的力量。”叶秋道。“以及那是否可能产生预期之外的后果。”

“亦或是事情是否还有第三种选择。”苏沐秋道。“也许你的力量可以让我们和源生地共存。并且个人来说,我不喜欢牺牲一个拯救所有人的想法。”


“所以我们会给你提供更多保护,以避免实验室将你从我们身边带走。”叶修道。“其余的我们会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首先我们找到张佳乐和韩文清,然后我们带回高英杰,同时尝试获得更多关于摩西计划的资料。另外,我们会需要你尽快理解并掌控你的力量。因为现在看来,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命运都会掌握在你手上。”


他笑了起来,伸手搭上王杰希的肩膀。

“以及,我似乎忘了说,我很高兴能把一个救世主拉进我们的队伍。”


“欢迎加入联盟。”叶秋道。



与此同时


“这真的有点奇怪了。”旷野边缘的小镇停下一辆吉普车。坐在副驾驶的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男人,他手里举着一个信号接收器,半边身体探出窗外。“我收不到任何信号。”

“你也许应该到车顶上看看?”后排的一个人冒出头。

“坐好。”驾驶座上的人开口,后排那人随之收回脑袋。驾驶座上的男人侧脸有一道伤疤,整张脸看上去严肃而令人生畏。


“但我们今天下午就应该收到王杰希的信息。”副驾驶说。“虽然我也不会太奇怪,如果黄少天在队伍里,那他总能出点什么岔子。”

“你们可以让我去看看。”后排的人再次出声。“我保证两分钟都不需要。”

“刘小别,我们不单独行动。”驾驶座的人沉声道。“我们在原定的汇合点等一个晚上,明天白天去他们最后传来讯息的坐标。”

“了解,韩队。”刘小别坐回他的位子。


他们的车载通讯器发出一声声响,然后副驾驶缓缓开口。


“或者,也许我们现在就应该这么做。”他道。

“怎么了?”韩文清问。

张佳乐转过身,他手中的屏幕显示出三个闪烁的红点。


“因为我刚才收到了王杰希的信号。”他回答,通讯器发出一声尖锐的警报。“而他们……消失了?”


tbc




下一章


为什么连详细的世界观都出现了这不是个爽文吗

      为什么三章已经2w2了这不是个爽文吗  

秃头


我知道这很中二,真的很中二,又中二又俗,魔法老王变身,如果被中二到看不下去我完全可以理解,毕竟我编的也很不好意思,我人生的中二都被用在写这两篇AU上了

以及是的,这个世界观里有哈利·波特和魔戒,也许还有DC和TF,没有为什么,因为我喜欢,而且我喜欢想象大家都是和我一样的宅。但是没有漫威,不能有,有的话他们大概就真的叫自己变种人然后开始穿紫红色的衣服并且把体育场砸来砸去了

顺带,这一章oc终于有了名字。简而言之,坏人都是oc,锅都是原创角色背,虽然原著角色也杀人打架,但不会做太违背人道主义精神和违反国际法的事。然后由于这章有了世界观,所以肯定也有不是中国人的oc,大家交流的时候说的都是英语(元老F5大概也会说俄语吧,我还挺想看孙哲平说俄语的)


如果有人猜到的话,包子的灵感来源是绿灯

我现在还有些想写的剧情,但我也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总之,如果把每一章更新当做最后一更,那人生中就会多出很多不一样的刺激和惊喜

热度(190)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