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连接 -4

环太平洋AU

01  02  03


他们的身后是独眼巨人的尸体和覆盖着白雪的楚加奇山,新星土卫七停在几百米之外。

在阳光照射到海面之前,张佳乐亲吻了孙哲平。


“右半脑校准。”许博远道。“连接稳定。”



4-


他的面前是一片空白。

黄少天很确定他仍然在张佳乐的记忆中,但这段空缺不属于他的任何一段记忆。他透过张佳乐的视线看见孙哲平,从这个角度他只能看到一个背影。

他听见一些噪声,像是人的低语,又像是机器的轰鸣,那些声音逐渐增强,他向着孙哲平走去,他伸出手,他开始奔跑,他几乎就要触碰到孙哲平的衣角——

他在驾驶舱内。


海浪,波涛,风暴,还有名叫狂客的四级巨兽。他的头脑被剧烈的疼痛席卷,就像是有人正硬生生从他的身上扯下四肢,他感到死亡将要袭来的恐惧,他听见嘶吼和怒吼,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张佳乐的声音。孙哲平的半边身子已经被狂客拖出了驾驶室,他的身下拖曳出一道血液和电解凝胶的痕迹,左手危险地晃在他身侧,他的手肘向后翻折,露出来破碎的骨骼和被烧焦的血肉,血液糊满了他的视线。另一次重创袭来,孙哲平从驾驶室的这一侧被甩向另一侧,他又一次感到剧痛,然后看见孙哲平的半截手臂落在地上。

他听见撕心裂肺的惨叫。

濒死的是孙哲平,感受到那份绝望的是张佳乐。他的一半大脑陷入混沌,血液正从孙哲平的身体里流失,他强撑着与张佳乐继续分担驾驶机甲的精神负荷,他的另一半大脑因为愤怒和悲伤而达到空前的平静,张佳乐左手死死抓住孙哲平的胳膊,右手操作着机甲勉强做出反击,他的左手几乎失去知觉,但手指深深陷进了孙哲平的血肉中,就像他们大脑之间那道脆弱的连接。他听见他的声音盖过轰鸣,又被雨声淹没,他嘶吼着:“反应堆进水!驾驶员受伤!重复!驾驶员受伤!请求支援!” 而在他的脑海中只有一道微弱的呼喊。

求你了。

求你了。张佳乐想。

他看见十岁的张佳乐躺在地上,雨水直接砸向他的脸,他浑身都疼得厉害,他感受到恐惧和被抛弃的绝望,一个人影停在了他的上方,十八岁的孙哲平朝他伸出了手。

“站起来!”孙哲平隔着雨声朝他大吼。“到海岸线去!检查备用弹药!向巴拿马求援!他们赶得及——让他们把巨蛇派上来!还来得及!”

十岁的张佳乐茫然地握住了那只手,他的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然后他站了起来,他在雨中向前奔跑,他听见十岁的张佳乐在他的脑海中嚎啕大哭,他哽咽着,百花拖着残缺的左臂劈开海浪向猛犸使徒靠近。

“活下去。”孙哲平说。

“求你了。”张佳乐回答。

熟悉的窒息感扼住他的咽喉。


那些轰鸣声逐渐加大,他听见他的喘息声,他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呐喊。那些雨点越过张佳乐落在他身上,他不是个旁观者,他感到恐惧,而且不是来自于张佳乐的记忆。

求你了。他听到有人说。

“驾驶员昏迷!重复,驾驶员昏迷!”

他看见海浪,波涛,风暴,还有名叫杀人鲸的三级怪兽。

求你了。

“驾驶舱进水!武器系统过载!已经进入死亡冲刺区域!需要立即——”

求你了。

那是他自己的声音。


黄少天缓慢地转过头。

喻文州正跪在他身旁的操控台上。


这是他自己的记忆。


“警告,左半脑失校。”

魏琛抢在许博远之前扑到电脑前。“断开连接!”他大吼,“马上断开连接!”


他站在他自己两步之外,他看着他踉跄着从操控台上走下。

他无法思考,过大的压力袭向他的大脑,他无法移动,他的脑海中是黑暗。他浮在海面上,看着喻文州坠向无尽的深渊,他发不出声音,他失去听觉,他趴在地上向着喻文州靠近,他浑身都在颤抖,但他的手是稳的。

“即将发射逃生舱。”他说,从他的声音里意识到他在哭。他将喻文州从那台仪器上剥出来,后者几乎立刻软倒在了他的身上。杀人鲸距离他们还有三百米,并且仍然在接近,他最多有五秒时间。

“即将发射逃生舱。”他重复,嘴里无意识地发出嘘声,他解开喻文州的头盔,将他推入从上方降下的逃生舱,黄少天看着他的脸,思考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

“准备弹射刺刃。”他道。“启动冷冻装置。  ”

“命令执行。”

也许他会死,也许喻文州会死,也许他们都会死在这片海面上。他想,而就像所有不合时宜的念头那样,他突然意识到他爱他。

他爱他。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他能想到的却是他爱他。

他看见海平面远方的灯塔,然后他看向喻文州发青的嘴唇。他想亲吻他。

他在那一刻忘记他们正命悬一线,他忘记他身上的伤痛,他忘记他的大脑超载负荷,他听到他自己的呜咽,这次是出于纯粹的喜悦。

那是他的海湾,他的港口,他的引路者。他爱他,所以他会让他活下去。


喻文州的手指动了动。

他的指尖划过他的手腕,然后在黄少天的掌心内叩击了两下。

两下,代表信息收到。


黄少天撑着礁石站起来。

他的眼角充血,大脑叫嚣着这过高的负荷,他闻到血腥味,喻文州的逃生舱落在靠近港口的位置,他确认了坐标,然后操控蓝雨挡在了那之前。

他的身后是他的所爱,他的面前是三千吨的怪物,他是挡在他们之间的唯一防线。

他背水一战。


“启动左侧链剑。”

他朝前迈出一步。

“黄少天!”他听到很远的地方传来呼喊。

他举剑,在海平面上摆出防御的姿势。

“醒来!那只是你的记忆!”

那些声音靠近他的耳朵,但他无法分辨他们的含义。

“你没办法改变已经发生的——”

“武器系统正在蓄力。”

他等待着杀人鲸完成它的冲刺。

“关闭电源!许博远!”

“正在启动隔离装置。”

“强制断开连接!”

他听到轰鸣声,他不确定那是引擎,还是别的什么。他感到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正在将他从眼前的场景中推开,但他不能那么做,他需要留在那里,他需要保护喻文州。

“距离,两百米,一百米,副炮充能完毕。”

“黄少天!”


“心智共感程序终止。”


他睁开眼。

他看见大片的白光,他听不见声音,耳朵充斥着轰鸣。他大口喘气,浑身湿透,就像刚刚被从水里捞上来,他感觉有液体在他的脸上,他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舔,那是血。

他一时无法分辨他在哪里,记忆太过真实,他感到他的四肢疼得厉害,他剧烈地颤抖着,无意识地抓紧了他身边的人。

“少天?少天?能听见我说话吗?”

他听见模糊的脚步声,奔跑声,还有说话声。他听见一个人朝他大声呐喊,那个人的面孔离他很近,但他认不出那是谁。他经历了一场最糟糕的宿醉,他闻到海风,听见海浪,他沉浮在其中,他正向更深的地方坠落,他看见光,那是他唯一能看到的。

“把呼吸器拿来!”

然后他认出了那个声音。

“老魏?”他张开嘴。他还在水底,他的嗓子刺痛,单是呼吸就能给他带来痛苦。他尝到嘴里的血腥味,然后他的视线逐渐聚焦。“老魏?”那听起来不像他的声音,那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退开!退开!”魏琛大喊。“拿点水来!”

他的头很沉,随着他的动作歪向一边。他越过魏琛看见张佳乐正坐在房间另一侧的地板上。他看上去同样狼狈不堪,脸上全是汗水,许博远正帮他把装备卸下来。他注意到黄少天的视线,朝他点了点头。

记忆灌进他的脑海。

他感到有人将他拉到椅子上,有人不断在说话。他试图找到一点什么,任何东西,一个灯塔,一个港湾,一个锚,他下意识明白他想找的已经不在了,最后他攥住了魏琛的袖子。

他的指挥官转过头,紧张地注视着他最小的学员。

“少天?”他问。

然后黄少天说了他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队长不在了。”他说。用嘶哑的声音重复。“他不在了。我之前忘了,现在我想起来了。”


魏琛的动作顿住。

他看着黄少天。那是他亲自从学院带出来的学生。

他知道他的过往,见过他的迷茫,他帮助他渡过失败,有些时候也注视着他自己在荆棘中挣扎。他没有家人,他将他的半生都送给了猎人项目,这些年轻的学员就像是他从未拥有过的孩子。

他没有说话,然后弯腰搂住黄少天。

“没事了,”他说。“都没事了。”


魏琛免去了黄少天和张佳乐的报告。当张佳乐找到黄少天时,他正坐在顶楼的楼梯上。

他推开门,在黄少天身边坐下。他们的面前是海湾,身后是拥挤而杂乱的市区。时间接近下午,从这个角度他们看不到落日,只能看见天边翻滚的积云。

“这是我第一次来香港。”张佳乐说。“我来这里辅助作战过,但从来没有真的进来。我的家在内陆,很少看到这种沿海的景象。”

“我知道。”黄少天回答。“我刚刚在你的脑子里。”

“而我也在你的。”张佳乐说。“想聊聊这个吗?”

黄少天沉默一阵。

“我很抱歉。”他说。“我差点害死你。”

“但你没有。”张佳乐回答。“别为你没做的事道歉。”

“我先失去了校准。”黄少天道。“这是我的责任。你试图帮我,但我把你困在了我的记忆里。”

“这不是你的责任。”张佳乐说。“这是我的选择。”

黄少天抬起头。“什么?”

“和一个处于幽灵同步的搭档共感几乎是送死。”张佳乐说。“而你在幽灵同步状态中保持了一个月。你认为我会毫不知情?”他转过头。“我知道你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你曾经的搭档,我也知道我将会面对什么。当魏琛找到我的时候,他告诉我这是一场赌博,他希望我答应,但也给了我选择。”

“而我选择接受。”

“为什么?”黄少天问。“在今天之前你甚至不认识我。”

“也许因为我喜欢赌博。”张佳乐耸肩。“也许因为我喜欢见义勇为,也许因为我就是喜欢拯救没见过面的陌生人。”他看向海平线。“也许因为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我自己。我知道那是什么感受,在进入你的脑子之前就知道,失去你的搭档,而你却无能为力。我经历过你经历的,然后我走了出来,也许我只是不想看到另一个人有同样的遭遇。”

黄少天看向他。

“我听说你已经递交了辞呈。”张佳乐说。“百花彻底报废了,你的机甲还在维修,我暂时没有合适的搭档,魏琛问我要不要留在香港,我答应了,我知道他还没有批准你的辞呈。”

“我没办法再进行共感。”黄少天说,他的嗓子很干。“我没办法再允许另一个人进入我的脑子。”

“我没有说现在。”张佳乐看向他。“我也不认为你已经准备好那么做了。我想问的是,你彻底放弃了吗?”他们的目光交汇。“放弃复仇,放弃再驾驶一台猎人,放弃亲手把那些怪物撕烂?”

黄少天动了动嘴唇。

“我同意了魏琛的提议,冒着生命危险和你进行共感,并不是想救回一个退伍军人。”张佳乐说。“他们说那些失去了搭档的驾驶员已经废了,他们说我们只会成为第二个罗利·贝克特,我不这么认为。为了那些如今不能到场的,为了我自己,和我已经失去的,我不会放弃。只要我还能站着,我就想站到那台机甲上。”

“我来到这里是为了给自己找到一个搭档。我希望我冒险拯救的是能和我并肩作战的战友。在你失控之前,我们的同步率有85%,我读过你的档案,我认为那还可以达到更高。”他看向黄少天。“我愿意赌上我的生命继续和你训练,只为了能继续站在这片战场上。”

“我还没有放弃你。”他说。“你呢?”


黄少天在两分钟后开口。

“现在没有空闲的机甲。”他说。“蓝雨还需要至少半年的维修。”

张佳乐咧开嘴。“你有没有听说,他们已经修好了霸图?”


一周后,黄少天和张佳乐的同步率达到了90%。

他不会再陷入他自己的记忆,与之相反,他选择了屏蔽那段记忆。他在一个糟糕的时刻意识到了他对喻文州的感情,从此那本该是他最幸福的感受和他最恐惧的记忆绑在了一起。而为了淡化这两种矛盾的情绪,他将它们一同抛弃。

张佳乐搬到了他的上铺,那是曾经喻文州睡过的床位。他开始频繁地梦见喻文州,但在生活中几乎不会提到他曾经的搭档。他不再出现幻听和幻觉,喻文州不在这里,他比任何一个人清楚地感受到这点。他有时会想也许喻文州已经死了,他也许没有撑过那次化疗,他也许死在海参崴,这些假想让他恐惧,它们让他在睡梦中惊醒,然后在黑暗中长时间地注视着他头顶的床板。

两周后,黄少天将喻文州和他合照贴到了床板上。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对话似曾相识?”张佳乐问。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黄少天反问。

“就像我第一次和你共感,你第一次知道喻文州醒了,还有你第一次收到喻文州的来信。“张佳乐说。”我都是在这里找到你的。我真的应该问问你和这段楼梯有什么感情。”

黄少天嗤笑。

“所以。”张佳乐转过头。“你还没有准备好?”


2020年12月,喻文州在海参崴苏醒。

当他醒来时,黄少天和张佳乐刚刚完成第一次与霸图对接的试运行。他在走下机甲时收到了这条消息,然后拒绝了魏琛安排他去探望的提议。

“我还没有准备好。”他说。

而那就成了他有过的最后一个机会。


“我不知道。”黄少天回答,长时间地盯着墙角的一块铁皮。“刚开始的时候我拒绝接受这件事。我拒绝接受他要退役了,他是我有过的最好的搭档,你知道那种感觉,就像他本来就应该是你脑子里的一部分,然后突然有一天,他没了,不在那里了,我没办法接受那种感觉。”

“但你最终接受了。”张佳乐说。“而那距离现在已经三年了。”

“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用了正确的方法。”黄少天说。“他太重要了,我没办法只是接受这个信息。我唯一能做的是把它锁起来。我不去思考他,除了我睡着的时候,我尽量不去想他,我忽略整个事实,时间长了,我几乎以为我接受了,而就在那个时候——”

“喻文州醒了。”张佳乐说。

“是的。”黄少天点头。“如果你还记得那时候的情况,我整个人都快疯了。我发疯一般地想见他,同时我害怕见到他。我害怕见到他,然后我意识到那是我的错,是我让他变成这样,是我没能救下他。”他闭上眼睛。“他只有在梦中才会原谅我。”

“而你知道这不是真的。”张佳乐说。

“时间太长了。”黄少天说。“我避开我的感情,避开回忆,避免见到他,这几乎成了一个习惯。而那又成了我新的错误,我想他会责怪我,责怪我不够坚强,我希望我能带着他的意志继续战斗,但事实上我为了战斗而选择忘记他。”他看向张佳乐。“我没办法确定什么是真的,或许我梦中的队长还更真实一些。”

张佳乐看向他。

“那也许这次将是一个好机会,”他说。“让你区分梦境和现实。”


邱非和卢瀚文还有三天才会抵达基地。黄少天回到宿舍后打扫了一番,他把上铺打理整齐,又在门口的桌子上立了一块写着欢迎驾驶蓝雨的纸牌。

他把这一切做完,重新坐到他的床上,他侧过头,看见床板上贴着的那张照片。

他把照片取了下来。


那天晚上,黄少天梦见了张佳乐的记忆。

他梦见楚加奇山,还有在机甲上拥吻的人影。他听到他的心跳发出不一样的鼓点声,他被那个画面吸引,他破开海面,他开始奔跑,一路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那不是张佳乐和孙哲平。


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他身上,他看到他在蓝雨的操控台前亲吻了喻文州。


这一次,黄少天没有惊醒。




下一章

时间线和机甲/kaiju表格


生活中不一样的刺激来了


到这里,我想写的情节又一次写完了,因为这篇感情比较剧烈 (因为前两天在沉迷变形金刚)所以花了比较长的时间修正 (所以花了比较长的时间看变形金刚)之后可能还会改,暂时先这样发吧 (暂时先不看变形金刚了)


@raven-qrow 这位朋友为这篇文章提供了一些非常棒的kaiju设计,点击这里,或者直接使用 双向连接 的tag可以看到她的作品。为了感谢这位朋友,希望她能带上一个她喜欢的单人,西皮,机甲,或者kaiju的名字进行评论,如果她乐意的话,会按照她的评论为她单独写一个正文不会出现的背景故事/番外


这一章揭露了两个伏笔(是的,虽然一开始只写了一章就不想写了,但写的时候竟然有伏笔)

一个是第一章里王杰希和黄少天不对盘。基本上还是出于一个老父亲的担心,他对黄少天的搭档诟病也是因为他清楚喻文州的退役给黄少天带来的影响。我真的很喜欢庙药这种打打闹闹的关系,因此也设计了大眼和老魏的冲突,不过有好几段因为节奏关系没能写出来,有机会做一个番外吧,一个吵架小番外

另一个是为什么喻文州并没有死,第一章里却几乎没有人提到他(有兴趣考证的朋友可以回去看一下,喻文州这个名字只有在黄少天的记忆中出现过,唯二被别人提及就是艺高人胆大的老叶还有第二章末尾的张佳乐),并且黄少天需要非常郑重地提前提醒唐柔他喜欢喻文州

以防文中没有解释清楚,类似的心理实验可以参考巴普洛夫的经典条件反射,总而言之,到目前为止,提到或者面对喻文州,包括正视他对喻文州的感情,依然是一件会引起黄少天恐慌的事情

而为什么张佳乐没有这种情况,是因为他那时候已经和孙哲平有很稳定的关系,他能够比较快速地从创伤性记忆中恢复,并且不会产生连锁反应

本质上,这大概告诉了我们谈恋爱要趁早


上次有一个朋友问老韩,我本来以为这章能让他出来,就顺手更新了exel。虽然事实上最终没写到他,但想知道老韩和张新杰背景故事的朋友也已经可以直接去exel查阅了。同时,由于张新杰的出场,王杰希喻文州肖时钦这些后勤人员的表格也得到了更新,这会是一条支线(或者是主线)


最后说一声这个子博客会吞评论,我不会删除评论,如果有评论不见了,那就是被吃了


这个又臭又长的备注终于结束了,一个秘密,这个备注有八百字

热度(89)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