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连接 -5

环太平洋AU

01  02  03  04


5-


科迪亚克的班机在周一早上抵达香港。

黄少天和唐柔站在停机坪旁等候,直升机上走下来两个男孩,一个稍微高一些,都背着军用背包。

“训练生卢瀚文。”

“驾驶员黄少天。”他回答。

“自我介绍都省了,”魏琛道。“三十分钟后来指挥室找我。”

停机坪位于六号库位之前,他面前的小个子缓缓抬起头,用惊诧的眼神打量海港前的壁垒。那两扇巨门尚未关闭,他可以从中隐约看到里面的红色机甲。

“欢迎来到香港。”黄少天说。

“酷。”卢瀚文回答。


就像他的档案上写得那样,卢瀚文是一个相当年轻的驾驶员,年轻,而且充满了活力。

“左边那个是你的柜子,你睡上铺我睡下铺。防辐射的药每周三领,警报在这里,半夜饿的话可以拿冰箱里的吃的,我给你放了一瓶果汁,还想要别的问食堂要。”黄少天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伙食还不错,算是你在这种时候能找到的最好的了。老魏给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估计他待会儿会直接带你去看机甲。”他停下脚步,把玩桌上的卡片。“还有什么别的问题?”

卢瀚文道:“你是黄少天。”

“对。”

“那个黄少天。”

“没错。”

“我在穹顶碎片的总部。”

“是的。”

“我要开蓝雨了。”

“正是。”他有点想笑。

“酷毙了。”卢瀚文睁大眼睛。


“我在学院就听说过你了。”他的新搭档跟着他一路小跑。“我看过你的格斗训练视频,我还看过你们战斗的录像,无人机录的,我们上课会学习这些录像。你知道他们给你的那一招命名了吗?那个这样,这样,然后反手,砰!”他做了一个瞄准的姿势。“帅毙了!你们用那把剑定住了黄昏,然后直接爆开了他的脑袋!哗!”他原地跳起来。“链剑是我最喜欢的设计了。我曾经用这个招式去打刘小别,他从来没打过我,你知道刘小别吗?他告诉我他现在负责微草的维修,但我不是很信他,老师以前会给我们看现役机甲的模型,包括蓝雨和微草,我觉得蓝雨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机甲,我做梦都想摸一摸她,她简直就——美极了!连涂漆都美极了!还有她胸口的冷冻炮,我一开始以为我有一天我能被分配到修理她,我以为那就是最幸运的了。但现在,我是说,天啊,现在我要开她了!”他猛地停下来,仰起头看向黄少天,鼻尖上还挂着汗水。

“我是不是太兴奋了?”卢瀚文紧张地问。

“不,不。”黄少天笑。“真的进入驾驶舱时我会希望我的搭档保持一颗冷静的头脑,但现在我很高兴你能那么期待。事实上,我觉得这里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而看看这话是谁说的。”他们前方传来笑声。方锐倚在墙边,手上还抱着一个球。”你真应该告诉他你第一次离开学院的时候是怎样兴奋到把一层楼都吵醒了,”他把球扔给黄少天。“别欺骗你的搭档,你就是这个穹顶的热闹源泉。”

“闭嘴。”黄少天把球扔回去。“而我正巧还记得你被晾了一年才有搭档时在魏琛办公室哭天抢地。”

“那一年是为了让我等到最好的。”方锐耸肩。

“让我想想,是谁曾经发了三封申请书说要和周泽楷搭档?”

“提醒你。周泽楷那时不但成年了,还比我大一岁。”

“但他才刚刚加入学院。”

“而我写的是不介意等他两年。”

“所以你已经见过方锐了。”黄少天转头找卢瀚文。“呼啸驾驶员,擅长胡说八道。”

卢瀚文的关注点显然早已不在他们的对话上。

“你是方锐。”他不敢置信。

“是我。”方锐回答。

“你是方锐。”卢瀚文小声说。“我在半小时内,见到了黄少天和方锐。”

方锐咧开嘴。他朝卢瀚文伸出手。“需要提问,拥抱,签名,还是一条龙服务?”

卢瀚文抽了口气。

“酷。”他说。握住方锐的手。“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还会有更酷的。”黄少天把卢瀚文的手抽出来,按着他的肩膀转了个方向。“看见那扇门没有?三分钟后那里面会走出来周泽楷江波涛李轩吴羽策。老魏喊了所有人,那意味着你马上能见到大部分香港现役驾驶员。楚云秀和和李华是不是还在悉尼?”他问方锐。

“我不记得他们回来了。”方锐回答。

“那也许会少两个。”黄少天道。“还有你的熟人,我记得高英杰和乔一帆和你一届?”

“是的。”卢瀚文点头,他绞了绞手指。“他们前两年还偶尔会回学院,今年就没有了,我那时候经常问他们驾驶机甲和在模拟器上的感觉是不是一样,但高英杰总是说他宁可我不知道这个差别。我能猜到他的意思,但我还是想自己经历了再得出结论。有时候我觉得这有点不公平,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多得到一些实战观摩的机会,我们是学员,但我们接触过的战斗都还没有那些无人机多,乔一帆说那是因为无人机是消耗品,而我们不是,我知道他说得有道理,但毕竟他已经是正式的驾驶员,他当然不会有这个烦恼。”他吃惊地捂住自己的嘴。“我又说得太多了。”

方锐笑出来,他看向黄少天。“我已经开始喜欢这个小朋友了。”

“我的小朋友。”黄少天警告。

“完全没打算撬墙角。”方锐举手。“我喜欢我的搭档,并且很珍惜在共感时得到的免费星座科普。”

“说到这个,”黄少天问。“包子呢?”

“去休息室了,就给我留了个球。”方锐无奈。

黄少天笑起来。“听上去是他会干的事。”

“你们说的是包荣兴?”卢瀚文提问。

“对。方锐的搭档,擅长让方锐的胡说八道成真。”黄少天回答。

方锐大笑。

“你真应该把这话当着包子的面告诉他。”他说。“他会爱死这个评价的。”


他们没有等多久就得到了进入指挥室的许可。包荣兴从休息室带回了李轩和吴羽策,唐柔和邱非已经在指挥室内,三分钟后周泽楷和江波涛带着孙翔也敲开了门。当黄少天看见王杰希和肖时钦时,他有些惊讶。他知道魏琛喊了所有人,但并没想到那真的意味着所有人。他不记得上一次这样的集会是什么时候,或许那从来就不曾有过,而这让他有些不好的预感。

人多起来后卢瀚文开始尽量以不引人注目的方式观察他身边的一切,黄少天能感受到他浑身因为兴奋而小幅度地颤抖着,鼻尖和额头挂满了汗珠。

他无声地笑起来。

他还没有和这个孩子共感,但他已经预感他们的大脑会很合得来。


魏琛最后一个到,他身后的门随之关上。他环视了一圈他面前的驾驶员和后勤,然后开口。

“PPDC没有倒闭。”

室内响起笑声。

“尚且没有。”他更正。“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并且和你们所有人有关。”

“先说坏的。”张佳乐道。


“三年前,有人提出了反怪兽墙的概念。”

“那是一个和猎人计划完全对立的提议。在环太平洋沿岸建造巨型城墙,就此将人类禁锢在内陆中。我们放任我们的敌人横行在海洋上,放弃我们少得可怜的主动权,偏安一隅等待资源耗尽。就像听上去的那样,它不过是延缓了死亡。”

“三年前,这个提案没有有被通过。我们尚且拥有更好的选择,我们可以选择进攻,而不是死守。“

“但现在,我必须很遗憾地告诉你们,我们的位置或许被调换了。”


“从安克雷奇事件到现在,我们能取得的胜利越来越艰难。我们的敌人在进化,但我们无法跟上他们的步伐,”他的视线扫过人群。”为此我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截止到现在,我们拥有超过四十台机甲,其中半数经历过重建,半数已经被毁。与这个数字相匹配,超过半数的驾驶员已经丧生或退役。”

“我们投身于这场战役十年。十年间,我们守住了脚下的土地,但我们的牺牲同样庞大。而我们要面对的或许不止一个十年。”

“出于对长远未来的考虑,以及资金短缺的现实,上周五的会议中,三年来第一次,保守派获得了超过百分之二十的支持。”

“今年秋天起,科迪亚克学院将停止招生和对训练生的培养,已经加入学院的训练生将被遣送回空军,或者提前成为驾驶员。在之后的战役中被摧毁的机甲将被直接送往遗忘坟场,我们不再拥有重建的余地。安克雷奇、东京、符拉迪沃斯托克分部都接到了可能被关闭的通知,香港穹顶尚且能够运转,但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各分部所拥有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年。”

“一年内,我们用战绩说服他们,或者猎人计划将被迫终止。”


“当我说这些的时候,先生们,我并不希望你们怨恨那些规则的制定者。”

“培养一个驾驶员的投入是庞大的。你们能够站在这里,每一个人都代表着你们背后的牺牲和奉献,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我同样希望你们意识到,你们所肩负的不仅是那些付出。”

“猎人计划从它被提出的那天起就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议题,它的风险过大,消耗过大,但同样是它让我们度过了之前的十年。”

“因为促成这个计划的是希望。”

“它是所有还不愿意放弃的人的蓝图,是我们现有资源的结晶,是我们最大的可能。”

“香港是第一个穹顶碎片基地,现在看来或许也将成为最后一个。这是我们最后的战场,而你们是我们最后的战士。”

“你们所肩负的是希望。”

“在你们中间,最年轻的十七岁,最年长的不超过二十六岁。有些还没上过战场,有些经历过比我更多的战役。我们还有一年时间,在这一年内,我需要你们准备好面对前所未有猛烈的袭击,以及随之可能发生的失败。我们要用这一年时间重新证明猎人计划的价值,证明那些牺牲和付出的价值,证明希望的价值。”

“所以不要为已经失去的悲哀,也不必因这些责任而恐惧。我需要你们意识到你们的使命,并将它化作你们的动力。”

“以及记住,你们永远不是独自一人。”


魏琛转过身,他身后的门被推开。

黄少天的眼睛逐渐睁大。

“这就是那个好消息。”魏琛道,他的身后站着七个人。“各分部面临着被关闭的危险,我由此不得不召回了所有暂留在分部的人员。”

“我在做梦。”他听见卢瀚文说。

“如果你在的话,我正和你做同一个梦。”黄少天喃喃。

“这里有些人也许你们认识,也许你们很熟悉,也许只是听说过他们的名字。不论如何,我很高兴有一天能再次迎接他们回到香港,虽然我更希望不是在这种情况下。”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不会经常待在香港。我会前往各个分部,尽可能为我们延长得到赞助的时间。”他身旁的人朝前迈出一步。“当我不在的时候,叶修将接替我的职务。”

“嘉世第一任驾驶员,北太平洋防线的战略负责人。”魏琛道。“以及现在,香港穹顶的指挥官。”

“我觉得你吓到他们了。”叶修说。

“就职宣言?”他问。

“我还活着,我退役了,”叶修笑。“还有是的,我回来了。”


然后是第二个。

“呼啸第一任驾驶员,科迪亚克第五期训练官。”

“对于19年之后加入学院的训练生,你们应该不会对他陌生。而鉴于我们中间还有四位尚未毕业的训练生,”他看向邱非和卢瀚文。“你们和你们的搭档将在会后向林敬言报道。直到你们进行第一场实战之前,他有权评估你们每一次模拟测试的数据,并代替我做出人员调动。”


第三个。

“安克雷奇实验部主任,霸图第二任驾驶员。从今天起,张新杰将负责香港穹顶K-实验室的运转。”


第四个。

“吴雪峰,隶属于原凡登堡空军基地,呼啸第一任驾驶员,南太平洋战略部首席顾问。”


第五个。

“霸图第一任驾驶员韩文清。过去几年间在安克雷奇分部进行研发测试。”


第六个。

“方士谦,微草第一任驾驶员,科迪亚克第三期训练官。”


最后一个。

他并不是走出来的。那个人穿着实验部的制服,身下是一台轮椅。

“喻文州。”黄少天听见魏琛的声音。“蓝雨第二任驾驶员,海参崴实验部首席顾问。他和张新杰正在进行针对共感与人机连接的五代更新,如果他们需要志愿者参与测试,希望你们可以配合实验进程。”


黄少天不确定他听懂了魏琛在说什么。

他和喻文州距离五米。五米,一个操控台,两排挡在他面前的人。那看上去就像是一整片海洋和三年的分离。

他想跨过它们,又希望他永远不会抵达对岸。


他看着喻文州对人群露出笑容,他的视线从房间一端掠到另一端,就像他也在寻找着什么。

黄少天在那一刻希望他并不在这里。他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他撞到了什么人,他听见自己模糊地道出抱歉,他抬起头,然后喻文州看见了他。

他看见了他。

他看见海浪,风暴,破碎的驾驶舱,还有他手腕上转瞬即逝的触感。在那一切之后,喻文州的眼睛正注视着他的。

他们之间隔了一片海洋。


黄少天忘记他在哪里。他置身于风暴,五米外是风暴的中心。

他看见喻文州张开嘴,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喻文州说:好久不见。




下一章

时间线和机甲/kaiju表格

2w3了,这两位朋友见面了

我犹豫了很久,然后还是选择了这个中二爆炸的写法

exel p1时间线补完罗辑、吴雪峰、林敬言、刘小别、高英杰、乔一帆,更正苏沐秋、叶修、王杰希;p2更正微草、呼啸驾驶员

以防有朋友不喜欢看exel,说一下改动的部分,1新增了苏沐秋的背景设定,参考环2,苏沐秋是在私自仿造机甲被捕后才加入PPDC,当他加入的时候,嘉世已经建造完成,他参与的项目是嘉世的重建

2修改了王杰希的在役时间,原设定他和方士谦同时退役,现为方士谦17年退役,王杰希19年,中间曾经和刘小别搭档

最后附赠一个乞讨链接  要饭

热度(110)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