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不能 -2

超能力AU,全员


前文



2-


第九大道上有三个行人。

这是一个相当古怪的组合。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青少年,穿着牛仔裤和T恤,背上背着防水背包。他半步之后是一个年轻的女性,染着红色短发,穿着皮夹克和登山靴。东城区正在下雨,他们却没有一人撑伞。雨水仿佛无法滴落到那个女性身上,她的身边围绕着一圈微弱的光芒。如果凑近一点看,会发现那是一簇簇细小的火焰,它们的热量如此之高,以至于雨水落下前就将它们蒸发。少年身边并没有这样的异常,但比起被雨水淋湿,他看上去更像是融入了雨帘。

在他们身后,是这一行人中唯一打了伞的男人。他同样很年轻,不超过二十五岁,穿着休闲西装和皮鞋,手里撑着一把黑色长柄伞。假如忽略伞面边沿折射出的金属光泽,这个年轻男人或许的确会被误认为是普通上班族。

但显然,这三人中没有一人和普通沾边。


东城区在几年前就因为实验室的撤离荒废,整片地区被判断不适宜居住。只有两类人还会在这里逗留,一类是逃犯,一类则是显然不能用普通来形容的能力者。


一阵风掀起电线杆上传单的一角。

[保持警惕] 醒目的红色字体印在顶端。[不要让危险活在你身边,不要被平静的表象迷惑。你的家人、朋友、同事、邻居,都有可能是尚未登记的能力者。]

女人嗤了一声。

第二行黑体字继续。[几百年后回顾历史,你是否愿意成为在进化中属于被淘汰的种族?包庇藏匿能力者将被视作叛|国,举报请拨打热线电话——]

她拽下那张传单,掌心升起一团火焰。


“唐柔。”撑伞的男人开口。

“怎么了?”女人回头。

“别做引人注目的事。”男人平静地回答,“我们没打算打草惊蛇。”

“他早就知道我们来了。”唐柔说。她扬起头,眼睛里清晰地燃烧着火焰。“他从一开始就知道。”

走在她前面的少年停下来,“你就不能听队长的?”

“他不是我的队长。”女人道。“没有人是。”

男孩还打算说什么,但男人率先举起了一只手。

“瀚文。”他道,于是少年噤声。


“我觉得我们快到了。”唐柔开口。她的视线看向转角被废弃的大楼。“我能感觉到他。”

“西北方向。”卢瀚文道。“七百米。”

“你带路?”唐柔转头。

“乐意至极。”卢瀚文咧开嘴。他转过头。“队长?”

“去吧。”男人微笑。“下手别太重。”

“我们有分寸。”唐柔道。

“叶队要活的,我知道。”卢瀚文回答,将背包扔到地上。

“你也许会想往边上站两步。”他看向唐柔。

唐柔没动,作为回应,她周身的火焰骤然燃烧。

“好吧,那估计也行。”卢瀚文嘟囔。


他扬起头。

然后雨停了。


停了,并不是指雨过天晴,而是指每一颗雨滴都凝固在了原地。

卢瀚文朝前迈出一步,在他身边的水珠发出轻微的颤动,他抬起手,液体开始反向朝天空升去。

喻文州收起伞。

男孩两手在身侧攥紧,于是所有的雨水骤然汇成一股洪流。庞大的水柱仿佛有意识一般冲向斜前方的建筑,他发出怒吼,大楼在水流冲击下坍塌,废墟中冲出一只几乎不能算是人的猛兽。


“唐柔!”卢瀚文喊。

不需要他提醒,火焰已经从中劈开了水流。

穿皮衣的女人浑身都在燃烧,她张开右手,掌心生成一柄燃烧的利剑,卢瀚文改变手势,水柱托起唐柔追上逃亡的猛兽。那不是任何已知的动物,它有着剑齿虎的牙齿和黑豹的身形,体型却堪比一头非洲象。唐柔从水柱顶端跃上屋顶,周身的火苗舔舐着空气,野兽在两个街区之外,她扬起手,一道火墙从她脚下升起,直接封锁了这一片的去路。

野兽发出咆哮,转向朝着街道窜去,唐柔紧随其后,落地时周身爆炸开更滚烫的热浪。她踩着火舌向前,红色的短发和火焰融为一体,她创造的火墙逐渐缩小,猛兽转过身对着她露出獠牙。唐柔举起手中的焰剑,他们同时朝着对方冲锋。

除去对她能力的掌控,唐柔一向更喜欢近身交战。她就地翻滚避开第一击,反手劈向野兽的后腿,她听到皮毛烧焦的气味,然后是一声发怒的兽吼,唐柔后退一步摆出防御的姿势,她再次缩小包围圈,当野兽发起第二次攻击,她加快步伐一跃攀上了它的脊背,她周身被火焰包围,烈焰烧糊野兽的血肉,她能听见困兽的哀鸣,唐柔举起一只手,五指成刃,借着外焰的温度直直撕开了野兽的肩胛骨。


在惨叫中,她身下的猛兽消失,剩下一个匍匐在地的男人。

“真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唐柔道。

“你们想知道什么?”男人怒吼。“实验室的下一个目标?我早不跟着他们干了!”

“遗憾的是,我们的情报员似乎不这么认为。”蓝色的光芒覆盖了火焰的温度,唐柔站起身,手上的剑尖仍然抵在男人喉咙,拿着伞的男人和少年从火焰中走来。“你应该还记得罗辑,因为你们的缘故,他现在无法出现在这里,但同样需要感谢你们,他的意识至少可以到场。”

俘虏僵住。

当他再次开口,他的声音颤抖。“五十二号。”他说。

男人笑了。他蹲下身,直到和俘虏的视线齐平。

“事实上,我也不用那个代号很久了。”他温和地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的名字是喻文州。”

他伸出手,光芒在指尖流动,他按下食指,男人被无形的力量扼住咽喉。“最近实验室的行动和过去的有些不一样。”喻文州轻声道。“他们放弃了两个据点,并且袭击了控制塔,而这几乎可以说是……鲁莽的。我们发现他们正在向北转移,但还不能确定北边有什么值得他们大费周章,因此我在想,也许你可以告诉我?”

男人脸色青紫,四肢不受控制地抽搐。

喻文州松开食指。

“你们应该找巨人!”男人趴在地上喘气。“你们应该找他,我走的时候他还在城区里!他比我知道得多,他比我……我可以告诉你们追踪他的信号,”他的眼神狂乱。“而且是他干掉了那个隐身的小子!你们要报仇也应该——”

惨叫打断他的话语。男人的手臂被焰刃斩断,断面焦黑,嘶嘶冒着热气。

“不需要你来提醒这些。”唐柔冷声。

她注意到喻文州的视线,于是低声补上。“申请干预。”

“申请批准。”喻文州挑眉。

唐柔收手,喻文州重新看向俘虏,光芒在他的指引下柔和地环绕住男人的脖颈。

“我为我的组员道歉。”他开口。“但我想你必须理解,失去同伴对我们是很大的打击。”他露出礼貌的歉意,“这也许是一种文化差异,因为看上去你并不会在乎你的同僚的死活。毕竟就在刚才,你宁可出卖他也不愿意配合我们。”

男人的喉咙发出咔咔声。

“不过也许我忘了说。”喻文州平静地道。”我们其实并不需要你自愿地说出情报。“

蓝色光芒聚焦在男人脑后一点。

他在恐惧中瞪大眼睛。

“这可能会有点疼。”喻文州笑。


他指尖的光芒撕开俘虏的后脑,男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喻文州歪过头,抬起左手轻松地遏制住他的挣扎。

他没有花多久就找到了他需要的东西,一个芯片,从血肉中被小心地扯出来。

“实验室从不忘记标记他们的财产。”他轻声道,男人倒在地上喘息。

“罗辑。”喻文州敲响耳机,他挽起袖子,将芯片放入他的手表。

“收到,正在读取信息。”耳机里传来一道合成的电子音。那原本属于一个刚成年的青少年,直到他的身体在战斗终被损坏,只剩下意识存活于网络。在某种程度上,罗辑因此获得了永生,但叶修从未放弃让他再次拥有身体。

“已传送文件。”罗辑道。

喻文州检查手表上弹出的窗口。“收到。”

“需要我通知叶秋将你们接回来吗?”

“不用,我会直接呼叫他。”喻文州道,他的视线仍然停留在那条信息的底端。“谢谢。”

“他怎么办?”卢瀚文问。

“杀了。”唐柔道。

喻文州低下头。“把他的尸体带回去,弄干净一点。”

“当然。”卢瀚文笑。


他听见身后传来的哀鸣和尖叫,喻文州没有回头,决定允许他的组员给自己找点乐子。他走出一个街区才重新打开通讯链接,十分钟前,叶修已经向他发出了通讯请求。

“叶修。”他道。

“什么花了你们这么久?”他的朋友问。

“我让小唐和瀚文玩了玩。”喻文州回答,他能闻到皮肉的焦味。

“你迟早会惯坏他们的。”叶修道。

喻文州笑。“我们拿到了情报。”

“罗辑刚才说了。”

“情况比我想象得更有趣。”喻文州道,“而且我想,那或许和我们的新朋友有关。”

“真有意思。”

“怎么了?”

“因为我也正有一条消息要给你,关于我们的新朋友。”叶修道。

喻文州顿住。


“黄少天醒了。”他说。



“大部分人住在车厢,也有些在那边的帐篷。”叶秋道。他们正站在一个山坡上,从这里能看到整个营地的景象。“这不是我们的总部,我们很少停留在一个地方。完成目标后我们就会转移,我是一个空间操控者,这为我们带来了很多便利,并且事实上,我们依赖于这样的机动性。”

“联盟在人数和资源上都远逊于政府或者实验室,正面对抗几乎等同于自杀,我们不断变化基地,尽量抹去我们的行踪,如果我们和他们交手,我们也很少留下活口。他们不知道我们确切的人数,人员,能力,这让我们处于信息上的优势。对于外界,我们是不存在的。这是让联盟存活至今的信条。而我想在可见的未来这个情况会持续下去。”


这是一处紧邻悬崖的空地,一侧是森林,另一侧是峡谷。空地中央有三四个熄灭的篝火,围绕着它们分布着几节火车货箱,有些旁边还搭着帐篷。黄少天刚才在其中一个帐篷里见到了苏沐橙,她做出了和他一样的选择,加入联盟。当黄少天见到她,她正和她的哥哥坐在地摊上轻声交谈。黄少天没有打扰他们,他想他很少见到苏沐橙如此放松和快乐的时刻。


“我不想听上去像在泼冷水。”黄少天开口。“但你们没有打算一直这么做,是吧?” 他看向叶秋。“你们现在的行动的确能给政府和实验室带来很多麻烦,但如果你们最终的目的是解放所有能力者,你们不可能一直隐藏在暗处。”

“合理的疑问。”叶秋回答。“不,那不会是我们长期的计划。如你所见,我们在尽可能招揽更多的能力者加入我们,等到时机成熟,我想我们将迎来全面的战争。”

“而假设你们成功了。”黄少天思考。“你们将会怎样管理一个能力者和普通人共同生存的社会?客观的差异仍然会存在。”

“那会需要制定全新的法律,以及长时间的磨合和信任。”叶秋道。“也许划分自治区在最初会将是必要的,但最后,理想的情况将是我们不再需要这些分隔和制约。”他转过头。“这其实不是我会做的选择,它原本是我哥哥的梦想。但他说服了我,还有这里的所有人,去相信那样的未来可能存在,因为他认为这是我们的种族向来进化的方向。”

“什么?”

“求同存异。”叶秋回答。


黄少天所在的小队由魏琛领导,是政府为能力者单独编制的特殊分队。他逃脱了在实验室人体实验的地狱,但仍然无法回到普通人的社会,政府不允许这种事发生。由于能力者的特殊性,他们的行动必须被严格地监控,他们被编制入伍,只有在行动中才可以使用自己的力量。这样的小队一共有六个,它们独立运营,分散在世界各地,完成常人无法做到的任务。


他在另一节车厢找到王杰希。起初他以为他独自一人,直到走近一点才看见旁边的椅子上慌慌张张显出一个人形。

“你好。”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孩。

“你好。”黄少天回答。

“乔一帆。”王杰希示意。他的眼神落在黄少天身上。“我猜你已经决定加入了。”

“是的。”黄少天道,他在一张矮桌上坐下。

“你的眼镜是怎么回事?”王杰希道。

黄少天下意识动了动鼻子,那上面还架着叶修给他的平光镜。“把它当做你的欢迎礼物。”叶修说。“可以有效地控制你的能力,而且比政府的那些护目镜方便得多。”

“欢迎礼物。”黄少天嘟囔。“我猜。”

王杰希挑眉。“看来他们一早就预计好了你会加入。”

“我想是的。”黄少天道。“你呢?”

“我同意了。”王杰希回答。“叶修给我的提议让我无法拒绝。”

“什么?”

“高英杰在实验室手里。”他抬起头,看向车窗外。“他告诉我他们已经展开过一次救援,但显然,他们失败了,而且还差点搭上这个小朋友的性命。”

乔一帆腼腆地挥了挥手。

“如果我留在小队,魏琛永远不会允许我单独行动。”王杰希道。“但在这里,叶修说我可以参与任务。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张佳乐和韩文清,而假如其中任何一人愿意加入联盟,他认为他们就有把握突袭实验室的总部。”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

“但我以为你不打算再——”他开口。

“不。”王杰希打断他。“我会的。如果这是唯一弥补我犯下的过错的方式,那我会的。那对双胞胎说他们掌握了一些关于我的能力的情报,并且认为叶秋和孙哲平的能力能控制我造成的伤害范围。何况他们还有苏沐橙的哥哥,那个精神控制者,他总是可以在事情失控前将我催眠。”

黄少天没有回答。


王杰希和他们是不同的。

自从三十年前出现第一批能力者,大多数都具有单一的超常特征。体型,速度,变换,这使得他们异于常人,但只有极少数能同时展现出两种力量,三种以上更是闻所未闻。

这是为什么实验室如此渴望理解叶修的能力,他通过复制获得他人的能力,并且在得到的能力数量上没有上限。

王杰希的情况却比这更为特殊。

黄少天已经和王杰希搭档了五年,五年时间,他见过王杰希用意念移动物体,缩减空间,引发物质分子的爆炸,暂停时间,而他见到的仍然只是冰山一角。没有人能具体解释王杰希的能力究竟是什么,亦或它的范围和极限,事实上,黄少天甚至不认为王杰希是一个能力者,如果让他来判断,他会认为那是魔法,他想只要王杰希愿意,他应该可以释放出整个宇宙的能量。

但他从未敢挑战过他的极限。

和这份强大相伴而来是不可控性。大多数能力者都需要在某个阶段学会掌控自己的力量,那对王杰希来说却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他的力量仿佛寄宿在他身体里的猛兽,一旦他打开闸门,其中汹涌而出的洪水将会摧毁一切。黄少天刚加入小队时经常会在夜里被吵醒,通常是因为王杰希在梦魇中引发了一场小型地震。魏琛和方世镜曾试图引导他控制自己的力量,而在他们的尝试见效之前,王杰希的失控先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后果。

高英杰是王杰希的组员。在黄少天的记忆中,他们的关系密切到如同没有血缘的家人。

他们在加入小队之前就认识,当高英杰所在的街区被实验室接管时,王杰希刚好途径那附近。他感应到了一个新生的能力者,然后在实验室之前先带走了那个孩子。黄少天不知道他们在那段流亡的生活中经历了什么,但王杰希对高英杰来说如同他的导师,高英杰全心全意地信任着他,王杰希也从未辜负他的组员的信任。

因此,当王杰希在一次任务中失控,高英杰是第一个冲去救援的人。

他也是唯一一个。

高英杰是他们中间的时间操控者。他暂停了王杰希的时间,独自投入时间漩涡改变已经发生的过去。

而等到王杰希恢复意识,回到现实的却只有他一人。

废墟中高英杰的躯体就躺在他几步之外,他并没有死去,仿佛只是陷入沉睡。魏琛猜测王杰希在失控中打开了连通其他宇宙的渠道,高英杰的意识因此被困在无人能知的时间和空间。

他的身体至今被保存在休眠舱,直到几个月前在实验室的袭击中失踪。

从那之后,黄少天几乎再没有见过王杰希使用能力。


“这也许会是一个机会。”他最终说。

“它会。”王杰希道。“叶秋说孙哲平的防护罩可以抵挡住张佳乐的爆炸,我想我可以试试。”

他们的交谈被一道警铃打断。

“怎么了?”黄少天问。

“有人越过了屏障。”乔一帆回答,率先跳出车厢。“但那没什么,按照时间,我想该是卢瀚文他们回来了。”

卢瀚文。黄少天思考。他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他跟着乔一帆来到室外,空地的正中央站着叶秋。他两手向前伸直,身边的景物扭曲,就像他正试图凭空撕裂一道通道。他的掌心之间逐渐出现一个裂缝,黄少天闻到雨水和火焰的味道,有风从那个细小的裂口惯出,然后叶秋猛地张开双臂——


营地中央出现一个一人宽的虫洞。


第一个跳出来的是一个女人,穿着皮夹克和长筒靴,她有一头乱糟糟的红色短发,当她落地时,黄少天看见她的脚边迸出几颗火星。

“欢迎回来。”叶秋道。女人点头。


第二个是一个青少年,他穿着一件不合季节的长宽风衣,手上拎着一个淌水的背包。他环视了一圈营地,一眼看见站在车厢旁的乔一帆,他兴奋地朝这个方向招手,然后湿漉漉地撞进一个拥抱。

“好玩吗?”乔一帆小声道。

“当然!”男孩大声回答。


最后是一个年轻男人。他拄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穿着休闲西装和皮鞋。空间裂缝在他身后闭合,他的脚下还有一具庞大的野兽尸体。

叶修从他的手里接下那柄伞。

“用得怎么样?”他问。

“谢谢你借给我。”男人笑道。


黄少天感到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他似乎见过这个人,也许是在一个梦中,或者梦中梦。


男人看向营地。“他在哪?”

“那儿。”叶修指了指。“活蹦乱跳,假一罚十。”

男人转过头,黄少天过了一会才意识到他正看着自己。


也许他的确认识他。


黄少天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他现在想起他在哪里听过卢瀚文的名字。

[喻文州有自己的小队] 叶秋说。

[他和他们合作的不错] 叶修说。

[唐柔,还有卢瀚文] 苏沐秋说,[你一会就能见到了]。


他一会就能见到了。


他看着那个人接近他,就像看见一个梦境来到现实。他比他想象的还高些,五官有些许不同,他的头发比在实验室时更长,额前有些刘海。他的衬衫领口敞开了一些,西装没有扣上扣子,他的袖口露出一截手腕,裤腿过长,向内折起来一段。


喻文州正站在他的面前。


黄少天从未想过他有一天会在日光下与他相见,那像是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总和。他看向他的手,那曾是他黑暗中唯一的支柱,他看向他的喉结,那昭示着他们已经错过的时间,黄少天最后看向喻文州的眼睛,他意识到他从未好好看过它们。他曾经在黑暗中抚摸这双眼睛,眼眶,眼角,眼球会在他的指腹下移动。但现在,他第一次发现他的瞳孔是浅褐色的,他的眼尾上扬,目光中带着笑意。


那是喻文州的眼睛。


喻文州伸出手,黄少天不确定他应该做什么,他似乎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听着他脑海中剧烈的心跳。喻文州的指尖几乎触碰到他的脸庞,黄少天张开嘴,然后喻文州摘下了他的眼镜。


他都忘了他还戴着眼镜。


喻文州笑起来。


“叶修给你的?”他问。

“是的。”黄少天说。

“镜片是苏沐秋做的。我擅做主张替你挑了镜框,不过现在看来,也许我的记忆还有些不准确。”他道,语气温和。“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们总可以换一个。”

“我喜欢。”黄少天回答。

喻文州笑得弯起眼睛。“那再好不过了。”


黄少天开口。

“喻文州。”他道。

“是我。”喻文州回答。

“喻文州。”他重复。

“是的。”喻文州回答。

“喻文州。”他说,意识到他的声音哽咽。

“我在。”喻文州说。他向黄少天摊开手掌,掌心里是一小簇蓝色的火焰。


而那就是他需要的最后动力。


黄少天向前跨了一步,一大步,直到他的鼻尖贴着喻文州的鼻尖,他张开双手,紧紧地搂住喻文州的脖颈,他现在能闻到更多的雨水的味道,还混杂着灰尘和烧焦的皮毛,但这些都只让这一切变得更加真实。他将头埋在喻文州的肩膀,他感到一双手同样拥抱住他的脊背,他大声地抽泣,不知道他在嚎哭还是在大笑,他的眼泪打湿了喻文州的西装,他想起当他看见实验室的大楼倒塌,他想起他第一次加入魏琛的小队,他想起他在夜晚惊醒,却再也没有人会在黑暗中悄悄握住他的手,他想起他如何熬过那些夜晚,如何最终说服自己接受喻文州的死亡,他想起他忘记在实验室的那几年,连带埋藏起那些他曾经珍惜的温暖。

他不知道喻文州这几年经历了什么,但此时此刻黄少天只是放任自己沉浸在这个拥抱中。他想起所有能力者不公的命运,他想起他错过了多少原本可以拥有的陪伴,他想起他经历过的伤痛和死亡,然后他想起他有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拥抱。


“我以为你死了。”他说。

“我知道。”喻文州回答。“魏琛带走了其他人,我一直试图找到你们。”

“但那已经是十年前了。”

“我们花的时间有些长。”

黄少天抬起头,他看见喻文州的视线落在他身上。

“这是真的吗。”他问。

“是的。”喻文州回答。


于是黄少天退后一步。


“黄少天。”他说。“这是我的名字。”

喻文州笑了,他将眼镜戴回他的脸上。

“你好。”他回答。“我叫喻文州。”



*也许是在梦中,或者梦中梦:纳尼亚传奇台词


下一章


mbc

(might be continued)


好了我学乖了

我真的保证这篇和环太AU在我写第一章时我都没有觉得会有后续,这也是为什么它们的第一章为什么那么长,因为我试图把所有设定都一次性写出来

但总之,我又食言了


会有这个后续全靠上次收到的评论,一个是关于喻唐卢场面人的评论,于是我觉得,我必须写一下场面人出场,如果我不写的话,那也太委屈了,因此有了这一章的前半部分

另一个是关于大眼能力的讨论,那让我很认真地思考了设定,然后得出王杰希最强的结论,于是我同样觉得我必须写一下,因此有了这一章的后半部分


如果有人对大眼的情况不太理解,一句话总结:当大家都在演一部科幻片,只有他拿了魔幻剧本

总之,老王就是已知最大的挂,紧随其后的是老叶和老喻,反正整个RGB组都在开挂


上次的notes里我有写喻文州的能力差不多就是旺达,在此我必须收回这句话。

喻文州没有混沌魔法也不能修正概率,同样不能穿越平行宇宙,也不能用魔法创造他和黄少天的小孩(能做到这些的是王杰希,因为王杰希最强)。他的能力更多是物理上的念力,物理,不魔法

不过他的特效的确和旺达差不多


我上次还说了应该不会死人,同样要收回这句话。

但是不用担心!毕竟如果没有复活、洗脑、还有重启,超英AU还算什么超英AU呢(所以这算超英AU吗)

如果写着写着发现剧情扯到遍不下去,只要让王杰希开启平行宇宙地球23456然后声称我们换了一个编剧就可以了


最后附赠一些大概没人想知道的设定:

已经出场角色中破坏性最大的其实是张佳乐和韩文清,在容易失控的程度上这两个朋友仅次于老王

老王的战力到底有多强,叶修+喻文州可以和他55开,如果要压制住全盛时期的大眼,大概已经出场的角色至少要上一半(对就是琴·格雷的感觉)

假如有人打守望先锋,那可以用猎空的情况脑补高英杰

如果老叶借了老喻的力量,他biu出来的光会是红的!是红的!(真的没人想知道)

叶修没办法使用王杰希的力量,因为王杰希的剧本和其他人不一样

由于我也觉得我把喻文州写太强了,所以(如果有后续的话)很可能会buff一下黄少天,不然我都担心他们没法顺利上床,喻文州要是一激动黄少天大概就凉了


就这样了没了


热度(241)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