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连接 -3

环太平洋AU

01 02


3-


喻文州退役后,黄少天曾有一段时间无法进行心智共感。

当他失去意识时,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精神仍然连接着。他看着他的搭档滑入黑暗,就像属于他的一部分被缓慢地抹杀夺走,那种窒息感成了他难以摆脱的痛苦。

蓝雨在那之后经历了两个月的维修,喻文州昏迷了两个月,黄少天同样浑浑噩噩了两个月。

幽灵同步是心智共感的副作用,共感结束后,驾驶员依然会觉得他们的思维与对方连接。黄少天在那两个月中频繁地出现幻觉和幻听,认为喻文州的意识仍然与他相连。他对着空无一人的宿舍说话,并进入还在战斗中的应激反应。


驾驶员重组在2020年是个刚被提出的概念。比起丧生和退役的驾驶员,如何处理他们剩下的搭档成了一个迫切的话题。那些留下来的驾驶员往往面临着更严峻的考验,他们尚且活着,却已经经历了死亡。

罗利·贝克特在哥哥死后直接逃离基地,斯泰克·彭迪克斯与他的搭档同时退役,王杰希接手了蓝雨的维修,他在和黄少天合作的第三天敲开了魏琛办公室的门。

“他在接受心理治疗?”王杰希问。

“按照正常流程,是的。”魏琛回答,他皱起眉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今天第五次告诉我他认为喻文州不会喜欢我的设计。”王杰希道。“并且建议我拿着图纸去问问喻文州。我问他他怎么会知道喻文州的想法,他告诉我那当然是因为他们在共感。”

“幽灵同步。”

“我知道,但这已经是第三周了。“王杰希道。“三天,我不会说什么,三周,我觉得这超出了我们能处理的范围。”

“你有什么建议?”魏琛问。

“他回来后还有进行过心智共感吗?”

“没有。”

“那我建议他再进行一次。”王杰希说。“和另一个人。”

魏琛沉默。

“那会很危险。”他说。

“我知道。”王杰希注视着他。“但正是如此。”

魏琛没有说话,他伸手摸向口袋,却只摸出来尼古丁贴片。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他开口。“你可以直接说的,你认为他无法再进行心智共感。”

“是的。”王杰希回答。

“你认为他无法再继续驾驶。”

“是的。”

魏琛贴上贴片。

“给我一周时间。”他说。“我会衡量你的判断。在这段时间里,你继续和黄少天合作,尽量少提到喻文州的事情。”


他最终并没有用到一周的时间。

魏琛没想到解决方案,那个方案自己出现了。

百花在一个月前调往洛杉矶进行支援。一个月后,那台机甲被送进了奥克兰的遗忘坟场,他们收回了一个半驾驶员。

一个半,指的是孙哲平的一只手和一条腿都留在了太平洋底。


当魏琛将他的试想告诉王杰希时,后者冷冽地看向了他。

“你的确知道,另一个可能是他们都会迷失在彼此的记忆里,并且最终死在模拟器上?”他道。

“我会做好监控。”

“你没办法保证。”

“我总得试一试。”他说。“或者你宁可看着这些小子活成行尸走肉?”

“那他们至少还活着。”王杰希道。“我不会支持你的做法。”


孙哲平和张佳乐比黄少天小一届,是在第一批三代机甲打出成绩后才出现的新人。

他们合作了两年半,战斗风格奔放。百花是历史上拥有远程武器最多的机甲,它的远程攻击导致它格外适合与其他防御型机甲进行合作战斗,其中又以和俄罗斯的合作最为有效。

蓝雨长期驻扎在香港,而百花则被分配到各分部支援。黄少天知道张佳乐,但从未和他有过正面接触。

“这是你们进行共感测试的搭档。”魏琛道。

“黄少天。”其中一个道。

“张佳乐。”另一个回答。

“准备好了就进模拟室。”魏琛道,他很久没这样想抽烟。“小许,给他们调试一下仪器。”


“你是百花的驾驶员?”黄少天问。

“是的。”张佳乐回答。“我听说过你。”

“准备启动神经连接。”许博远道。“进入倒数。”

黄少天突然转过头。“我很久没有和别人进行过共感了。”他道。“除了我的搭档。”

张佳乐看着他。“我也是。”

“关于你的搭档,我很抱歉。”黄少天说。他听到他的心跳声,他觉得他似乎漏掉了什么,而那些被他忘记的正随着张佳乐的出现复苏。他的一部分思绪活跃起来,叫嚣着在脑海中翻滚,那让他感到难受,他屏蔽了那些念头。

“谢谢。”张佳乐回答。他转过头。“我也是。”

“神经连接启动。”

黄少天张开嘴,他没有来得及问出的问题与他一同陷入泡沫般的过往。


“情况怎么样?”魏琛问。

“同步率匹配在百分之七十,连接不强,但状态稳定。”许博远回答。

“继续。”他道。


黄少天正处于张佳乐的童年。

张佳乐拥有一个庞大的家庭。他不是最年长的孩子,不是最优秀的,也不是最年幼的。在他的家庭中他并没有得到关注的资本,而他看上去也已经适应了那样的情况。他在他的家庭看不见的地方完成了成长。

黄少天跟着年幼的张佳乐奔跑在大街小巷中,他看见他熟练地翻墙,带着他的兄弟打群架,或者用啤酒瓶敲向别人的脑壳。他留长自己的头发,并且挑染了几根,脑后扎着的辫子成为了他的标志。他增长势力的方式从小打小闹逐渐升级,直到他在那片区域都获得了一定的名声,他所缺失的情感在青少年组成的家庭中得到弥补,而漂泊不定的生活满足了他血液中追寻刺激的根源。

张佳乐前十五年的人生在街头度过,从头到脚是安稳和守纪的反义词。

第十五年,入侵者袭击了旧金山,他的生活出现了第一道转折的裂痕。


张佳乐的家乡在内陆。比起近在咫尺的死亡、无时无刻的恐惧、近还有侵袭夜晚的噩梦,他对K-DAY的记忆更多是蜂拥而至的灾民。

他对那些或者体面,或者狼狈地流落过来的人群抱着一分排外,两分同情,还有更多的好奇。他试图从那些人的脸上找到报纸上新闻的证明,他想知道他们是不是确实经历了死亡,脱离他所处的环境世界是否真的正在翻天覆地。

袭击和灾难离他的生活尚有距离,但他被血液和战斗所吸引,他的天性不断指引他前进。内陆到海岸的距离推迟了他感受到浪潮的时间,但混乱从诞生之初便不过是涟漪的中心,在张佳乐找到战场之前,战场先席卷了他。

骤增的人口扰乱了小镇原本的秩序,猜疑和排斥滋生,街头是矛盾爆发的第一前线。那些微小的起伏已经足够带来晃动,身处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他通过暴力和罪证了解了那些逃亡者。

张佳乐和孙哲平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


他们在入伍前就认识,而且并不是通过令人愉快的方式。

孙哲平在来到小镇的第一天遇到了一场街头斗殴,并很快判断出形式正演变成单方面施暴。他可以置之不理,而孙哲平选择了将身边的灭火器砸到为首的那个混混头上。

那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孩,穿着夹克衫和有破洞的牛仔裤,脑袋后面还乱糟糟扎了一个小辫子。那人被他砸得向前扑去,却在倒地前稳住了,他缓慢地转过头,摸到脖颈后有一丝血迹。

“条子?”他开口。

“见义勇为。”孙哲平回答,不是本地的口音。

他没有等到回答,回应他的是朝着他腹部精准的一击,张佳乐将他扑倒在地,骑在他身上朝他的脑袋挥拳,他侧过头让那一拳落到地上,抬起腿卡住张佳乐的脖子,他听到一声巨响,然后从地上一跃而起,那个小个子站在他对面,伸出舌头舔了舔磕破的嘴角。

“有两下子。”他道。

“我不想打架。”孙哲平说。“让他们走。”

在张佳乐身后有人想上前,他制止了他们。

“在所有人渣、小偷、和伪君子之后,我们终于来了个英雄。”他说,向前一步。“让我们对英雄公平一点。”

“你来和我打。”他伸出手。“只和我。”


那场胜负最终没有得出结果。当警笛响起,张佳乐拉过孙哲平朝小巷深处狂奔。孙哲平借力让张佳乐踩着他的肩膀翻上墙,张佳乐抓着孙哲平的手臂将他一把拉上来。他们从墙头跃下,在没有光线的巷子里奔跑,最后停在月下的码头前。

“你从沿海过来的?”张佳乐问。

“你为什么揍那些人?”孙哲平反问。

“他们打劫了一家店。”张佳乐回答。“你看上去不像那些逃兵。”

“路过。”孙哲平道。“我只待两个月。”

张佳乐眯起眼睛。“你从哪里学来的招式?”他问。“我没有见过这种打法。”

孙哲平道。“打赢我就告诉你。”

“当真?”

“当真。”

他们摔下河堤,从陆地扭打到水里,孙哲平勒住张佳乐的脖颈往水下潜,张佳乐卸下了他的一只胳膊,他们在其中某一个人淹死前休战,水面上只露出两颗脑袋。

“张佳乐。”他说。

“孙哲平。”另一个回答。


时间是2015年夏天。当那个夏天结束,他们成为了彼此拥有过的最默契的搭档。

“你还会回来吗?”张佳乐将孙哲平送到机场。

“我想我会的。”孙哲平点头。“保持联系。”

“当然。”他说。“我等你。”


2016年初,孙哲平兑现了他的承诺。

他穿着PPDC的制服出现在小镇上,一路吸引许多探究的目光。张佳乐在那一刻明白了孙哲平的招式是从哪里学的,为什么他的打架风格精简规范到像教科书。孙哲平和他并不是一路人,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在他身上浪费了两个月时间。

“我想邀请你加入PPDC。”他说。

“可我为什么会想去做那个?”张佳乐仰起头看他。

“因为我觉得你会适合。”

张佳乐笑起来。“我对我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孙哲平道。“但它有意义吗?”

张佳乐收敛了笑容。

“你告诉我什么是有意义?”他问。“冠冕堂皇地穿上一身制服?”

“这是我的家乡,”他说。“它没有被怪兽踏平,却被那些流亡到此的人威胁。我也许没有制服,但我守护它,维持它的平衡,用我知道的方式。”

“用你知道的方式。”孙哲平重复。

“是的。”张佳乐回答。“并且不需要得到你的认同。”

“你不需要。”孙哲平说。“但我希望你仍然记得这点。你的敌人不是那些逃亡者,张佳乐,而是导致他们必须逃亡的怪物。”

“我去年得到了两个月的假期。我那时候还不是正式的学员,所以不需要遵从什么规章制度。我想那可能是我最后能自由支配的时间,于是我决定回到我的故乡看一看。”

“事实证明那趟旅程是有意义的。它让我意识到入侵带来的影响不仅局限在环太平洋,灾难以不同的形式上演。它是全球性的。”

“而且它让我遇到了你。我需要一个搭档,一个和我合拍,一个和我共享一切,一个就像你的搭档。你知道我们能配合得很好,我和我的同期生做过匹配,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得上我在你身上感受到的连接。”

“我们拥有相同的目标,相同的敌人,现在我们还有了结束这一切的机会。”

“我需要你,”他说,“我们是为了这个而生的。”


2016年秋天,张佳乐成为了猎人学院16届的新生。

他和孙哲平的同步率峰值达到98%,他们是那一年最优秀的学员。


2018年,四代机甲进入研发,百花在香港完成组装。他们在安克雷奇完成了第一个任务,协助新星土卫七击败独眼巨人。

当战斗结束后,黄少天感受到肾上腺素仍然残留在张佳乐体内,他的心跳过快,有一种情感呼之欲出。他看见张佳乐走下了控制台,打开驾驶舱,站在孙哲平面前。

“你在我的脑子里。”他说。“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在我的脑子里,你知道我的回答。”孙哲平回答。

张佳乐笑起来。

他们的身后是独眼巨人的尸体和覆盖着白雪的楚加奇山,新星土卫七停在几百米之外。

在阳光照射到海面之前,张佳乐亲吻了孙哲平。


“右半脑校准。”许博远道。“连接稳定。”



下一章


这篇文章时间线是2023-2024年。环太平洋1剧情开始的1-2年前,也是K-DAY入侵之后正好十年

因为人物出场太多,我开了一个exel列每年大家都发生了什么事,顺便算了一下每个人的年龄,目前是一个35x13的表格(时间线2013-2025),一个机甲列表,还有一个kaiju列表。国内不能用google doc很不方便,我会尝试一下单独发布这三张图,如果有剧情进展就更新它们

点击这里

使用双向连接tag可以查看exel和章节

热度(105)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