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法则 -1

特工/碟中谍AU


1-

事情永远是这样结束的。

失去意识,然后醒来。医院,直升机,车厢后座,私人诊所,帐篷,地下室,监禁室,环球金融中心的顶楼。

然后看见你身边的人。

医护人员,同事,搭档,尸体,敌人,枪口,罪犯,恐|怖|分|子。

他睁开眼睛。

一张模糊的人脸在他的眼前移动。

他露出一个笑容。

“嘿。”他道。“美女。”


“把血检再过一次,看看他有没有被注射过致幻剂。”那个人说。

他的视野清晰了。


黄少天从床上坐起来, 因为扯到肩膀而嘶一声,他的左手还连着点滴,站在他床前的是抱着平板的王杰希。

他举起手。

“我认得出你,大眼,我知道是你。”

“把他的血检再过一次。”王杰希重复。

“我只是想有机会说出这句话!”黄少天喊,一边试图从床上跳下来。“我是说,你都不是医疗部的,干嘛不让柳非来?为什么我不能一睁开眼看见的是柳非?”

“考虑到你上周还差点和一个女毒|枭上床,在任务过程中顺手救了一个富商的女儿,又从一个空姐那里拿到了仓库钥匙。”方士谦从门外走进来。“我不觉得你的要求很有说服力。” 

“那是任务。”黄少天警告。“我除了差点上床还差点被她扔到海里。”

“我来这里是因为中心正在找你,”王杰希道,打断他们的谈话。 “为什么你一醒来能看见我?因为中心要我通知你醒来就立刻去报道。”

“立刻?”黄少天问。

“如果你想和张新杰讨论这个词的定义,我觉得他会告诉你你已经浪费了刚才在这里废话的两分钟。”王杰希回答。

“对不起,但之前发生了什么来着?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来这里多久了?现在是几号?刚才他说一周前,对吧?”黄少天指着方士谦。“一周前?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已经昏迷一周了?我为什么昏迷?没记错的话,我应该差点被炸死?我差点被炸死,而你的重点是提醒我浪费了两分钟时间废话?”

“最近的碎片离你的心脏不到一英寸。”方士谦指回去。“受伤严重的是你的左肩,我帮你做了个固定支架,不过我觉得现在不需要了,如果你发现它影响你的动作,贴两片这个。”

“这是什么?”黄少天问。

“它电击你。”方士谦回答。

“不谢谢。”黄少天递回去。

“那就磕点玛咖,或者兴奋剂。”方士谦道。

“他什么时候才能被开掉?”黄少天问王杰希。

“你不是第一天加入联盟,这也不是联盟第一天压榨员工。”王杰希回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被炸上天、断了个胳膊、昏迷了一周、差点死掉、还正在被压榨。”黄少天从善如流。

王杰希点头。“能走路吗?”

“闭嘴吧大眼。”黄少天拿椅子上的衣服扔他。


他们走到门口时王杰希回过头。

“你也许会想换条裤子。”



“所以是什么情况?”黄少天问,把衬衫的袖子卷到手肘。“为什么要我?我记得老叶还在休假,干嘛不把他召回来?还有那个老叶训的新人,他现在不是在做监护任务?不能调用他?”

王杰希把他夹在胳膊下的平板抽出来。“任务资料在这里,我知道的不见得比你多。”

“三天前技术部门监测到一次针对中央服务器的袭击。防火墙阻拦了攻击,没有任何数据丢失,引起我们注意的是那次攻击的目标。”

“NWA。”王杰希点上屏幕,屏幕滑到另一页。

“什么?”黄少天看向他。

“就是你想的那个。”王杰希回答。

黄少天压低声音。“但是没有NWA!它两年前不就已经。”他侧头比了个眼神。

“所以显然,你了解的不是全部,并且那个攻击服务器的黑客知道得比你更多。 ”王杰希回答。

“你一直都知情?”黄少天问。 

“不,如同我说的,我知道得并不比你多。如果不是三天前的袭击,以及我正巧在那天执勤,或许中心还很乐意再瞒我几年。 ”

黄少天从他手中拿过平板。他浏览过报告经过,然后视线停在文档密封的署名上。

“信仰动摇了,特工?”王杰希问。“感觉联盟欺骗了你?”

“不,早有准备。”黄少天回答。 “你都不看特工片的吗?片子里一向这么演。比恐怖分子更危险的是你效力的组织,制度所维持的表象秩序意味着更多被掩盖的灰色地带,而凑巧,我们就是干这些脏活的,因此有一天被反噬也只是时间问题。 ”他一路划到底部。“嘿大眼,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他们要我,因为我的承受能力比较强。”

“我还以为是因为你看的谍战片比较多。”王杰希道。

“艺术来源生活。”黄少天回答,将平板还给王杰希。“他们我要做什么?”

“攻击发生的时候,我没能直接拦截到袭击者,但想办法给他留了一个尾巴。”王杰希道。“技术部这两天都在追踪这个信号,而既然现在中心叫了你,我想他们已经获得了准确的数据。”

“追查攻击源,然后把人带回来。”黄少天道。

“活着的。”王杰希补充。

“听上去不是很难。”黄少天回答。


他们进入电梯,王杰希开口道。“你刚才说的那个。”

“什么?”黄少天问。

“你对联盟的看法。”王杰希道。“如果你是这么想的,你为什么最初要加入它?”

黄少天转过头。“这个问题问得很不像你,大眼。”他道。“你是自己在问,还是在替什么人问?”

“只是好奇。”王杰希说。

黄少天耸了耸肩。“因为虽然我绝对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但很不幸,我发现只有处在制度的最核心才能反过来给予我最大的自由。你懂吧?我们替他们卖命,然后我就能去帆船酒店度假。”

“还能去帆船酒店杀人。”王杰希道。

“看,你懂我。”黄少天道。

“就像二战时有许多同志间谍。“王杰希表示理解。“如果你想活在法律外,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成为法律不能触碰的本身。”

“我不知道你在暗示什么,但差不多是这个概念。”黄少天道。

“哦,我当然宁愿你是个同志。”电梯快到层数,王杰希转向梯门没看他。“那样我会对你下次来内勤放心很多。”

“我要把你的这句话录下来,放给所有男性内勤听。然后让他们知道他们都被他们的杰希爸爸抛弃了。”黄少天回答。


冯宪君的办公室在五层。

在黄少天刚刚成为一名特工时,他的上司是魏琛。他属于魏琛的小队,魏琛喜欢有自己的固定组员。队伍中一共六人,他们一起完成了二十三场任务,二十三场,直到那个小队中活下来的人只剩下黄少天和魏琛。

魏琛在那之后选择辞职,他是联盟的老人,上面很快批准了他的请求。黄少天不确定他是被平级调到其他部门,换了办公桌职业,还是直接辞职回归普通生活。不论如何,按照联盟的规定,他在那之后再也没见过老魏。


魏琛的队伍解散后黄少天成为独立外勤。他和联盟内部大多数特工的合作都不错,因此没有再固定搭档,只是根据任务需求进行分配。


王杰希刷开玻璃门,张新杰正在外间办公。王杰希朝他点头,张新杰按下传呼器。“他们到了。”

“请他们进来。”冯宪君的声音传来。

张新杰站起来替他们开门。当黄少天从他身边走过时,张新杰道。“你们迟到了。”

“拜托。”黄少天回答。


室内的装潢一如既往地简洁,并不是因为冯宪君喜欢这样,而是因为张新杰是他的秘书。桌上和墙角各自摆放着一盆绿植,原先桌上还放了一张冯宪君女儿的照片,后来那张照片被撤走了。

冯宪君坐在桌子后面,王杰希将门在他身后带上。

“我在路上已经解释了这次任务的性质。”他道。

“谢谢。”冯宪君抬起头。“小王办事我一向很放心。”

王杰希点了点头。

“主席好。”黄少天举手。

“坐。”冯宪君示意。“少天刚回来吧?休息得怎么样了?”

“他还没做体能测试。”王杰希道。

“我感觉还行。”黄少天靠上椅背。

“这么短的时间给你两个任务,确实辛苦了。”冯宪君回答。“不过现在暂时也找不到更好的人选。”

“不辛苦,不辛苦。”黄少天道。“方士谦说把我电一电就行。”

冯宪君将一份文档推过去。“这是小肖刚才传来的。目标现在在柏林,是一名接受雇佣的黑客,化用名昧光,无法追踪他的买家。他在十二小时后会搭乘汉莎航空的班机前往瑞士,你的任务是在那之前找到他,然后查清他的雇佣者。”

“所以我在他身上放个跟踪器,然后跟着他去瑞士?”黄少天转过头。

“或者弄个面具,伪装成他。”王杰希提议。

“有道理,我还没试过那玩意。”黄少天同意。“我的组员是谁?”

“苏沐橙。”冯宪君回答。“时间紧迫,她是唯一也在总部的外勤。你和她搭档过,我想你们会合得来。”

“苏妹子。”黄少天吹了声口哨。“当然,我和她的合作一流。”

“至于内勤,”冯宪君看向王杰希。“小王怎么看?”

王杰希思考。“方锐。”

“方锐。”冯宪君道,按了传呼器通知。“那就这么定了。我会安排飞机四十分钟后起飞,需要的设备让肖时钦直接送过来。”

“了解。”黄少天伸出两根手指敬礼。

“关于这次的任务,”冯宪君道,“少天,杰希,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黄少天从座位上站起的动作停下来。

“没有,主席。”他回答。

“没有。”王杰希回答。

冯宪君笑了笑。“那小王照旧留在总部监控行动。”他道。“好运,小伙子们。”

“是的。”王杰希道。


他们已经走出门口,张新杰桌上的传呼器又一次响起来。

“让少天再进来一下。”冯宪君道。

“只是黄少天?”张新杰问。

“对。”

张新杰按住传呼键看向黄少天。“你听见他说的了。”

黄少天耸肩。

“老冯还能有什么事?”他看向王杰希。

“也许提醒你换掉医疗部的裤子。”张新杰不带感情地说。


他推开门进去,王杰希在室外等着。两分钟后他走出来。

“怎么了?”王杰希问。

“没什么。”黄少天回答。“老冯大概真的对我的裤子有意见。”

“你可以让方士谦换一套设计。”王杰希道。



三十分钟后,他们在停机坪集合。

苏沐橙和方锐都是直接被从办公桌和训练室拽出来的,肖时钦在旁边抱着电脑给方锐看定位仪,苏沐橙打开正往货舱运输的箱子检查,黄少天走过去蹲在她身边。

“UMP45?”他问。

“有备无患。”苏沐橙合上箱子朝他笑了笑。

“我们这次的目标是个黑客,我觉得这会更合适。”黄少天扔过去一把G26。

“谢了。”苏沐橙道。

“黄少。”方锐朝他打招呼。“这次具体什么情况?”

“这个人,叫昧光。”黄少天指着手表上跳出来的信息。“从中心偷了一份文件。”

“所以任务是取回文件?”苏沐橙道。

“还有抓住黑客。”黄少天回答。“简单,是不是?”

苏沐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你打算怎么把他带回来?”她问。

“我们的飞机降落在泰格尔,当地时间晚上九点,昧光的航班九点二十起飞,我们有二十分钟时间找到他,把定位仪安上。”黄少天亮出针枪。“然后在飞机上解决他。”

“在飞机上。”苏沐橙重复。

“是啊,不然难道我们还要等他在苏黎世落地?”

“为什么不直接把他留在机场?”方锐道。“别让他登机。”

“关于这个,我怕的是他不是一个人。”黄少天解释。

“如果他有团伙,那更不应该留到飞机上解决。”苏沐橙不赞同。

“不,我说的不是那种保镖或者枪手。”黄少天道。“我说的是其他黑客。想想对他们而言最简单的是什么,他们不会越过网线来打我们,但可以轻而易举地检索到一个乘客究竟在不在飞机上。”他比了个手势。“所以昧光必须按照计划登上那架飞机,不然我们就等于在向所有人宣布他已经被盯上了。”

苏沐橙看向腕表。“泰格尔到苏黎世的航班是一个半小时。”

“我们可以在一个半小时里解决他。”黄少天道,抓着栏杆两下登上货舱。“那就是个黑客,解决一个宅男能有多难?”

“和往常一样,我会通过卫星监控你们的行动。”王杰希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飞机将在三十秒后起飞。一切顺利。”

“谢谢。”苏沐橙敲了敲耳机。

在他们身后,机舱的门合拢。


“我听说你刚刚从上一个任务回来。”苏沐橙道。“你的情况怎么样?”

“还行。”黄少天耸肩。“说到这个,你为什么还在总部?我还以为你跟着老叶一起休假了。”

“我最近也在尝试换搭档。”苏沐橙回答。“这可能是为什么他们把我分给了你。”

“你想甩了老叶单干?”黄少天惊讶。“他做了什么?”

苏沐橙要开口,黄少天制止住她。

“等等。让我猜猜。”他道。随后笃定地开口。“他不让你勾搭阔佬。”

“少天。”苏沐橙笑起来。

“不对?那就是他自己勾搭富婆也不让你勾搭阔佬。”黄少天道。

“什么阔佬?”方锐抬起头。

苏沐橙笑得厉害。

黄少天伸出手。“我知道了,他宁可自己装gay勾搭阔佬也不让你勾搭阔佬。”

“勾搭阔佬?”方锐凑过来。

“不是。”苏沐橙笑。

“但说实话,你从没参加过蜜糖任务,是吧?”黄少天看苏沐橙。“老叶肯定宁可把目标杀了再跨过半个地球追踪导弹也不让你干那活。”

“其实我也一直很想做做看。”方锐搓手。“虽然我没通过外勤考试,但我是说,这和外勤不完全一样,是不是?我觉得我可以胜任。”

黄少天看他。“你可以胜任?”

“我很适合,好吧?我长得很讨人喜欢。”方锐大喊。

“那你打算去钓富商还是富婆?”苏沐橙顺着他问。

“我大概都能试试。”方锐露齿一笑。

“哦得了吧。”黄少天道。

“说到这个,你和那个毒枭怎么样了?”方锐暗示。“她技术怎么样?”

“她有不错的大腿。”黄少天看向方锐。“根据你希望那双腿是围在你的腰上还是你的脖子上。”

“你至少应该和她来一次的。”方锐惋惜道。“虽然她差点杀了你。”

“有时候我真为内勤的天真感到不可思议。”黄少天对苏沐橙说。“我希望他们可以把这份纯真多保持一阵。”

“没有内勤,外勤就是一群傻子。”方锐道。

“没有外勤,内勤没有存在的意义。”黄少天和善地回答。

“66比特币买黄少天年终考勤视频!”方锐怒吼。


飞机降落在泰格尔机场。苏沐橙换了空乘制服走下飞机,黄少天随后从安全通道混入人群。他的皮箱里装着扫描人脸打印面具的器具,口袋里是一个电击器和一个定位仪。

他随着一波从法兰克福来的乘客走向候机厅,中途闪出人群进入小道直向登机口,他伸手进风衣口袋,掏出定位仪贴片夹在指缝间。他左手拎着箱子,右手按下耳机,缓缓朝候机厅的座位走去。

“我到了,方锐。检测到信号告诉我。”

“正在搜索。”方锐回答。“沐橙呢?”

第三个声音随着一声关门声加入通话。“正在就位,刚刚替换了原本负责检票的空乘。”

方锐在耳机里嘶了一声。“你对那个空姐做了什么?”

“她在杂货间。”苏沐橙回答。

“方锐。”黄少天提醒,从一排乘客面前走过。

“没有。”方锐回答。

他停下来买了一份报纸。

“没有。”方锐继续。

黄少天余光瞥到苏沐橙走向先前的航班乘务交接。

他转向另一排座位。

“没有。”方锐重复。“你也许应该去餐厅和厕所看看。”

“收到。”黄少天回答。


“女士们先生们,前往苏黎世的LH5840次航班即将开始登机。”

苏沐橙的声音在广播中响起。迎面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拿起背包经过他,黄少天被撞了一下,方锐在耳机里喊,“刚才那个人!”

“那个学生?”他立刻转过身。

“给他打个标记,离他更近一点。”方锐道。

“嘿!小哥!”黄少天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钞,弯腰装作捡起。他用德语喊了一遍,见那人没有停下又换了英语。“前面的!”

大概是大学生的年轻人转过身,现在黄少天注意到他是个亚洲人。

“这是不是你掉的?”他问。

年轻人凑过来看了一眼。

“不是,先生。”他用带口音的英文回答。

“是吗?”黄少天道,视线瞥到他的背包。“小哥,但你确实应该注意一点,你的背包拉链都开了。”

在年轻人转头之前,黄少天伸手移动拉链位置。

“现在好了。”他道。

年轻人看向他。

“谢谢你。”他说。


“已经标记目标。沐橙,他往你的方向去了。”黄少天道,一个定位仪在远去的年轻人领子下开始运转。

“收到。”苏沐橙回答。

“等等,黄少你能不能再离那个人近一点?”方锐道。

“怎么了?”黄少天问。

“我收到一个信号,”方锐道。“我觉得有点……不,我不能确定,离他更近一点。”

“你只有三分钟。三分钟后我也需要登上那架飞机。”黄少天道。

“足够了。”方锐回答。

“我要不要让他们换个柜台办理多延点时间?”苏沐橙道。

“不,不用。”方锐道。“我只是觉得这个东西很熟悉,我是说,你们知道我原先也是干黑客的吧?”

“一半以上的内勤曾经都是。”黄少天回答。“大眼也是。说点我们不知道的。”

“你知道黑客间很大程度上都互相认识,不能说认识,但是至少知道彼此的存在,搞点联谊啊,做做小活动,或者比赛,介绍介绍东家之类的,”方锐道,耳机里的键盘敲击声没有停下来过。“然后其中有一个活动,也许不能说是活动,只是大家有时候不自觉开始这么干,我是说如果有人真的被惹恼了,会互相追踪对方的ip定位。”

“伪造ip。”黄少天道。

“一点不错。”方锐道。“而在所有我交手过的人中,有一个人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的地位其实有点像王杰希,你知道,魔术师什么的,不过这个人大家称他为召唤师。”

“你们是不是就和什么什么师这种称呼过不去?”黄少天问。

“名字是有来由的,黄少。”方锐道。“名字是有来由的。召唤师之所以叫召唤师,是因为他格外擅长使用傀儡攻击,傀儡,指的就是他可以在多点同时——”

“说重点。”苏沐橙打断。

“总之,最初我们都没法确定他是一个人。大多数人以为他是一个团伙,而且至少分散在世界各地,但是当然,最后发现他是单人运转的依然是头儿。”方锐道。“不论如何,这个人我曾经和他打过交道,而且对他的一些手段记忆犹新,刚才你撞到的那个小孩给了我点——”

黄少天停下来。

“如果昧光是召唤师。”他道。“那我们现在追踪的这个人就只是个傀儡?”

“我还不能确定。也有可能是个无辜的被他嫁接了。”

“红色!”


黄少天抬起头,登机柜台处多了两个乘务人员,他看见其中一个和苏沐橙进行了交流,随后苏沐橙转身朝工作人员通道走去。

“汇报情况。”黄少天对着耳机道。

“八点方向,三点方向,十一点方向。”苏沐橙回答。“五个人,有人知道我们要来,我在出口处等你。”

“方锐?”黄少天敲了敲耳机。“你的结果出来了吗?”

耳机里传来断断续续的杂音。

他骂了一声。

黄少天环视周围,在他左手面的一个男人收起报纸。他侧过身,电话亭旁的另一人放下听筒。黄少天从队伍中踏出来,一手摸向口袋。“行动终止,重复,行动终止。”

他双手插兜快步朝人群的反方向走去,耳机中方锐还说了什么,但信号被干扰得很厉害。大约三十米后他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呼声,随后是人群的尖叫,黄少天用余光朝后瞥去,枪响,他两步冲向附近的柜台,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衣角而过。

“在撤退点集合!”他对着耳机大喊。

苏沐橙那头只有脚步声。


他靠着柜台从前方玻璃的反光中看见来人。五个人,其中三个有枪,过道是直线型,他们在A航站楼的一侧道,撤退点和方锐所在的越野车都在整个六边形建筑的另一侧。 他没有带枪出来,他的前方有一个ATM机,一个咖啡厅,然后右侧是厕所和员工通道。黄少天再次确认那五个人的位置,现在只有三个端着枪的人还在视野中朝他前进,剩下两个或许是从两侧包抄。

他在脑海中计划好路线,然后猛地蹬开前方的摆摊推车。


推车冲向咖啡厅,撞开前两排桌子,持枪的三人朝这个方向射击,黄少天就地一滚从推车清理出的道路中冲出去,他跳起来滑过咖啡厅的桌子,一路碰掉餐具和推车上的商品,他从桌上滚落,拔腿奔向咖啡厅的内厨,咖啡厅顾客不多,黄少天用德语重复了几遍“抱歉”,随后从更衣室直接进入了员工通道。

在他推开门的那一刻,一个人从右侧扑向他。没有枪声,是之前往右侧堵截的其中一人,他的左手拿着一把匕首,黄少天抱住他的手臂反身将他朝着墙壁摔去,那人用右手捂住他的口鼻,食指试图扎进他的眼睛,他一只手格开那人的手,同时用肩膀的力量再次磕上来人左手手肘,两下后那把匕首终于当啷落地,黄少天踢开它,反身一拳打上那人下巴,那人朝后仰去,撞上墙壁然后缓过来。他挥拳,黄少天一手挡住,抱住那人的头抬膝顶上他的腹部,来人顺势抓住他的腿朝前扑去,将黄少天一并带倒在地。他翻身勾起大腿勒住那人的脖子,后者挣扎着摸索地上的匕首,黄少天收紧力道,那人脸庞涨红,然后挣扎的幅度减弱。

他爬起来摸出口袋里的电击枪,于此同时听见走道里另一道脚步声。枪响,黄少天抓起躺在地上的人做掩体,持枪的人靠近,他踩着墙壁跃向那人头顶,对面朝上又开了一枪,他一脚踹开那把枪,同时掏出电击枪按上男人的脖颈。男人抽搐着倒地,黄少天跨过他捡起枪,端枪撞开了卫生间的门,洗手台前有两个人,他喊道“出去!”,在他们离开后立刻反锁了门。

泰格尔机场的中心是停车场,他听见门那侧密集起来的脚步声,打开窗户再次扣响耳机。“方锐!”


这次他得到了回应。

“到撤退点来!”方锐喊回来。“昧光是召唤师!那个学生不是他!”

“谢天谢地。”黄少天回答,从窗户上一跃而下。


厕所的门被撞开,他落在一辆车顶上,车子剧烈地发出警报,黄少天一翻身朝前跑去。他听到身后有德语和英语的骂声,枪上膛,他借着柱子和车的掩护横穿停车场。停车场不止一层,第三个人跟着他从窗户翻出来,另两个绕道从两侧过来,黄少天从安全通道跑向顶楼,一辆刚刚经过拐角的车擦过他,他一手撑着车前盖从那辆车前越过。“Verzeihung(对不起)! ”他喊道。

“我能看见你了。”方锐在耳机里道。“我们在E航站楼,你可以从马可波罗那里过来。”

“马可什么?”黄少天问,风衣在他身后猎猎作响。

“你两点钟方向的那家店!”方锐咆哮。

“明白了!”黄少天喊道。


“我快到达集合点了。”苏沐橙的声音插进来,随之而来是一声枪声。“路上解决了一个。”

“好极了,那除了我后面的只剩下一个。”黄少天回答。他从另一侧的安全楼梯跃下,爬上了A航站楼的屋顶。“帮我看看怎么下去,方锐。”

“下去?”方锐问。

“我在房顶上!”黄少天喊。

“抱歉,没开3d。”方锐道。“你的左手面,有个维修通道。”

黄少天转换方向。

“这扇门锁住了。”他在一分钟后道。

“踹它。”方锐建议。

黄少天后腿两步跃起。

“进去了吗?”方锐问。

“别问怎么进去的。”黄少天回答。

“那个人还跟着你吗?”苏沐橙问。

黄少天沿着楼梯向下。“我现在看不见他。”

“从楼梯间出来后十二点方向,员工通道,我在那里等你。”苏沐橙道。


当他推开安全门时黄少天理了理衣服。风衣没有沾上血迹,他将领子立起来,大步走进最近的员工休息间。一进入隔间黄少天立刻将风衣脱下,脚上的棕色皮鞋换成统一的黑色皮鞋,他打开手提皮箱,翻折成拉杆式箱子的模样,然后从中取出帽子,对着镜子将头发理好塞进帽檐。

“我过来了。”他对着耳机说。

“我在通道里。”苏沐橙回答。

黄少天跨出隔间,身上是一整套空乘制服。


他拉着箱子朝前走去,余光瞥到先前的其中一人朝着另一个方向追赶,他向左转进走道,苏沐橙从另一侧加入他。

“你看起来不错。”黄少天道。

“正在前往集合点。”苏沐橙在耳机中对方锐道。

“我把车开来门口。”方锐回答。

他们并排从后门走出来,各自拉着航空标配的行李箱。路上他们遇到另一批刚结束航行的工作人员,黄少天和苏沐橙朝他们点头示意。


方锐在停车场等他们,上车前他们丢弃了那两套制服,利落地钻进后座。

“所以,现在怎么说?”黄少天问。

“你刚才在机场碰到的学生确实是一名大学生。”方锐道。“乔一帆,中国人,有很大概率只是被牵连。”他从驾驶座转过头。“我刚才联系到王杰希,他在总部重新查到的结果是这个。”方锐把电脑推向后座,苏沐橙接过。

“Berghain.” 她念出来。

“事实证明昧光本人根本没有离开柏林。”方锐道。“他在今晚约定了一场见面,或者说交易,在Berghain。”

“Berghain。”黄少天重复。

“是的。”方锐回答。

“那个Berghain。”黄少天道。

“没错。”方锐道。


Berghain,全球第一的夜店天堂。由废弃的发电厂改造,闻名于它的自由和狂热,主舞池可以容纳一千五百人,拥有的房间和密室如同迷宫,唯一的入场券是看门人的心情。


“他们为什么不干脆约在Beyonce的演唱会上?”黄少天问。

“如果你是在担心我们进不进得去,”方锐回答。“我不觉得我们需要走正门。”

“那里足够杂乱,掩人耳目。“苏沐橙道。“合理的选择。他要和谁见面?”

方锐示意他们滑过一页。

“一个情报商,或者说中间人,他们这么称呼。”他道。“代号术士。”

黄少天皱起眉头。

“你说他们要交易。”他打断道。

“是的。”方锐回答。“我想交易的内容应该就是昧光窃取的文件。”

“怎么了?”苏沐橙问。

“没什么。”黄少天回答。“带我们去Berghain,对了,路上最好再买两套衣服。”




tbc



爽文

我爱的老黄打戏

水手,乞丐,小偷,间谍 那篇是谍战AU,这篇和那篇有什么区别,我的感觉就是这篇打戏多很多,然后相较而言阴谋不解释那么多,只直接上任务前因后果。比如为什么查得到目标对象要坐的飞机和航班但查不到他是谁?没有为什么,因为作者想写他们在机场打架,还想写大家穿空乘制服。总之一个是动作片,一个是悬疑片,然后这篇写起来比较爽。


AU主要参考碟中谍5&6,延续碟中谍的风格在一些地标地点打架,比如泰格尔机场,Berghain Club,脑脑很爽,虽然我都没去过,全是谷歌地图的,肯定有问题,去过的朋友包容一下。


最后其他我看过然后有可能无意识参考的电影:

碟中谍系列 / 007系列 / Kingsman 1&2 / U.N.C.L.E / Atomic Blonde / POI / American Ultra / 漫威系列 / 谍影重重系列 / 史密斯夫妇 / Agent Carter / TTSS


用 到 的 梗

*NWA:梗自Simon Pegg(碟中谍Benji Dunn演员)主演电影Hot Fuzz中的Neighbourhood Watch Alliance。此处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借用了这三个字母。

*老魏:<剧透预警> 碟1 IMF有六个成员,之后除了Ethan Hunt全死了

*勾搭阔佬:梗自碟5 Brandt外勤危险发言:下次换我去勾搭阔佬。

*66比特币:梗自微博内勤bot:66比特币出售外勤洗手间监控视频

*3d:梗自碟6 Benji没开3d然后阿汤哥在线跳窗,本来这段不一定有的,但一位朋友表示想看老黄被2d于是加上了。


没有人想知道的考据 

*UMP45:碟3出镜,适合女性使用

*G26:袖珍款

*泰格尔机场:很小,没去过,A航站楼真的是六角形的,E航站楼贴着A航站楼。A航站楼A8-11为申根国家航班。我现在就希望如果我之后真的去了这个机场我不会因为我写得不切实际而……

*12小时:老黄和沐橙乘坐的估计是军用运输机(随便说的),军用运输机时速和波音系列民航差不多,上海/北京-柏林民航直飞最快10-12小时,所以设了12小时以防bug

*晚上九点:德国距北京时间六小时时差,所以故事开头时间是国内早上

*小王:全职原文里老冯事实上管所有人叫名字,但我试了几次都觉得放太多杰希有点怪怪的,所以就小王了

*LH5840:真的有这个航班,不过是晚上八点半的

*Berghain:很酷,写到的介绍都是真的,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查查。


AU系列:

双向连接 - 环太平洋AU

无所不能 - 超能力AU

德鲁伊会梦见半羊人吗 - 神奇生物AU

当太阳升起 - 战争AU

水手,乞丐,小偷,间谍 - 谍战AU

EPA0873的自由宣言 - 人工智能AU

水下六尺 - 人鱼AU

热度(205)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