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连接 - 环太平洋AU

1-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唐柔时并不喜欢她。

她跟着魏琛来,却走在魏琛前面。那是一个短发的姑娘,穿着香港圆顶机械师的制服。她停在他面前,直视着黄少天的眼睛敬礼。

“驾驶员唐柔。”她说。

“驾驶员黄少天。”黄少天回答。

“你的副驾。”魏琛说。“小子,带她参观一下基地。”

黄少天没动。“之前那个呢?”

“被沐橙看上了。”魏琛回答。

“沐橙?”

“她想让他驾驶嘉世。”魏琛摸出来一盒糖,在黄少天开口前打断他。“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少天,但我已经批准了她的申请。这次我认同她的判断。嘉世不可能一直放在那里蒙灰,孙翔是我们现在有的最好选择。”

黄少天喉咙发干。“他会代替苏沐秋?”

“他会代替叶修。”魏琛回答。“叶修不会回来了,你心里和我一样清楚。他也许还活着,他也许还能醒过来,但他不可能再次站上那台机甲。”

黄少天张了张口。

“沐橙会是孙翔的副驾。她已经接受了这点,你最好也尽快适应。”


黄少天转过头,唐柔正维持着站姿看着他。

“唐柔?”他问。

“是的。”唐柔回答。

“我和我之前的搭档一直住双人间,但我猜他们应该已经为你准备了单独的宿舍。”他们沿着楼梯而下。“你现在所处的是圆顶碎片的总部,香港一共有五个库位,每个库位六号仓位,左边是四号指挥室。在那边接受维修的是少林游侠,暴风赤红上一次被调去了海生崴,这会应该还留在俄罗斯。”

“再往旁边是虚空,三代机甲,肩部迫击炮,腕部可以释放电流。呼啸,二代机甲,速度很快但击打量不足,肘部后面有加速发射器。百花二号,四代机甲,性能和暴风赤红不相上下,等离子加农炮,六联动导弹,胸前远程加特林火炮,老实说从上面随便拆两台给我我都乐意,然后——”

他停下来,在他面前是一台蓝色的猎人机甲。

“蓝雨。”他吐出一口气。“第三代机甲,左右两侧都配有链剑,胸口配备冷冻炮,肩部弹射刺刃。”

“2017年制造,第一批三代机甲之一,主要驻扎基地香港,曾经和东京及洛杉矶战区联动作战,歼敌数五。”唐柔在他身后开口。“高灵活度的机甲,防御性不强,曾经两次经历重创维修。截止到目前有过三代驾驶员,只有一个成员固定。”

她看向黄少天。“你。”

“也许明天过后她也会变成你的。”黄少天回答。他们踏上升降梯。“前面是二号和三号库位,既然你已经做过功课,那你不会对这些机甲陌生。霸图,微草,轮回,烟雨,三零一,地平线勇士,雷霆,嘉世,还有正在组装的兴欣。”

“第五代机甲。”唐柔说。

“是的,有什么感想?”

“她的驾驶员定下来了?”

“你想驾驶兴欣?”

“考虑过。”

他眯起眼打量她。“你和孙翔同一期毕业的?”

“不是。怎么了?”

“就想知道哪一期的训练生都这么狂。”黄少天从铁盒里倒了一颗药。“现在兴欣暂定的驾驶员是周泽楷和江波涛,轮回是三人机位,杜明刚刚被调走,他们没有办法继续操作原来的机甲。”他把那颗药吞下。“周泽楷知道吧?最强的第四代驾驶员,和江波涛是老搭档,两个人同步率接近百分之百,你觉得你比得过他们?”

“我没有和他们匹配过。”唐柔回答。

言下之意是她有信心。黄少天笑一声。“你想和他们匹配,明天我就能找机会让你们匹配。也许你真的是个天才,能直接取代杜明的位置。”


“宿舍在地下,这是食堂,格斗室,实验室,机甲技术部门。”他们左转以避开一群朝反方向走来的后勤。“最好别惹恼这群人,你得罪了他们,可能就会失去你的超扭矩驱动。”他们右手边的电梯打开,黄少天道。“啊,说曹操曹操到。”

电梯那侧站着一个手上搭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手上还拿着盒装午饭。

“王大眼。”黄少天介绍。

那人的眼神落在唐柔身上。“你的新副驾?”他开口。“又气走了之前那个?”

“大眼负责三代机甲的维修项目,蓝雨的双核驱动系统就是他安装的。”黄少天装作没听见。“他曾经是微草的驾驶员,不过自从退役了以后脑子就不太好使。我觉得他已经很久没有进行过正常的社交,只有那些机甲是他的宝贝儿子。他对我换副驾的事情诟病很久,双亲家庭拥护者,每天怨念我没给他的儿子找到好后妈。”

“唐柔,驾驶员。”唐柔越过黄少天伸手。

“王杰希,首席技术顾问。”王杰希和她握手。“你是他的副驾?”

“暂定。”

“那你最好小心点。当你们进了心智共感,黄少天不需要开口就能给你的脑子灌输一大堆废话。”他把袖子挽上去。“如果觉得机甲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就和我说,这件事上我比他有发言权。”

黄少天看他。“你是不是刚刚暗讽了我还不如一个新人?”

“我在学院见过她,看过她的数据。”王杰希回答,向唐柔颔首。“很高兴认识你。”


黄少天转头。“他在学院是你的训练官?”

“不是。他可能看过我的模拟数据。”

“你的成绩是多少?”

“43战,43胜。”

“心智共感?”

“和同期生同步率不低于80%”

“实战经验?”

“没有。”

“认真的?”

“是的。”

黄少天的脚步停下来。

“谁是你的训练官?”

唐柔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叶修。”


他们走进食堂时稍微晚了一些。方锐给他们留了位子,黄少天带着唐柔从人群里挤过去。

“可能有你认识的人,也可能你都不认识。放轻松就行。”他瞥了一眼唐柔,补充。“虽然估计你用不上。”

一张长桌可以坐六个人,四个位子已经被占了。方锐站起来朝他们招呼。

“黄少。”他道,凑头看了一眼唐柔。“老魏说的新人?”

“唐柔。”唐柔点头。

“方锐,呼啸驾驶员。”方锐回答,转向黄少天。“之前那个狂得不行的小伙子呢?”

“被沐橙要走了。”

“他要转去技术部?”方锐一愣。

“不。沐橙想让他驾驶嘉世,她给他打副手。”黄少天嗓子有点干。“别站着了,坐下来再说。”

桌上还在埋头吃饭的两个人闻言抬起头,其中一个凑到了唐柔跟前。

“新人?”他问。

“学院20届毕业生。”唐柔道。

“美女啊。”那人说。“我叫包荣兴,可以喊我包子。你是水瓶座的?”

“什么?”

“我看人一向很准,高冷嘛,水瓶座。”他转头。“于峰呢?”

“被小许叫去了。”最后一个人回答,吸着果汁伸出手。“张佳乐,欢迎来香港。”

“先把你前面的说完。”方锐按着黄少天的头。“沐橙怎么回事?”

“能怎么。”黄少天拆开一盒牛奶。“接受现实老叶不会回来,就算醒了估计也直接退役。”

方锐沉默一会。

“沐橙之前和人匹配过吗?”

“和老大配过。”包荣兴道。

“结果呢?”

“不知道,但他们应该挺高的。”黄少天道。“她之前没做驾驶不都是因为她哥,现在苏小哥没了,老叶只剩一口气,她如果对嘉世还有留念也只有这个办法。”

“你最近有见到她吗?”

“半个月没碰上了。”

“我见过。”张佳乐抹了抹嘴。“上周,在洛杉矶。”

“她去洛杉矶做什么?”

“她这一年的心思都扑在兴欣上,毕竟是她哥最后设计的机甲。兴欣运过来组装也快一个月了,好像去谈了笔私人融资。”张佳乐摇头。“没聊太多,她看起来还行,就是挺累的。”

桌上沉默一阵。

距离入侵者登陆旧金山已经过去了十年,十年间,会坐在这里的每个人几乎都经历过亲人的离去。那成了一块无法麻木却也不得不麻木的伤疤,而任何新的伤痛都能牵扯到更老的旧疾。

“这事搁谁不累。”方锐道,然后问。“于峰怎么还没回来?”

“说到这个,你和于峰磨合得怎么样了?”黄少天转头。

“九十上下徘徊,”张佳乐回答。“肯定没有大孙用起来顺手,但那小子也还行。”他搅了搅面。“我和他共感前还特地和他提醒了下大孙的事,我以为会吓着他,他倒是接受得挺快。”

方锐和黄少天各自低下头闷笑。

包荣兴问:“什么?什么事?”

“他怎么反应的?”黄少天问。

“他和我说,他之前一直以为我们是表兄弟,或者发小。”张佳乐自己也笑起来。“我跟他说,你没和人打过赌吧,他说没有,我说那就好,你不亏。”

方锐和黄少天狂笑。

“好小子。”方锐说。

“到底是什么?”包荣兴探头。

“不关你事。”方锐道。

“你别不关他事,下次他和你一共感还不是什么都知道了。”黄少天说。“包子,入门知识你还记不记得?”

“我?”包荣兴诧异。

“共感越深战斗力越强。搭档之间建议是有血缘关系,长期默契,或者共同志愿。比较常见的关系是亲人,朋友,伴侣,或者亲密的战友。”黄少天道。“你觉得小张和大孙是哪种?”

“亲密的战友,闭嘴吃饭。”张佳乐打他。


唐柔的宿舍就在黄少天隔壁。黄少天的上铺已经空了有一阵了。那里曾经住过他的三名队友,不管是临时还是长期合作,每一个和他都是出生入死的交情。

那张上铺的床底下被他贴着两张照片,一张是学院16届学员的合影,里面有些人退役了,更多人死了。在那张合照边上还有一张更小的照片,画面上只有两个人,在他们身后隐约能看到蓝色机甲的一角。黄少天一手勾着他旁边那人的脖子,朝镜头灿烂地笑着。

他躺在床上,伸手轻轻碰到照片里另外一人的脸。

三分钟后,唐柔的房门被敲响。

“两件事。”他看向她。“第一件,我哥哥在香港死了,我因为这个决定加入猎人计划。第二件,我喜欢我的第二任搭档,喜欢,并且依然喜欢。”

唐柔回看过来。

黄少天开口:“该你了。”

唐柔问:“什么?”

“鉴于我们马上要在整个圆顶面前进入对方的大脑,我觉得我们应该互相给对方一些提醒。”黄少天说。“我刚才告诉了你我重要的记忆。礼尚往来,现在到你了。”

唐柔道:“没有。”

“不可能。”

“没有。”唐柔重复。“我什么都不会去想,你不会进入我的漩涡。”

黄少天愣了一下。

“你说的是你能做到完全放空?”

“是的。”

“老叶教你的?”

“不,我只是能做到。 ”

他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黄少天开口。“你最好说的是真的,看在老叶是你的训练官的份上我相信你。因为那样的话,你可能就是圆顶十年一遇的天才。”

唐柔简短地点头。

他看着唐柔的房门关上,剩下半句话没说出口。

在唐柔之前,黄少天只知道还有一个人能做到这点。


那天晚上,黄少天梦见了喻文州。

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做这样的梦。事件刚发生的头一个月,他几乎每天晚上都因为噩梦惊醒。他梦到海洋,风暴,还有那头代号杀人鲸的三级怪兽。他梦见喻文州因为缺氧而发青的嘴唇,他将他送进逃生舱,喻文州在意识昏迷的边缘握住了他的手,他从破碎的驾驶舱看出去,看见杀人鲸皮肤下蓝色的血管,利刃般的尾鳍,还有张开的獠牙。

之后他不再做噩梦,只有零碎的片段,有时他们在学院,有时在训练营,有时他们在出任务,或者只是一起坐在食堂吃饭。在那些回忆中他是一个旁观者,偶尔他参与进去,有些时候他只是和喻文州长时间地坐在宿舍的床上,他告诉他他还在等他,喻文州回答他知道。

再之后他醒来,他能看见的只有床顶的那张照片。


他认识喻文州是在香港。他们15年加入训练营,16年相识,17年成为搭档。

蓝雨属于第一批三代机甲,黄少天成为蓝雨副驾的时候魏琛还没有退役,他的第一任搭档就是他的训练官。他们一同完成了三个任务,然后喻文州被调来了香港。

他没有驾驶过机甲,喻文州在那之前是一二代机甲的研发员。黄少天的格斗技能很优秀,只是在心智共感同步率上容易起伏,他记得魏琛将喻文州带到他面前的那天,告诉他这就是他需要的搭档。

黄少天问你确定这不是我的机械师?

然后他和喻文州打了一架,打了一架,并且进行了心智共感。他们进入模拟器一共花了五分钟时间,五分钟后,黄少天从仪器里挣脱出来,瞪大眼睛跳过去揪起了喻文州的领子。

“你怎么做到的?”他问。

“自然而然。”喻文州朝他笑。

“再来一次。”他一边后退一边喊。“再来一次!”


他第二次进入喻文州的记忆的时间更长一些。

喻文州的父亲是个工程师,母亲是程序员,在他的回忆里他的家人占得比重少得可怜。黄少天茫然地站在喻文州家的客厅里,看着那些不属于他的回忆飞快地从他的眼前掠过,他看见喻文州的父母死在旧金山和悉尼的袭击中,他看见他进入学院,辅助谢菲尔德攻克了庞斯桥接,将机器与人类大脑神经相连。他看见他认识第一代的驾驶员,大部分已经死了,他看见他将他们亲手送上战场,再目睹他们死去,他的身边就是抱着记录板的喻文州,他看见他自己身处在离别,死亡,和希望的中央,但他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喻文州的精神世界平静如同没有波折的湖泊,那是一张全新的白纸,轻松地容纳了他们共享的记忆。心智共感注重得是着眼于现下,但他从不知道有人能做到这个地步。他感受不到抵抗,迷茫,纠结,和犹豫,就仿佛这个人没有过去与未来。

他在那片平静的湖泊里接纳了喻文州的思绪,然后就像一道波纹滑过水面那般自然,名叫蓝雨的机甲向前迈出了一步。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同步率稳定在97%。

当他第二次从仪器下来时,他酝酿了两分钟才开口。

“你应该做发号者。”他说。“我会做你的副驾。”

那就是他们搭档的开始。


黄少天看见他出现在那片湖泊的中央,他慢慢朝着岸边走去,喻文州正坐在礁石上。

“叶修不会回来了。”他开口。“就像你一样。”

“我很抱歉。”喻文州回答。

“我时常觉得你还在,”他继续说。“我是说,还在我的脑子里,还和我连接着。幽灵同步,你知道的。”

“心智共感的连接是双向的。”喻文州说。“你同样在我的脑子里。”

“真的?”他问。

“真的。”

“我遇到了一个新人,她说她能在心智共感中做到和你一样的空白。”

“她是你的搭档?”

“目前是的。”

“那你会拥有一个很优秀的搭档。”

黄少天看着他,他记忆中的喻文州通常穿着PPDC的制服。

“但那让我想起你。”他轻声说。“我很想你。”

喻文州抬起头。

“我也是。”他回答。


他听到基地中统一的叫早铃声,然后从睡梦中苏醒。

唐柔正站在他的门外。

“我以为你睡过头了。”她说。

“我从不睡过头。”黄少天把毛巾从脖子上扯下来。“我们什么时候上机?”

“在他们后面。”

唐柔示意。他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站在墙角的是苏沐橙和孙翔。

“走吧。”黄少天说。


单一驾驶员无法承载机甲需要的精神负荷,因此大部分机甲需要双人驾驶,有的标配是三人。驾驶员的意识将通过心智共感连接,他们分享彼此的记忆,以此进行精神同步。同步率越高,战斗力越强。

给他们调试仪器的是他的老熟人。黄少天拉过许博远,问:“老魏在看我们还是在看沐橙?”

“都在,我猜。”许博远回答。

黄少天倒回椅子上。他侧过头看唐柔。

“准备好了?”他问。

“随时随刻。”唐柔回答。

他们听见倒数,然后眼前的画面同时消失。


这是他已经熟悉的记忆漩涡。

黄少天看见他的父母,他出生的家庭。第一波攻击开始于2013年,入侵者从太平洋底部的虫洞进入地球,在三天时间内毁灭了旧金山。黄少天的兄长死于香港,他的家人随后般向内陆,只有他没有。黄少天不认为他有别的特长,唯独对时机有种敏锐的嗅觉。他留在沿海等待一个机会,复仇,或者单纯保护他剩余的家人。

他的等待没有被辜负。

2015年,猎人计划被提出,香港成为了全球第一个碎片圆顶基地。要战胜怪物只有造出自己的怪物,那些20层楼高的钢筋巨人在海岸线被组装,成为了守护城市的最后一道防线。驾驶他们的游侠被称为英雄。

他成为了第一批加入猎人训练营的青少年,那时他十六岁。十六岁,他是一名英雄。

猎人计划在15年至19年的成功让这个项目进入辉煌。他在十八岁毕业,驾驶第一批第三代机甲,拥有了自己最稳定的搭档。他们在训练营认识,没有血缘关系,不是童年玩伴,更非爱侣,但他们有着近乎完美的共感同步率。在那时超过他们的只有叶氏兄弟的搭档,而叶修和叶秋是双胞胎,天生就比所有人有优势。黄少天不是一个谦虚的人,但他将大部分的功劳归结于喻文州。喻文州是那个引领者,是他给他们的搭档带来了这份完美。

他和喻文州共同度过了那段最辉煌的时期,他们完成五次任务,五次任务,没有失手,蓝雨的左肩上刻下了他们歼灭的入侵者的数量。

三年后,安克雷奇事件发生。

第三代猎人机甲流浪者号被三级怪兽镰刀头毁灭,驾驶员一人丧生。镰刀头被证明拥有针对机甲弱点进化的特征,流浪者号面对进化后的怪物遭遇了重创。一场失败并不意味着什么。贝克特兄弟以不服指令出名,那场失败或许是个例,或许可以被避免。

但事实并非如此。

安克雷奇的惨败标志着猎人计划进入寒冰期的开端。他们的对手变得更强大,更聪明,对他们的了解也更多。之前四年的胜利被证明只是小打小闹,很快,三级怪物成为常态,四级开始从虫洞中出现,侵略的周期缩短。机器被毁的消息从各地传来,各基地之前展开了空前高频的合作。

2020年底,蓝雨在香港接到东京圆顶的求救,他们被空投至前线参与作战,途中他的搭档喻文州因缺氧陷入昏迷。黄少天独自坚持了二十分钟的战斗,直到洛杉矶同样派来支援。喻文州被检测出因机甲辐射导致的癌症,他被迫退役,转入位于海参崴的基地治疗。

直至今日。

这些记忆从他眼前匆匆流过,他保持着心情的平静,没有在任何一个部分多做停留。他熟悉这些过往,而过去已经是过去,他需要关注的仅仅是现下。他等待着,然后属于唐柔的记忆浮现上来。


当黄少天进入唐柔的大脑时,他想的是,难怪这个姑娘这么狂。

他看见一个军商结合的家庭中诞生的孩子,她的母亲牺牲于旧金山入侵者的攻击,她的父亲成为第一批以私人名义赞助猎人计划的集团。她在20年加入猎人学院,以优异成绩通过模拟测试,和同期生的模拟同步率惊人,并吸引了她的导师注意到她的潜质。

叶修。

黄少天知道他会在唐柔的记忆中看到熟人。他和叶修曾经合作过两次,一次在悉尼,一次在香港。一次喻文州还在,一次他的搭档已经换成了张佳乐。

叶修是现役唯一一个驾驶过一代机甲的驾驶员。除了他之外,大部分人都已经因为辐射退役,或是死于战争。

他和他的弟弟曾经是第二代机甲的先驱,三次独立战斗,三次胜利,那是猎人计划缔造了辉煌开端的辉煌。一年后,叶秋被诊断不适宜继续驾驶,叶修转而和他的机械师苏沐秋搭档,继续为北太平洋创下了七年的安宁。

大部分在役驾驶员都知道他。认识他,或是听说过他。 20年开始猎人计划面临危机,驾驶员流失惨重,黄少天和喻文州遭遇的拆伙在那时是普遍现象,大部分驾驶员都经历过重组,一度学院尚未毕业的学员都被提前带上战场。因此,在黑暗笼罩的初期叶修和苏沐秋就是南北太平洋防线的最后光亮。他们和海参崴、东京、悉尼各分部合作,那台经过改良的二代机甲拥有坚厚的护甲和位列第三的速度。

核动力处理器,左臂等离子加农炮,胸前冷冻炮,右臂腕刃,嘉世不是综合性能最强的,但却是一个不败的传奇。


黄少天看见那个传奇走进格斗训练室,唐柔撑着棍子抬起头看他。

“平均百分之八十的同步率。”叶修光脚走进训练室中心,一闪身避开唐柔的攻击。“在你之前我只认识一个家伙做得到这点。”

唐柔没说话。

“可惜他退役了。癌症,现在还在俄罗斯躺着。而且说实话,他的格斗数据还没你的漂亮。”他翻身,平地起跳避开唐柔的横扫,在空中扳住唐柔双肩,手里木棍的尖端距离唐柔的喉咙只有两寸。

“0比1。”他笑。

“你需要什么?”唐柔开口。

“我想说,其实我有些羡慕那个人。”叶修松开对她的桎梏。“他的脑子很好,他在一个机甲里,或者在指挥台后面,能带来的贡献差不多。就算他退役了,我相信他们也会给他再次找到一个职位。”

唐柔看着他。

“但很遗憾,我的适应性没有那么强。”叶修说。“如果我有一天不能再站在那个机甲里,我最好现在就找到可以替代我的人。”

“你发明了标准双机战术,战机联动战术,和分部支援模式。”唐柔说。“我不认为你说的属实。”

“看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叶修笑起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需要一个学员,而我正在向你提出一个邀请。”

“我的搭档和他的妹妹是两个非常优秀的机械师。他们有一个尚未竣工的项目,按照设想,那会是全球第一台五代机甲。”

“它不会依靠核动力,因此操作方式会和三代四代有很大差别。”

“我想让你驾驶它。”


干。黄少天想。她说得是真的。


“我会考虑。”唐柔回答。她直视着叶修的眼睛。“你的机甲,你对它有什么打算?”

“嘉世?她很老了,如果我和沐秋退了,也许我会考虑让它也退役,把零件给沐橙捣鼓捣鼓。”

“你不想让我驾驶嘉世?”

“过去的东西让它过去就可以了,执着于缅怀没有什么意义。”叶修回答。“我们会不断研发出新机甲,也会带出像你这样的新人,更新换代,正是这样这个计划才能进行下去。”

黄少天站在唐柔身边目送叶修离开。

他不需要唐柔的回忆也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在这场谈话发生的几个月后,东京首次出现四级怪物蓝胡子。嘉世在和日本一代机甲隐形浪人的合作中被毁,一名驾驶员丧生,叶修一人操作机甲将蓝胡子一同拖下太平洋。他在那之后陷入昏迷,嘉世进行了一年的维修,驾驶员空缺,直到昨天。

黄少天看着唐柔的记忆走向尽头,他看见他自己出现,最后那片无尽的隧道迎来终点。唐柔和他一同回顾自己的过往,而他从中感受不到她的任何情绪,就像她只不过是一个看客,偶然路过了她的一生。

似曾相识的平静。

他在记忆中浮上水面,眼前重新出现操作室的画面。


“左半脑校准,右半脑校准,同步率95%。”许博远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模拟测试成功。”

“你是个天才。”黄少天转过头。“你怎么做到的?”

“自然而然。”唐柔回答。

他们隔壁的操作室里传来一声巨响,他们转过头,孙翔从里面摔门而出。

“这就是你们这里最好的驾驶员?”那个新人站在走廊里怒吼。“她差点把我也害死在她的记忆里!”

几个后勤匆忙从门中奔出,一会儿一群医护人员鱼贯而入,黄少天挤开人群,看见苏沐橙昏迷在仪器上。

“发生了什么?”他问。

“她发生了记忆迷失。”许博远低声回答。“然后将孙翔也困在了里面。我们还不清楚是什么引发了应激反应,但应该是她的哥哥……”

“苏沐秋死时的记忆。”黄少天沉声。伍晨将苏沐橙从仪器上解开,戴上氧气面罩,有人检查她的心率,脉搏,几分钟后苏沐橙重新睁开了眼睛。

她花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在哪里,孙翔还在走廊上发泄他的怒火,走廊被闻声赶来的人堵得水泄不通,魏琛扒开人群大步走来。

“怎么样?”他蹲在苏沐橙身边。

“我很抱歉。”苏沐橙回答。“我陷进去了。”

“都围在这里干什么?”魏琛转头大吼。“都出去,出去!”

他看见黄少天,又道。“你把孙翔那小子带去我的办公室。”


黄少天在走廊陪苏沐橙坐了一会儿。

他给她递了一杯水,他们谁都没有说话。黄少天还记得他自己第一次进行心智共感的情况,他险些困在记忆中出不来,他花了一个月才做到用平常的心态面对他的过往,他的失去,他的痛苦,并且明白过去的已经过去。

“也许下一次会好一点。”他低声说。

“谢谢。”苏沐橙回答。


三十分钟后,周泽楷和江波涛在走廊上经过。

他们路过黄少天和苏沐橙,简短地点头打了招呼。

“我好奇他们被叫过来干什么。”黄少天说。

“孙翔说他想要我们这里最优秀的。”苏沐橙说,“我想这是为什么周泽楷来了。”


他们又过了二十分钟才被叫进办公室。

魏琛看见黄少天先是叹了一口气。

“你出去。”他说。

“那我在门口等着。”黄少天说。

“你愿意就留下来。反正也和你有关。”魏琛说。他转向苏沐橙。“你不需要和孙翔搭档了。”

“我知道。”苏沐橙回答。“这是我的失误。”

“不,你并没有从驾驶员名单上被剔除。孙翔会跟着周泽楷和江波涛驾驶轮回。”

“什么?”黄少天喊出来。

“狂小子想要我们这里最好的,我就给了他最好的。”魏晨回答。“事实证明,他们磨合得还不错,江波涛擅长应付这样的小子。”

“那沐橙呢?”黄少天问。

“先别担心她。”魏琛说。“你也不需要和小唐搭档了。”

黄少天愣住。“我们同步率很高。”

“你以为是你的功劳吗?”魏琛瞥他。“唐柔和任何人搭档都可以有那个程度的同步率,而现在周泽楷和江波涛重新回去驾驶轮回,兴欣的驾驶员就空了出来。”

日。黄少天想。


“她和谁搭档?”他听见苏沐橙问。

“说到这个,就是另外一件事了。”魏琛道。“有人今天指定了兴欣的驾驶员,他告诉我他之前就在学院物色了两个学员,都是千里挑一。这两个学员一年前就已经进行过心智共感,同步率百分之百,只是因为他们的推荐人没有来得及提交申请才不曾实行。”

他在桌上扔了两份档案,一份是唐柔的,另一份他没有见过,是一个刚满十八岁的男孩,名字叫邱非。

“而那个今天发来指令的推荐人,我想你们都很熟悉。”魏琛说。

一个不太现实的可能浮现在黄少天脑海里。

“叶修醒了,沐橙。”他转过头。“他想见你。”



大概没有后续


下一章

不但有了后续,还有了很多,请使用双向连接tag或者直接在这个子博中阅读其他章节

AU系列:

双向连接 - 环太平洋AU

无所不能 - 超能力AU

德鲁伊会梦见半羊人吗 - 神奇生物AU

当太阳升起 - 战争AU

水手,乞丐,小偷,间谍 - 谍战AU

EPA0873的自由宣言 - 人工智能AU

随便什么AU都可以讨论群:745295807

(验证写三遍大力水手王杰希)

热度(171)

© 真的掉线了 | Powered by LOFTER