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相分争-15 [授权续翻]

原文地址:House Divided

原作者:spaceliquid

配对:Megatron/OptimusPrime(斜线前后不代表攻受)

原翻译(1-14章):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原译者: @即食品阿撒 

简要:

一切皆因飞行双子的问题而起。

当他们的霸天虎译码开始活跃起来时,擎天柱不得不向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寻求帮助:被俘的霸天虎首领。而威震天为他的合作开出了出乎擎天柱预想的价码。 

然而,当昔日仇敌抬起头后,这项互利互助的交易开始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翻译自原译者)

原作者授权:

原译者授权:

预警:本文为互攻,本章有mop拆卸


前文提要(1-14章):

在监狱的频繁会面中,擎天柱逐渐意识到了威震天的吸引力。当通天晓去世,御天敌沉迷权力,威震天成了唯一与他分担哀悼的对象。他逐渐将威震天当做一个普通人来看待,而在擎天柱能理清自己的思绪之前,昆塔莎人的到访改变了一切。

他们要求赛博坦交出擎天柱和威震天,并宣称将对他们进行审判。擎天柱和威震天在昆塔莎法庭上合作脱身,并在躲避追捕的过程中遇到了前来援救威震天的螺母。两个霸天虎和一个汽车人结成了短暂的联盟

14章中,擎天柱和威震天关于汽车人-霸天虎的历史及未来的谈话同样让他们发现彼此的相似和不同,而威震天也坦诚,如果擎天柱是一个霸天虎,他或许会成为他的得力副手……



Chapter 15

(Part II, Chapter 6)



“在到达城市之前,我们还有一到两天时间。”威震天越过螺母的肩膀看向擎天柱。“假设我们找到了我们想要的,你在飞船方面有什么特长?”


擎天柱短暂地思考了一阵。在那场关于和平的对话之后,威震天开始主动和他交谈,而擎天柱发现他很享受这种交流。他们不谈任何重要的话题,不约而同地避开敏感的争议点,仅仅关注在安全的小事上,像是擎天柱喜欢的书和技术。他们之间的氛围如此轻松,以至于擎天柱有胆量给自己找了根棍子作为临时武器,而当威震天看到时,他只是朝他笑了笑,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我不算个很好的驾驶员。”擎天柱回答。“汽车人的飞船大多可以自动驾驶。我能进行手动操作,但并没有太多经验。我倒是挺擅长射击挡路的小行星。”在他们修理太空桥的旅途中,这曾经给擎天柱和他的队友提供一些娱乐(以及压力缓解)。


“换成更快一点的目标怎么样?”


“也可以。”擎天柱咧开嘴,第一次为他自己感到骄傲。他曾经是他们班最优秀的神枪手。


“一个炮兵。”威整天点头。“很好。我们会需要你,即使我们能够顺利通过猎网。”


这让擎天柱移开了视线。他应该为他们马上就能离开昆塔莎感到高兴,但事实上这个认知让他恐惧并且焦虑。


原本他只想尽早逃离这个鬼地方,但当他们距离成功越来越近,质疑的声音开始出现在他的脑中。昆塔莎人将擎天柱和威震天的死亡作为撤离汽车人领空的代价,但现在他们并没能被处死……如果昆塔莎人决定报复怎么办?他们会不会再次袭击,要求获得违约的赔偿?


他们会不会要求汽车人,假如擎天柱再次出现在赛博坦,他必须立刻被捕?


他越思考这个问题,就越对他们现在的计划动摇。他避免了那场即将到来的死亡,但如果他设法离开昆塔沙星……那真的会是更好的选择吗?假如他了解到昆塔莎人又一次因他而威胁无辜,他将怎么面对自己?


高尚的做法应该是牺牲。不是吗?


擎天柱咳嗽一声,试图摆他胸口沉甸甸的压力。假如事情真的如他预想,他再次投降,那这一切努力的唯一意义将是他解救了威震天,并允许他们最大的敌人重振旗鼓。所有汽车人都会因此憎恨擎天柱,而他们的憎恨是对的。况且,昆塔莎人想要他和威震天两人,他们应该不会满足于只有他投降。到那时,他会不会还需要确保昆塔莎人也追捕到了威震天?


单是这个想法就让他的内心紧缩。逻辑在此毫无作用,擎天柱无法做出这种事。那会是恶劣的,那是背叛。他体内的军事代码短暂地做出抵抗,用汽车人规章填满他的处理器,擎天柱毫不犹豫地删除了它们。御天敌才是那个喜欢按部就班的人,而看看那给他带来了什么后果。不,当一件事事关道德,擎天柱会听从他的火种。


关于御天敌的回忆淹没了他,擎天柱试图不去思考,但那些记忆让他悲伤。御天敌高高在上地将他遣走,御天敌用敲诈强迫他就范,御天敌威胁他的朋友……为什么他从来没能意识到这些?为什么他任由这些事发生?


御天敌将他交给了昆塔莎。擎天柱从未停止说服自己那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这么做是为了避免战争,并且保护了成千上万的生命……但那依然让他痛苦。非常痛苦。


事实上,他连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都没有。他不能回到赛博坦。他不能回到地球:大黄蜂,莎莉,还有桑达克教授会欢迎他的到来,但他的敌人也能想到这点,地球会是他们第一个搜索的地方。他不想让他的朋友陷入危险。


又一次地,擎天柱意识到了他对螺母毫不掩饰的嫉妒。那些霸天虎很幸运。他们也许被赛博坦驱逐,但他们仍然有一个期待他们归来的家园。这并不公平。汽车人才是那个崇尚集体主义以及互相帮助的群体,但现在邪恶、自私的霸天虎有家可归,而一个汽车人却被他的同类抛弃。


至少有些人还能得到快乐。


思考到这里,擎天柱放弃了将他们的坐标暴露给无人机的想法,他会和霸天虎待在一起,并和他们一起逃脱……然后他会偷走等离子碎片推进器,再从霸天虎的手下逃走。至少这会帮助汽车人的事业。在那之后,擎天柱会审时度势,再决定他的下一步动作。



到了那天中午,他们走在一条陡峭的岩石山脊。没有人对这个地形给予了过多关注——毕竟,由于这片地带山峦过多,岩石的形成非常常见——但当他们到达树林的边缘,擎天柱无法控制地发出一声惊呼。


他们正站在河岸边上。面前的河流如此宽广,以至于他们都看不清另一侧的树木。整条河的河面都结了冰,而在他们的左手边,岩石比树木还高的地方,他们能看到一面巨大的冻结的瀑布。


瀑布横跨了他们眼前的河流——那是一堵白色的巨墙,曾经湍急的水流凝固为棱柱互相支撑,被昆塔莎人的科技永远静止在时间中。仅仅是看到这样的景象都让擎天柱感到渺小而卑微,但他并没有太多时间敬畏他的所见。


“我们要冒险飞过去吗?”威震天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太危险了。我们不知道附近是否有无人机。”在过去的两周里,擎天柱学会了小心开阔的地区。


“我们总得跨过这条河。城市一定在对岸。”


擎天柱陷入沉吟。


“有些时候,瀑布后面会有些空隙。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


威震天看上去有些怀疑。


“但我们没法保证能够找到一条完全畅通的。”然后他的神情缓和了一点。“不过这至少值得一试。”


幸运的是,擎天柱的猜测是对的:他们的确在冰帘后发现了通道。尽管如此,那条路看上去并不安全,当他向内窥探,他不安地绞紧了他的手指。隧道很长,站在这一侧,他们完全无法看到它的尽头。它的石壁同样覆盖着冰晶,微弱的光线透过瀑布照射进甬道,在闪烁的表面上折射出绿色的光芒。这看上去像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通道,像是通向地狱,或者死亡。


但它同样宽敞到足够容纳他们三个。威震天皱了皱眉,他显然也不想走进去,但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


“这和一个矿井没什么区别。”他最终开口。“我们会试试。螺母,走吧。”


无论如何试图显得勇敢,他们依然小心地迈出每一步。甚至螺母都展露出了不符合他性格的谨慎,他牢牢抓紧威震天。擎天柱不会因此责怪他,事实上,当他们走过那些蜿蜒的通道,他也希望有人能在这时握紧他的手。那堵巨大的冰墙每分每秒都在凸显它的存在感,每当他转过头,他连入口的痕迹都无法辨认,这让他的油箱难受地拧紧。


不过到现在为止,他们都还是幸运的:他们遇到过一两次挡路的岩柱还有分叉口,但是前进的方向从未被堵死。擎天柱保持着信心,期待他们很快将离开这个冰霜坟墓,直到他们听到了一声模糊的,并且过于熟悉的响动——小型飞行物的引擎声。


不需要任何提醒,他们同时僵在原地,三个EM立场全部充斥着恐慌。那些无人机,那些搜索他们下落的无人机就在他们身旁,仅仅被瀑布隔开!


[别出声,也别动。]威震天通过通讯链接下达指令,但擎天柱已经不需要这个额外的建议:他全身完全静止,和周围的隧道融为一体。他的火种正剧烈地跳动,而擎天柱必须用尽所有意志力才能阻止自己把它扯出来——只是为了让它安静,并且停止那种震耳欲聋的击打声!


曾经汹涌的河流中包含着许多空气,而这使得它凝结而成的冰面浑浊。正因这点,擎天柱他们看不见昆塔莎的无人机,无人机也没有发现这些逃犯。随后,就在那漫长的恐惧中,一种奇妙的脱离感席卷了他。如果他发出了声音会怎么样?他可以现在就开始大叫,并且用力敲打冰面,无人机一定会立刻发现他们。他们会被带回昆塔莎的法庭(假设那些霸天虎没先杀了擎天柱),然后昆塔莎人会得到他们想要的。他们会放过赛博坦,而擎天柱将完成他的使命,保护他的人民。无需多虑,也不会被质疑。


但那一刻很快过去了,而擎天柱重新控制了他的思绪。不,无论是什么在刚才控制了他,那都是疯狂的,是一种病态的冲动。他们逃走并不是为了再次被抓住。况且擎天柱不能背叛他的同伴。虽然他们是霸天虎,但没有人应该面对昆塔莎不公正的判决,没有人应该死在吸屑虫堆里。他缓缓吐出一口气,他的火种也逐渐归于平静。


而就像为了回应他的决定,无人机的引擎声远去了。他们在沉默中度过了十几秒,霸天虎方才胆敢移动。


[看上去他们走了。]威震天在通讯里说。[让我们离开这里。]


他们没有再遇到其他问题。当他们离开隧道时,四周是安全的。



他们那天的历险并没有到此为止:当天傍晚,他们发现了一个山洞的入口,相当宽敞,并且隐藏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之后。


“你怎么想?”擎天柱开启了他的头灯检查那个洞穴。显然,他们看见的只是第一个穴室,最远的墙壁上还有另一个小口,通向山洞的更深处。“在这里过夜怎么样?”


“好主意。”威震天朝螺母示意,于是那个高大的霸天虎弯下腰走进去。“我们应该检查一下里面的情况,再找一个远离洞口的位置安置。”


第二和第三个穴室并没有什么新鲜的,唯一特殊的是洞穴内的钟乳石和石笋,一些金属制物似乎从这些石头中生长,将它们光滑的表面变得棱角不平。这看上去很不自然,并且对擎天柱而言,相当令人不安。他很高兴他们离开了那两个穴室。他们能看见一些结冰的水洼和冰柱,但当他们走向深处,洞穴变得干燥。


终于,他们顺着隧道走到了最后一间穴室。这是一个很大的洞穴,墙壁和地面都很光滑,没有碎石或者冰块。这是山洞的尽头。这看上去像是一个完美的野营地点,而洞穴中央的长条金属还能给他们所有人都提供一些隐私……


突然,那些金属移动了。


十条触须从它下面爬出,将它撑起,随着从心底升起的恐惧,擎天柱意识到这和他们之前遇到的章鱼是同一种东西,只是要巨大得多。而当他们能以那些章鱼为生时,这一个已经准备好将他们作为养料。


他们三人在同时做出了反应。螺母有些粗暴地将威震天放到了地上,而破坏大帝甚至无暇顾及,他立刻瞄准那个野兽。擎天柱唯一的武器就是那根棍子,他冲向一侧,一边将头灯的光源对准章鱼,一边试图想出应对的办法。与此同时,螺母弯下了身,他背部的武器舱打开,然后威震天的怒吼响彻了整个洞穴。


“螺母!不准使用导弹!你会把整个山洞炸毁的!”


螺母遵从了那道指令,他关上他的火箭发射器,发出战吼,并朝那个硕大的生物冲锋。粗壮的触须立刻抓住了他,它们收紧,试图压碎螺母的盔甲。他们扭打的身形中不时发射出激光,但螺母的努力是徒劳的:章鱼的金属外壳太过坚硬。


如果这个生物和它的同类一样,那它的腹部或许会是一个弱点。


“螺母!把它拉开!”擎天柱绕着他们奔跑,试图从章鱼的身后接近它,随后猛撞向它的身体。如果他们能够成功将章鱼逼到威震天那里,也许破坏大帝就可以从下方射击它的腹部……


而擎天柱没能考虑到的事情是,尽管螺母已经吸引了章鱼的注意,它依然全身都有触角。


一只触角抓住了他,勒住它的胸甲,并将他按向地面。擎天柱奋力挣扎,触角却只是越收越紧,他听见了金属板在压力下扭曲的声音。他被拖到了那个生物的正下方,如果他有武器的话,这会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但此时此刻擎天柱只能恐惧地看着章鱼的腹部装甲打开,露出它巨大的喙。他在他能思考前做出了反应:他把手中的棍子塞进了章鱼的巨颚之间,阻挡它们闭合。


那根棍子立刻就开始弯折,并且显然随时都会折断——就在那时,一个人抓住了擎天柱的领子,然后另一股力量将他扔向地面。他惊呼出声,而威震天的咆哮立刻充斥他的接收器:“别动!”——热浪灼烧了他的脸颊,激光炮直直射向章鱼张开的喉咙,正赶在那根棍子断裂之前。


野兽发出了一声沙哑的长嚎,他的身体传来一阵咯咯声,触角骤然缩紧——然后永远地放松。


章鱼的尸体砸向擎天柱和威震天。


螺母立刻将他们拖了出来,带着孩子般的惊恐推开他们身上的尸体。


“主人!你还好吗?哦尊贵的威震天,我太失职了,我应该……”


“这没事……螺母,”威震天低声说,警觉地眨了眨眼。擎天柱发出一声呻吟,重新调试他的视觉接收器,然后注意到他的大半身子都躺在威震天身上,而破坏大帝的手正环绕着他的腰。擎天柱只剩下一个完好无损的头灯,在它闪烁的光芒下,他看到他们之间缓缓落下的灰尘,还有威震天得意的笑容。领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回以一个微笑。他们活下来了;他们活下来了!某种灿烂而喜悦的东西从他的火种中喷涌而出,就像太阳的光芒温暖了他全身,在那瞬间,只有一个认知变得无比清晰:


他不想死,不想死在这里,也不想死在昆塔莎人手下。


他想活下去。



后半段拆卸:

微博长图

ao3链接


译者注:

House Divided完结于15年,原翻译也暂停于15年,原译者的译文非常优美,接手续翻让我很紧张,希望已经习惯原翻译的朋友可以原谅我的拙劣。我不太确定tf的互攻是如何打tag,暂时决定会在剧情章节使用mop和opm两个tag,如果有拆卸就按照此章的攻受来打。假如这样的方式有任何不妥之处,请告诉我。以及,我在一个月前才刚刚入坑,因此如果有专有名词翻译错误,同样请指正,非常感谢!

热度(94)
  1. 5-11真的掉线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iphered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