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不能

超能力AU



他戴上护目镜。

“任务很简单。”王杰希在耳机里说。“十分钟,把他们的地图记住,让苏沐橙接下你的记忆,然后在原地等张佳乐。”

“别插手,别冲动,别做多余的事情。”黄少天替他说完。“我知道。”

“我希望你也记住了。”王杰希回答。“目标地点:A区,预计抵达时间:五,四,三——”


他从飞机上一跃而下。

“在后山降落。”王杰希道。

地面的景色飞速向他扑来,黄少天敲了敲通讯器。“大眼,给我点缓冲。”

“收到。”

他在视野边缘看见一丝空间扭曲的裂痕,黄少天悬停在地面上方三英尺。

“下次你为什么不能直接把我扔进去?”他抱怨。

“明知道你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被撕碎?”王杰希反问。

“那你应该多加练习。”黄少天从地上站起来,环视一圈他的周围。“视野很清晰。”他说。

“目标在你的正北。”王杰希道。

“了解。”


他悄无声息地拨开丛林,直到他耳机里的距离报数缩减到了五百米。黄少天安静地蹲下身,取下了护目镜。

然后他眼前的世界天翻地覆。


黄少天一直知道他有些不同。那并不是他在测试视力时精准到可怕的读表,也不是当他告诉他妈妈他能看见飞机上的人朝他们招手,而是当他被关在实验室的那一侧,眼睛被黑布蒙住,工作人员轻声诱哄他说出喻文州身体里的子弹在哪里。

“你可以做到的。”那个声音总是那样温柔,几乎带着鼓励。“你花的时间越长,我们就越晚治疗他。”

他没有超级听力,但他依然能听见他的朋友痛苦的喘息。于是黄少天在哽咽中睁开眼睛,那条黑布形同虚设。他能看见墙的那一侧,他看见仪器,仪器的内部,零件,他看见许多人,他在他们中间找到喻文州,然后他看见他的骨骼。

他找到那颗子弹。

“小腿。”他说,因为哭泣而上气不接下气。“在小腿。”

“左边,还是右边?”那个声音问。

“左边!左边!”黄少天大喊。“求你们了,他在流血!”

他听见开门的声音,那条黑布被取下,他手上的枷锁松开,植入他体内的抑制器重新启动,他的视线被剥夺。

“你做得很好,孩子。”那个声音说。“你做得很好。现在他们会治疗你的朋友。”

“我能去看看吗?”黄少天小声问,他抬起头,眼睛中没有焦距。“我想知道他真的没事。”

“他会的,”那人回答。拉起他的手。“你只需要再完成一个小测试,我保证今天就结束了。”


“少天。”苏沐橙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该回来了。”

他从回忆中清醒。

“抱歉。”黄少天嘟囔。苏沐橙是他们中间的心灵感应者,起初让别人入侵他的思想有些恐怖,但现在他早已习惯了任务时脑海中多出的声音。五百米是黄少天的极限,他的视线越过那些墙壁,入口处有五个人把守,后门还有三个,整个基地中一共十八人,大部分集中在主厅,所有人都有武装,自动步枪,SG550,雷明顿,榴弹,M79,G36C,还有——

哦。


“我觉得张佳乐可能不用来了。”黄少天说。

“怎么了?”王杰希问。

苏沐橙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们有人质。”她说。


“你觉得你最快能花多久把韩文清调过来?”黄少天道。

“我想我们可能更需要刘小别。”王杰希道。

“或者,你可以直接把人质转移出来。”黄少天怂恿。

“我需要第几遍告诉你——”

“等等。”苏沐橙突然开口。另外两人同时噤声。


“我觉得有点不对。”她轻声说。黄少天感受到她的精神力从他身上脱离,蜿蜒着向更前方延伸。“少天,你能再靠近一点吗?”

“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我尽量。”黄少天回答。


由于他的能力的性质,黄少天是少数经受过普通战斗培训的人。

比起其他毁灭性的力量,透视几乎算得上无害。

“工具性质。”那个声音这样告诉他。“但不要认为它没用,孩子,你会发现你能做的比你想象得还多。”

“而我们需要的依然是战士。”当他被救出来时,魏琛扔给他的是一把枪。“你的能力或许能让你避免被投入战场,但你仍然得学会自保。你会接受训练,像普通人一样学会如何和能力者战斗。”

“但如果我不想要它呢?”黄少天问。

“我很抱歉,少天。我恐怕这不是你能选择的。”魏琛回答。

“这是个礼物,它让你与众不同。”那个声音回答。“珍惜它,三十七号。”


他缓缓伸手,掏出G17上膛。

“正在接近目标。”他对着耳机说。

他能做得不多,两百米之外就是一片空旷的空地,黄少天借着遮掩猫腰走到树丛的边缘,然后重新敲响通讯链接。

“沐橙,你能感觉到什么?”他问。

苏沐橙没有回答。

王杰希道,“黄少天,我会将你接回来。如果苏沐橙感觉不对,我建议你先不要——”

“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对,那我更需要去查清楚。”黄少天打断他。“这不就是我的职责吗?大眼?搞清楚对面在做什么小动作?”

“这有可能是个陷阱。”王杰希道。

“那折损我一个和折损我们三个哪个听起来更好?我以为你数学不错。”

“你是青春期来得比较晚还是什么?”王杰希低声咆哮。“待在原地不要动,这是个命令。”

“提醒我,你什么时候成我的上级了?”他关闭通讯链接,在脑海中搜寻苏沐橙的意识。[你还需要我做什么?]他问。

[往前一点。]苏沐橙回答。

[如果我再往前,我大概就要直接冲进他们的本营了。]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准备好。]

[我感到……很熟悉。]苏沐橙说。


黄少天越过空地朝建筑物冲刺。他选择了距离主厅最远的对角线,后门的一个人发现了他,黄少天闪身躲到一辆卡车背后,子弹打在他脚下,他看见另外两个人开始朝他包围。

[足够近了吗。]

[再靠近。]

他不需要探头也知道最佳射击角度。

王杰希不会喜欢这些。黄少天想,拉开了烟雾弹向后扔去。他打中其中一个人的膝盖,从遮挡物后一跃而起,他骑上那人肩膀,一手扭开他的枪管另一手对着他的下颚开枪,血液溅到了他的脸上,MA41,黄少天取下那人的步枪抬手朝着他第二个同党的方向射出一排子弹,隔着烟雾他依然能看到那人胸前炸开的血孔。主厅内的人听见了外面的动静开始戒备,黄少天将步枪挎到背上,摸出短刀缓缓接近最后一个人。这把刀是肖时钦的创造之一,毫不夸张地说,它能削铁如泥,他无意暴露自己的位置,当他足够接近,他捂住那人口鼻砍下他的手腕,对方的枪掉下来,MP5K,黄少天咬住刀柄腾出右手接住,左手用力直接拧断那人的脖子。


烟雾逐渐散去。

他正靠墙站着,就在拐角之后,他能看见十人已经包围了这片区域。他们现在还看不见他,但距离战斗爆发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沐橙。]黄少天在脑海中道。[如果你要做什么的话,我想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你能坚持多久?]

黄少天透过转角看向对面。[四十秒。]他回答。[在我被打成筛子之前。]

[给我三十秒,然后我让王杰希把你带回来。]

[讲定了。]

黄少天检查他抢来的枪剩余的子弹,然后拉开了榴弹。

他将它扔过墙角,却迟迟没有听见预想中的爆炸声。


哑弹?


通讯频道中传来一声杂音。

“黄少天!”王杰希的声音透过应该已经被关闭的通讯器传来。“回来!我——”

“大眼?”黄少天问。“王杰希?”

没有人回答他。

他听到一声巨响,不是爆炸声,更像是房屋骤然倒塌。

黄少天缓缓转头。


越过两道墙壁,还有满地尸体,他看见他永远不会忘记的景象。


蓝色的能量充斥这片荒野,在弹指间夺走十几人性命,那是纯粹强大的力量,席卷着毁灭沿途的一切。而在磁场的正中央,他看见尘嚣中站立的唯一一人。


他瞪大眼睛。


在黄少天能够喊出那个名字之前,一道柔和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那和苏沐橙进入他的意识的感觉很像,只是那个声音显然属于一个男性。

[睡吧。]那人说。


这就是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



黄少天对实验室的记忆是从死亡开始的。

他的父母在试图保护他的过程中死去,而他能做的最大反抗是抓起一把餐叉扎进了一个人的手背。


“我觉得我会喜欢这个的。”那人笑了起来。当他被拎起来时他尽可能地抓咬和踢打,一个青年从人群当中推出来,他的手腕上戴着一个奇怪的装置,有人将他按住,示意他向黄少天走去。

出于某种直觉,他意识到这个人和其他人不是一伙的。

“四号。”那人说。“看看他的情况。”

四号在他面前蹲下。他穿着病号服,朝他慢慢伸出一只手。

“没事的。”青年轻声道。“不要害怕。”

他的手触碰到黄少天的额角,男孩奇迹般地安静了下来。黄少天感到一股暖流涌遍他全身,他的身体放松,就像本能在告诉他无需抗拒。

“这小子是什么情况?”刚才说话的人继续道。

“超常的视力,还有透视。”四号回答。

“其他的?”

四号摇头。“我只能感知到这些。”

“那看来不是很能打,是不是?”那人弯下腰看黄少天,抓起他的手臂拷上同样的装置。“已经回收三十七号,”他对着耳机道。“即将返回。”


死亡,还有对他身份的剥夺,这就是他新生活的开始。实验室里没有人用名字称呼对方,他是三十七号,那个分配给他的同伴是对照组-195。

黄少天并不明白对照组的含义。抑制器不仅阻止他使用能力,同样彻底夺走了他的视力,黄少天第一次见到195时已经是实验进程中间,他看见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被绑在同样的仪器上,而不知为何,对方看上去比他痛苦很多。他们被注射相同的药剂,监控器汇报各项指数,黄少天并没感受到任何不适,但很快195就开始惨叫,他在惊恐中看着那个男孩挣扎,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和濒死的哀鸣。几分钟后,一切都陷入死寂,一群穿着制服的人鱼贯而入,195的身体毫无生气地躺在手术台上。他们检查了他的体征,然后将那具尸体抬走。

在那之后,他明白了对照组的含义。普通人,没有超能力,消耗品。

第二天,对照组-201被分配给了他。


201相当安静。当有人在时,他们不被允许交谈,而201连一点声音都不会发出,黄少天经常忘记他的存在。尽管如此,201却会在没人注意时握住他的手,他似乎意识到黄少天看不见,于是时常用他的手背轻轻碰他的,就像在提醒黄少天他不是独自一人。

这样的接触是黑暗中唯一温暖的东西。黄少天逐渐学会分辨那些触碰,他们用手指小心地在对方的掌心摸索,仿佛创造了他们自己的语言。他伸出手描摹201的脸,试图想象他的同伴的长相,他摸到他的眼睛,头发,还有嘴唇,201的气息吐露在他手上。他习惯这些陪伴,因此当201被从他身边带走,黑暗变得更加难以忍受。


每次他们被带上试验台,黄少天都害怕201会像195那样死去。幸运的是,这样的事没有再次发生。有几次他几乎以为201不会撑过去,但他的同伴比他想象得坚强。

黄少天偶尔能从实验员的交流中了解到其他人的情况,他时常听到五号,十一号,还有二十九号,他不知道他们的能力是什么,但他猜测那肯定很棘手,至少比透视棘手多了。有一次他在实验中途感到剧烈的晃动,随后整条走廊警铃大作,他从实验员支离破碎的言语中判断出是十一号出了岔子,他引起了一场爆炸,甚至在失控中杀了一个人。

当他们房间的实验员同样离开,黄少天做了他能想到的第一件事。他跳下手术台,冲动201的身边,并且紧紧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朋友刚刚从麻醉状态中清醒,没有人在这一刻盯着他们,黄少天不确定有没有摄像头,但他不在乎那么多了。

“黄少天。”他急促地说,声音近乎哀求。“黄少天。这是我的名字。”

201惊讶地看着他。

然后他露出一个笑容。

“你好。”他说,那是他第一次听见201的声音。“我叫喻文州。”


而那一刻,黄少天想,也许事情还没有那么糟。

他的确生活在一个地狱般的地方,但看在随便什么的份上,他算是幸运的。他的能力不具有伤害性,他不用担心自己不小心杀死什么人,而且他还有201,不,现在他知道了他的名字,他会叫他喻文州。至于其他的疼痛以及恐惧,相比之下它们可以忽略。他将学会忍受它们,就像他已经学会了在黑暗中判断方向。

至少他不需要独自一人面对地狱。


十一号的事故之后,他们身边的保护措施得到了升级。除去佩戴抑制器,他还接受镇定剂的注射,那让黄少天对事情的记忆更加模糊,很多时候他都是在恍惚中度过,完全失去和外界的联络,清醒反而像是梦境。

他不确定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多久,他失去对时间的判断,几乎忘记他本身的存在。直到有一天,他在黑暗中看见一道蓝色的光芒。


起初黄少天以为那是他的幻觉,而当他的监控器同样开始发出警报,黄少天缓慢地意识到事情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

他无法看见任何现实中的东西,除非那道光芒并非来自于现实。抑制器剥夺他作为普通人的视力,除非那道光芒并不由普通人创造。他的心脏因为这个想法而跳动,他伸出手试图去触碰,一种熟悉的温暖吸引他向前,那是一种柔和的颜色,那道光芒的温度如此真实,像是火焰的内芯在他面前摇曳,他能体会到其中蕴含的能量,以至于他几乎可以确信它的来源。

那是另一个能力者。

一个刚刚诞生,新生的能力者。

就在他面前,还没有被抑制器剥夺,如此美好地向世界宣告他的存在。


黄少天迈开步伐,然后是第二步,他急切地向前走去,直到他能碰到的已经是冰冷的墙壁。他听到走廊上的警报响起,他听到凌乱的脚步声,那道光芒释放出了更加强烈的热量,它仿佛感受到了他的靠近,于是用尽一切回应着他,黄少天沐浴在那片刻的温暖中,直到他听见隔壁的房间被打开。


蓝色的光芒消失了。

他听见微弱的挣扎,打斗,还有嘶吼。然后就像它出现时那样突然,一切归于平静。

直到隔壁的嘈杂声逐渐淡去,黄少天才想起来那是喻文州的房间。


那是属于喻文州的力量。


他没有机会知道喻文州将被带去哪里,但他知道他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他会像他一样被戴上抑制器,他们会将他的能力逼迫到极限,然后他们将再次独自一人。


几个小时后,黄少天隔壁的房间住进了对照组-268。



“他该醒了。”一个声音说。

“你应该让我去叫醒他。”另一个声音回答。

“你看起来不是很相信我的判断?”

“我是说,我也不介意借你的能力用用。”


黄少天睁开眼睛。他正处在一个车厢中,他的面前站着三个人。

“你看,他醒了。”第一个声音说。黄少天转过头,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他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

“他看上去完全搞不清状况。”第二个对他旁边的人耳语。

“如果你们能现在闭嘴,我觉得情况会可控很多。”第三个人回答。黄少天惊讶地发现他和前一个人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嘿。”第一个说话的人蹲下来。“你感觉怎么样?”

他的视线和黄少天齐平,于是黄少天意识到了两件事。第一,他之所以觉得他眼熟是因为他长得像极了苏沐橙,第二,这个声音就是那个催眠他入睡的人。

“你应该没什么问题,除非沐秋不小心在你的脑子里搞坏了什么东西。”第二个人吊儿郎当地说。黄少天注意到这个人说话的方式很容易让人恼怒。

“我很确定没有。”第一个人转头回答。


黄少天这时反应过来他被称作沐秋。

他眨了眨眼,缓缓得出一个近乎疯狂的结论。


“你是谁?”他问。

“他在问谁?”第二个人问。

“显然在问苏沐秋。”第三个人说,朝前跨了一步,他看上去是那个负责发言的。“我很抱歉我们用了些暴力的手段把你带到这里,黄少天。”所以他们还知道他的名字。“你现在肯定有很多问题,所以我想我最好先声明我们并没有打算伤害你。”

“虽然我们的确是因为你们在那里才过去的。”第二个道。“而且我们的确大概杀了十几个人。”

“我有没有说过不要打断我讲话?”第三个问。

“没有。”第二个真诚地回答。

“那我现在说了。”第三个道,重新转向黄少天。“我们了解你的信息,你的能力,你在实验室的经历,以及你如何加入魏琛的小队。我们同样了解你的队友,顺带一提,你很快也能见到他们,他们现在并不在这里,但我保证他们都很安全。”

“至于我们将你们带走的目的,简而言之,我们想给你们一个选择。”他的视线对上黄少天的。“我知道作为一个能力者,你能获得的选择其实很少。不是被当做实验用品被关一辈子,就是加入政府替他们卖命。我们给你的选择即是结束这个状态的权力。我们反对能力者被当做工具使用,我们相信能力者和普通人拥有同等权利。”

“所以我们截取了你们任务的通知,在你们会到达的地点等待你们。我们解决了你们原本的任务目标,然后现在你们就在这里。”


“你们是游侠。”黄少天开口。

“什么?”

“你们是能力者,显而易见,但我没有看过你们任何一个人的档案,所以你们必然没有登记过。你们不属于实验室,同样不属于政府,我想不到其他的选择。”

第二个笑了一声。

“游侠。”他说。“所以他们现在这么叫我们。还不赖。”

“事实上,内部我们会使用的称呼是联盟。”第三个道。

“你们找到已经属于实验室或者政府的能力者,然后你们给他们一个选择。他们或者加入你们,或者被你们抹去记忆送回原先的地方。”黄少天道。

“他反应很快。”第二个评价。

“是的。”第三个赞同。

“我听说过你们,但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你们只是个都市传说。”黄少天道。

“因为那些被送回去的什么都不记得,我不会很奇怪这一点。”第三个道。

“哥并不介意做一个传说。”第二个道。


“如果我加入你们。”黄少天问。“会发生什么?”

“如果你注意到的话,我们已经把你佩戴的定位仪取下来了。”第三个示意黄少天看向他的脚腕。“这意味着现在对于政府来说,你们的状态是失踪,或者生死不明。”

“如果你加入我们,我们就让这个状态彻底变成死亡。”苏沐秋开口。“我们给你一个新的身份,然后从此你是自由人。”

“你可以跟着我们继续解救更多能力者,也可以离开我们单干,当然,那样的话我们依然会拿走你的一些记忆,毕竟不能确保你会不会去向政府通风报信。”第三个解释。“做出这个选择的人也不是没有,但总之,我们尊重你们的选择。”

“而如果你不干,那我们就把你打一顿再送回去。”第二个道。

“我们不会把你打一顿。”第三个瞪他。“不过其他的都差不多。”


“所以,你的选择是什么?”他问。

“我必须现在回答?”黄少天反问。“我还以为你们会带我参观一下基地,或者开点福利。”

“我真的开始喜欢他了。”第二个笑。

“而且我想见到我的队友。”黄少天道。“我想知道他们的选择。我还想知道,”他的视线转向苏沐秋。“你和苏沐橙是什么关系?”


“看来我们忘了自我介绍。”第三个说。

“我是她的哥哥。”苏沐秋平静地回答。

“她没有说过她有哥哥。”黄少天道。“她只提起过她的家人都死了。”

“根据我和她最后一次见面的情形,我不会意外她这么认为。”苏沐秋道。“现在我们有接近三十人的规模,但最初,联盟只是一群从实验室逃跑的青少年。我们本来会带上沐橙一起离开,但是她当时的状况很糟,我害怕冒然的转移会让她丧命,而在我犹豫的时候,陶轩先找到了她。”

“而为了顺利的逃脱,我猜我们伪造了自己的死亡。”第二个补充。“说到这个,我是叶修。”

“叶秋。”第三个颔首。

“你这么说他也想不起来。”叶修道。“我们事实上更早就认识你,”他伸出手。“我是十一号。”


十一号是他在实验室唯一接触过的另一个能力者。

他们的接触并非巧合,事实上,那是因为十一号能力的特性。


黄少天在那天被告知今天的计划有变,他不再需要做常规的监测,相反,他被带去了另一间房间。他没有被绑到仪器上,也没有人取下他的抑制器,他感到不安,过了几分钟后,他听见一扇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些人。

“别让他们靠太近。”一个人说。“五米之外。”

“要取下三十七号的抑制器吗?”其中一个问。

“不用。”另一个回答。“是时候让十一号拓展一下他的能力。”

十一号。

他吞咽了一口口水。

那个制造了爆炸,还杀死了实验员的十一号。

黄少天很难说是恐惧还是好奇占了上风。他没有移动,他也无法移动,他感到十一号的视线越过房间落在他身上,然后他听见实验员退到了门外。

“开始。”有人道。


黄少天不确定有多少人体验过这种感觉,

起先,他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同。然后他感到他的眼眶发热,血液从他的全身逆流,热量聚集在他佩戴抑制器的手腕,他感到力量在他的皮肤下涌动,就像有什么要冲破桎梏,他爆发出怒吼,他浑身的骨骼咔咔作响,他几乎觉得他就要这样再次获得他的能力——然后突然,一切热量都消失了。


黄少天睁开眼睛。

他能看见这个房间。他能看见光源,他能看见五米外的另一个男孩,穿着拘束服,双手交叉绑缚在胸前,整个人被皮带固定在身后的椅子上。

他能看见所有这些。

所有这些。

所有最平常的景象。


然后他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


他的能力并没有恢复,相反,它消失了。

这是为什么抑制器不再起作用,这是为什么他重新获得视力,因为此时此刻,黄少天仅仅是一个普通人。


他缓缓看向房间那一头。

十一号闭着眼睛,他浑身都在颤抖,黄少天看见血液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他看见他的头在痛苦中撞向身后的椅子,他张开嘴,发出几乎非人的哀嚎。

黄少天因为恐惧而无法移开视线。

他不知道十一号身上正在发生什么,但他可以确定那和他失去的能力有些关系。


有人打开麦克风。

“十一号。”那人道。“你现在能看见什么?”

回应他的只有惨叫。

“十一号。”那个声音平静地重复。“配合实验进程,或者你的弟弟只能一直保持在这个状态。”

弟弟?

他看见十一号剧烈地冲撞他的束缚,整张椅子都发出令人不适的咯吱声。

“让我们换一个简单一点的问题。”那个声音道。“这是什么颜色?”


十一号的挣扎逐渐平息,他睁开眼睛,血液从他的眼角流下。

“蓝色。”然后黄少天听见他说。“这是蓝色。”

“非常好。”那个声音道。


当十一号离开那个房间,黄少天的抑制器重新生效。

他想他刚才明白了十一号能力的用途。他夺走别人的能力。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能杀死那个实验员。



“但你应该已经死了。”黄少天说。

“我是不是刚刚才说了我们诈死?”叶修回答。

“我知道。”他的喉咙发干。“但这不一样,我看着你们死的。”他的视线移向叶秋。“你们,还有——”

当魏琛来的时候,他恳求他救上喻文州。

黄少天张开嘴。

他看着张佳乐引爆了那栋建筑,没有任何人有可能生还。

“我看着你们死的。”最后他只是重复。


“他是不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叶修转头问。

“不。”黄少天道。甚至忘记去反驳。“我只是在想,如果你们还活着的话,那当时和你们在一起的其他人……”他停下。“你们怎么活下来的?”

“向一个朋友借了点东西。”叶修道。“听说过孙哲平吗?”

黄少天摇头。

“他也曾经在实验室。他可以建造一个能量场,并且那似乎是唯一可以抵御张佳乐的爆炸的东西。”

“只有一个问题,就是孙哲平的能量场只对他自己适用。”苏沐秋道。

“但船到桥头自然直。”叶修耸肩。“我的弟弟,叶秋,可以改变,移动,或者伸缩任何空间,基本上就是个哆啦A梦任意门。”

“哈哈,很好笑。”叶秋瞥他。“当时,我和孙哲平的能力分开来并没有办法救下场内所有人。”

“除非有哪个天才想到了将它们融为一体。”叶修道。“我复制了他们的力量,再进行了一些融合,于是我们建出了一个大约五平米的防护罩。”

“然后等到爆炸结束,嗖,我们就都走了。”苏沐秋总结。

“而因为那个爆炸的威力太大,看起来就像我们死了。”叶修道。

“实验室和政府都认为我们死了,因此没有任何人试图追踪我们。我们意识到这个状态正是我们需要的,于是保持了假死的状态,而那就是联盟,或者你们叫做游侠,的雏形。”


但黄少天的注意力只在其中一句上。

“你刚刚说。”他道。“你们——所有人?”

“所有人。”叶秋道。


黄少天想起他昏迷前的景象。

蓝色的光芒笼罩了旷野。

他只有两次见到那样的力量。一次,蓝色的光芒将他从黑暗的边缘拉回,第二次,那样铺天盖地的毁灭将他从枪林弹雨中拯救。他几乎无法将这两次的景象联系在一起,因为第一次有多么柔和,第二次就有多么强大,但同时他感到如此熟悉,以至于他当时几乎喊出了喻文州的名字。但是当黄少天见到叶修,他以为那不过是叶修继承了喻文州的力量。

但现在似乎他最初的判断仍然可能是对的。


“在实验室。”他开口。“我认识一个人。我不知道他的代号,但我知道他的名字。我认为……我一直认为他也在那栋楼里。我以为他和你们一样已经死了。”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

“他叫喻文州。”他道,恐惧着他会听见他不想听到的回答。“你们有可能知道这个名字吗?”


室内安静了一会儿。

然后叶修开口。

“让我想想。”他道。“喻文州,奇怪的名字,我不确定我有没有听说过。”

黄少天感到他的胃不舒服地绞紧。这没什么,他想,他已经度过了之前没有喻文州的日子,情况还能坏到哪里去?


叶秋踹了叶修一脚。

“我们当然认识喻文州。”他说。“事实上,他就是那个坚持让我们把你的小队带出来的人。”

“我也有坚持把沐橙带出来。”苏沐秋道。

“那这是一个美丽的巧合。”叶秋回答。“喻文州把你带回了这里,他本来计划等你醒来,不过有一些突发的状况只有他能解决。”

“他一个人去解决?”黄少天喊出声。“当你们所有人就站在这里闲聊?”

“哦,他有自己的小队。”叶秋道。“我们很少单打独斗。”

“他也更喜欢和那两个孩子一起出去。”叶修道。“他们合作得很不错。”

“孩子?”

“唐柔,还有卢瀚文。你一会就能见到了。”苏沐秋回答。“喻文州和我们说过他和你的相识,所以我知道当他的能力觉醒之后你就没有再见过他。要让你想象喻文州全盛的能力也许有点困难,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他算得上是我们中间最强的。”

“之一。”叶修道。

“而假如你想知道具体细节,那就只有等你加入我们我才能告诉你。”叶秋总结。这也许是他的错觉,但黄少天现在觉得那对双胞胎似乎在狡猾的程度上不相上下。

他眯起眼睛,对黄少天露出一个笑容。


“所以,你的决定是什么?”




tbc



爽文

应该不会有后续了


好了我又打脸了,我改名叫擅长打脸,后续在这里:下一章


我知道这个设定很没创意,天天做实验的超级大反派,看上去比较中立但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的政府,还有为了自由和人权奋斗的主角,blablabla

感觉我整天写这种中二的东西

AU系列:

双向连接 - 环太平洋AU

德鲁伊会梦见半羊人吗 - 神奇生物AU

当太阳升起 - 战争AU

水手,乞丐,小偷,间谍 - 谍战AU

EPA0873的自由宣言 - 人工智能AU

随便什么AU都可以讨论群:745295807

(验证写三遍大力水手王杰希)


其他人(没写到)的脑洞:

首先必须是王杰希。因为他的能力是魔法!

然后是黄少天。黄少天就是有个鸡肋的透视能力,主要因为我想写肉搏,肉搏多好啊,是吧

喻文州的能力差不多就是旺达那种,反正很强

卢瀚文和唐柔一个水娃一个火娃

叶修的能力其实是复制!只有当对方不乐意的时候才会是剥夺(就像和黄少天那次)然后如果他长期接受一个人的能力就也可以长期拥有,比如他基本上一直有叶秋和苏沐秋的能力(好大一个挂)

叶秋就是空间,和Doctor Strange差不多

高英杰是时间,还是和Doctor Strange差不多

乔一帆是隐身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

苏沐秋和苏沐橙的能力差不多,苏沐橙是比较温和的,就只是感应,苏沐秋可以直接控制(比如催眠黄少天)

然后不知道有没有人好奇四号是谁,四号是方世镜,就是可以知道别人的能力的能力

双花的能力又是对好的,张佳乐负责爆炸,孙哲平负责当盾

肖时钦是军火库,简而言之就是可以从自己身体里掏出武器的那种哆啦A梦

方士谦是治疗

孙翔是瞬间移动

韩文清是力量,纯力量,大力出奇迹那种,真汉子

刘小别是速度

最后就必须周泽楷了,因为周泽楷,是普通人!普通人!不过是个神枪手。我有一个很小的脑就是他和孙翔打了一架,结果竟然打过了,搞得孙翔总觉得他一定不是普通人,但其实他就是


就这样了没了


热度(331)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